Dyhddh

你好,我是阿D。

要梗。卜岳洋岳卜洋岳都行。

2018-09-25

【卜岳】水和土

我喜欢的人啊,一定要万事都好。


岳明辉这人有些时候很难评价,你说他性子好吧,但卜凡又觉得他整个人未免太过懦弱和软绵。你要说性子不好吧,卜凡打量打量自己生活的这二十多年,又找不到比岳明辉更加温柔体贴的人。他曾经跟李洋说过这件事,结果李洋摆摆手表示你这样的相对论在岳明辉身上不好使,因为比起其他人由着自我的性格,岳明辉更像是一潭水镶嵌进了这个世界,什么形状都行,柔软的被折叠挤压成别人看着都疼的姿势他还没感觉。


因为水太柔和了,连灼热燃烧着的火都能被自己用身躯灭掉。


可是我不想让他那么痛。


卜凡真情实感地想,他觉得自己从小到大接受着的教育都是好人有好报,烂人有天收。可在这个世界...

2018-05-03

岳明辉是我的光 是我的日 是我的白玫瑰

是我脑内全部黄色废料的第一男主

2018-05-01

【坤音】钟情 下

这是个恋爱故事,内涵一点卜岳车。

13.

“那你是谁啊?”


愣了半天看着灵超的样子笑出声,男人指着小孩子带着点不可置信瞥向李洋摊开手掌,“你还喜欢这么嫩的?”


“这是我弟弟。”


抬头,李洋伸手去抚灵超的脑袋。头发刚刚洗过,洗发水的薄荷香顺着李洋指尖缠着他慢慢垂下手搭上了灵超的肩膀。小孩子很容易被安抚,只需要李洋表达出一点点的不一样和在意就能令他开心许久。比起刚才仅仅解释出的弟弟一词,李洋现在的动作是让灵超安静下来的最主要原因。他得意洋洋的朝着对面人挑挑眉,然后全身心躺入李洋的怀抱里。一只手拽着李洋的衣角,灵超刚想开口的时候就听见李洋紧接着的下句话。


“我...

2018-04-19

【坤音】钟情 中

这是个恋爱故事。


07.

李洋醒来的时候起身去给小孩买了早饭。


回酒店的时候李洋满手提着东西拿不出房卡,于是他把手里的东西一放刚想摸裤兜的时候就看见门被打开了。灵超双眼有点红,但很明显情绪再看到自己的一瞬间内就开心了起来。提着东西进屋,李洋等人吃完早饭后收拾了一堆零食让他带着走。


“那我以后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灵超嚼着面包两腮鼓鼓的,李洋想拒绝,但看着他的眼神又鬼迷心窍的说了声好。灵超笑嘻嘻地凑过去冲着人脸亲了口,然后在李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跑去浴室洗了把脸。


替人打了个车目送灵超回去,李洋在回到自己家的时候还是感觉自己脑袋有点晕晕沉沉的。


“...

2018-04-16

【坤音】钟情 上

这是个恋爱故事。

00.

青岛四月的天气是很怡人的,这也是为什么卜凡会选择趁着这个月放假匆匆忙忙赶回家的原因。可当母亲笑眯眯一脸热络开始自己介绍相亲的时候,卜凡当机立断,又重新领着行李头也不回的坐着飞机回了北京,然后趁着李洋正饱暖思淫欲拉着人准备睡觉的时候哐哐拎着大包敲得门贼响。


李洋礼貌而又尴尬地露出一个真挚的微笑,嘴里刚想对床伴解释点什么的时候就看见卜凡灌着凉水咕噜噜地跟小帅哥摇手说再见。


本想拉着人去酒店进行第二春的李洋气得感觉自己牙痒痒。


“哎哟,我这不是被逼的嘛。”


回屋躺下刚想睡觉就看着自己师哥气势汹汹地来找自己算账,卜凡撇撇嘴撑着床坐起来然后开始絮叨自...

2018-04-15

无tag剧情原因,谢谢合作。

喜欢其实本质上——是一种毫无章法的情感发泄。通常而言,是由于某段时间内因缺失关怀所以急需的感情共鸣。陈圣俊深知这点,所以他一直十分理性且坦然的向着身边的中单发射着密集且频率极快的糖衣炮弹。


喜欢,喜欢兮夜。爱,可爱,兮夜可爱。


这似乎是外国人的特权,毫无逻辑的句子只需要一个主语和连续的修饰就能充分的让其他人理解自己的意思。所以,苏汉伟听见了,队友听见了,甚至连盯着直播的粉丝也听见了。再后来,一切发生的如此理所当然。粉丝们狂热且坚信着,这两个人所拥有的感情是近似于男欢女爱的那种炽热情感。


是一对,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


“喜欢——”


张...

2018-02-12

苏汉伟是可爱的。

没有人会拒绝可爱的东西,所以同理而言,也没有人会拒绝苏汉伟。陈圣俊撑着脑袋侧头看过去,他想这应该是可爱的人与生俱来的优势。

他们本该,也应该,被别人宠着。

就如同上次的全明星投票,其实还真的是自发般的全WE都开始了为苏汉伟各式拉票。他从来没要求过什么,也没有为此而做出什么承诺,只是大家从潜意识里就觉得,我们应该这么做。

因为那个人是苏汉伟。

那时候,全基地的人都已经开始各种宣传投票了,唯独自己,中文说的磕磕绊绊,韩文说了又没什么卵用。经过向二狗启发想起微博这个东西的时候,他又发现密码忘记了。

委屈,陈圣俊委屈的不行了,他转头可怜兮兮的想去找旁边的小胖子,结果那没良...

2018-02-08

陈裕添是没想到韩金真的愿意陪他出门。

所以等到两个人走到海底捞门口了,陈裕添才恍然反应过来身边的人是他的马哥。午夜场的火锅依旧人满为患,两个人寻了个角落,彼此尴尬的气氛导致连点菜都点的看起来小心翼翼的。三杯水,陈裕添不停的灌着酸梅汤试图缓解下自己的口干舌燥。毕竟说的话有些太多,而独角戏又是费力且不讨好的表演。韩金沉默着,不吭气也不搭话,唯一给予陈裕添点反应的,还是马哥手机上不断传来的消息。

能融入他世界的人不少,可偏偏不是自己。

低下脑袋,陈裕添突然觉得没什么胃口。

2018-02-01

陈圣俊的手,纹着玫瑰的那只,小心翼翼的想去碰苏汉伟。

苏汉伟正忙,他被自家AD气的跺脚,满嘴的我操。陈圣俊被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吓了一跳,但手依旧没缩回来。

他还是想动。

可动完就要挨打。

陈圣俊纠结,纠结的眉眼皱起,表情苦涩,内心愤恨。

酸伟是坏人,酸伟不当人。

“西八gesige,这他妈的一堆醋森。”

自家水晶终于炸了,苏汉伟看看鼠标想摔,但是想想价格又不舍得。于是他转身,一巴掌想去扇旁边的陈圣俊。

陈圣俊很惊喜,于是他狠狠握住了人的手,紧紧的十指交叉而扣。

酸伟可爱,酸伟老婆。

……。

“sbad,你他妈卖什么骚?”

2017-11-30
1 / 7

© Dyhdd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