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wondersteve】标准定律

爱上一位完美的战神公主,这好像是所有故事中的标准定律。

01.

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打仗?

 

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正在伦敦街头匆匆忙忙的往议会赶。皮鞋在地上踏来踏去的声音被街上往来的吆喝和鸣笛声盖了个干脆。可偏偏街对角那个正哭喊着的少年,声音却极具穿透力的直入我耳膜。他的母亲蹲着身子靠在他旁边,双眼哭的泛红,嗓子深处紧紧压抑着的悲切呻吟被她藏在了拥抱少年时的那一刻。

 

“我爸爸呢,我要爸爸回家。”

 

一只手紧紧拽着母亲的袖子,少年头上的帽子看起来已经快要掉下来。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胸腔不断起伏着。我抿着嘴转过头,因为内心总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资格去面对那个少年的双眼。所以我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然后小跑一路逃离了那里。为什么要打仗,到底打的是什么仗——这对我而言已不再是个疑问句。

 

职责,我只记得自己的职责似乎就是要去打败他们,然后的人生呢?

 

我表示自己还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好像在战争面前,一切毫无疑义的空想都不过是在消磨本来就不大够用的时间。我活在当下,对未来还并没有准确的认知。所以当自己坠落在天堂岛,戴安娜跃入我眼帘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原来真的还存在这样的地方。

 

而当我整个人正沉入海底而无望向上看的时候,那人俯冲游下来时飘逸的黑色秀发,带着好奇的友善打量目光,让我仿佛看到了一面澄清的镜子。

 

至于镜子中,则是我缓缓下沉慢慢闭眸的样子。

 

02.

戴安娜的美,是动人心魄的那种夺目。

 

我从看见她的第一面就已经如此认定了。她与我之前认识的人都不一样,她放佛是洋溢着太阳光芒般的那种自信和肆意。没有伦敦某些大家闺秀的那种矫揉做作,她很直白,对任何事情都有着自己的看法和理解。她懂得很多,会说所有的语言并不以此为炫耀的资本。她不谙世事,可是她的磊落又让你没有办法讲出任何一句误导或伤害她的话。

 

我深深沉溺于此,并克制着自己去做出任何一件逾越身份的事情。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俩的关系更像是故事中高贵典雅的美丽公主——当然,戴安娜可是远远比公主更具有张力的战士,只是说,嘿,就像戴安娜自己说的那样,她可是由泥土捏造被神赋予生命的人。

 

从这点而言,我觉得自己跟戴安娜都不属于同一物种。

 

而不属于同一物种,代表着很多话本来就不适合由我张口来诉说。

 

戴安娜很有好奇心,这从她来到伦敦街头时左顾右盼的样子中足矣看得出端倪。拽着她离开车道,戴安娜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我还保持着一副将人护在身后的姿势。两个人当时靠的很近,呼吸扑到对方脸上都有些湿漉漉的感觉。条件反射般的立马放手,我转过头的时候戴安娜依旧都不觉得有任何不妥。我知道,戴安娜对于男女间的关系是任何一点都不懂,因为她连握手代表的是什么都不清楚。可是放在什么都懂的我身上,我却只能磕绊着略过对于这些事情的解释。一方面,控制自己不去被戴安娜吸引本来就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了,这样小小,悄悄地近距离接触对我而言无异于赏赐。可重新换个角度想,我却为自己这样明显占戴安娜的便宜而感觉到羞耻。这些话我从未对戴安娜说过,毕竟我觉得如果我自己真的说明白了,戴安娜反而会反问自己什么叫做占便宜。而如果自己对这个进行了解释,那么接下来我肯定还有无数的问题要继续替她解答。

 

更何况,戴安娜对于这个社会一分为二非黑即白的善恶观让我很难说出任何打击她的话语。人并不是都是好的,也并不是都是坏的。更多时候,他们是善恶参半的混合体,多数时候好坏不过只有一条细线般的分界。可如果你把这句话告诉戴安娜,她对此肯定是不解的——不是不解,应该是无法理喻。我想到这的时候几乎都能想起下一秒这人瞪着浑圆的双眼质问怎么有人能够活的这么糊涂。

 

当然是糊涂啊,我在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怎么可能不糊涂,毕竟清醒的活在战争其间的人,应该早就疯了吧。

 

感受到自己的袖子被人用指尖拽着拉了拉,我转过头的时候戴安娜正一脸不解的看着我。萨米尔和查理在那边吆吆喝喝着大口饮着酒,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们脸上仿佛笼了层神圣的光芒。不清醒的晃晃自己脑袋,我重新把视线移回戴安娜脸上。

 

她的光芒,早已不需要灯光的映射。

 

03.

我必须承认,戴安娜的强大,总是会超出我的预期。

 

其实对于一个男人,女人如此强大或许总是能让他们的大男子内心多了点不舒服的感受。可对我而言,我真的一点这样的感受都没有。因为我很清楚,在战场上从来没有谁能保护谁,只有谁更强大才能活得更久。而戴安娜如此强大,也无疑是为我内心打了针镇定剂。

 

因为,我终于没给自己任何因为带着她来到战场而使她受伤的事情感觉到后悔。

 

“我要去救他们。”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眸里正闪烁着对我的不解。她不理解,我为什么会说我救不了战争里的每一个人;她也不理解,到底什么叫做无人区或者这些漫天飞来飞去的炮弹是什么。所以她没等我含糊不清的解释,只是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用一身耀眼的,美妙的盔甲带着剑和盾牌自己走入了战场。

 

“Oh my gosh.”

 

萨米尔在我耳边传来的惊叹去掉了那些油头滑舌的腔调,他所看到的,不再是一位身材曼妙笑容可人的女人。而是跟我一样,她真的像是天神下凡的女战士。强大,健美,拥有着无可匹敌的力量。她手腕上的盔甲可以阻挡子弹,所以在我匆匆忙忙追上去以防她被打伤的时候,我看到的反而是她敏捷挡住子弹大步向前的样子。

 

毫无疑问,战壕内的所有人都被此场景震撼了。他们彼此起伏着的吼声,带着不可思议的喜悦。戴安娜扭头冲着跟上来的我笑了笑,然后腾空一跃落入敌人的领地。她的头发,黑色的波浪长卷,跟着她腾起的高度而飞扬。我带着其他人紧紧跟上她的步伐,但很明显,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她已经摧毁了好几个敌营。唯一带来麻烦的,不过是钟楼上的那个狙击手。而当她抬眸往上钟楼的那一刻,我就像是忆起什么般带着人举起那块板子让她一踩而跃。

 

她一定是神,这不仅仅是我所想的,这是那场战争中一起被拯救的人所想的。戴安娜跟我讲她是来杀死战争之神阿瑞斯的,我本来对阿瑞斯是否存在有很深的质疑。可那一秒,就是她撞上钟楼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或许,我是说或许,这一切真的不过是那所谓战争之神的阴谋呢?

 

也许,我是说也许,人们的本性是因为受到了他的蛊惑所以才变得邪恶。

 

那天晚上,我们在城镇里的时候下了雪。雪是白色的,戴安娜对此明显感觉到很惊喜。我想问问她真的从来没见过雪吗,可是后来又被她问到关于没有战争时人们做什么的问题打了岔。她的身躯比我想象中的柔软,两个人贴近互相摇摆着,双手搭于肩背抬头互望。她笑的双眼都眯起来了,弯弯的,伴随着她勾起的嘴角。我在对面也没忍住笑了出来,因为这样的感觉很有趣,她实在是一个谜。因为,你能在她身上看到多种多样的可能性,并且每一个可能性中的她都如此的美好强大。就拿现在而言,她虽然不觉得这是舞蹈,可是她也并没有排斥于此。她对新事物所怀有的热忱之心是那么的强烈,不论是舞蹈还是冰淇淋。噢对了,说起冰淇淋,其实我长大后就很少吃那玩意了。倒不是说不喜欢了,只是可能并没有特意的时间或者是想法去买。可那天,看见她咬了一口后忍不住闭眸回味口感的时候,我必须承认,我很想吃了。

 

口干舌燥的,我有点想感受那种香甜的口感顺着我的口腔慢慢滑入胃部,带着令人愉悦的心情。

 

04.

我发誓,如果这次战争结束了,我一定要带她去吃一顿早餐。吃松饼,上面淋着满满的蜂蜜。旁边点缀着薄荷叶,然后配上一杯红茶或者是咖啡。

 

早餐,感觉这个词连我自己说出都有点陌生的感觉。

 

我记得我跟戴安娜在船上的时候曾经进行过有关婚姻的讨论,当时的我心情有些焦急,面对戴安娜还有些手足无措的尴尬。因此,我其实在那个问题上,并没有充分的表明出我想说的观点。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只有在我认识戴安娜之后,我才能明白男女间对于永恒和在一起这个信念的执着。

 

想跟这个人在一起,用余生很长的时间跟彼此一起度过。

 

戴安娜她改变了我很多,虽然一直有人说是我在教戴安娜认识这个世界。可事实上,我们俩是彼此的老师。她的好,是很难以用语言修饰补充出个大概的。我唯一能表达出来的,不过就是她带我重新认识和启迪了自我。

 

我曾经有无数次为我生活于战时感觉到无奈,但现如今我又无数次的感激我能在此遇上戴安娜。

 

我一直坚信人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缅怀于过去,我们要着眼于现在,重视于未来。所以我很多时候能做的在于——不去回头。

 

当戴安娜带着失望和不解问着我人类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我想说的话混乱嘈杂到理不出一根完整的线。我很害怕她会不会失去对所有人类的信心,可是我又想到在这几天中我们一起所经历的或许能让她自己想清楚一些事情。没错,人类的复杂早已经难以用善恶二字去评论了。所以,假如她能够想通并决定继续对人类抱有信心的话,我想这个世界的未来应该是足够光明的吧。

 

我能够去拯救今天,她能够去拯救世界。


因此,让我先挽救一下今天,为了人类和彼此。


05.

 

戴安娜,听我讲,嘿,听我说。

 

必须是由我去,必须是我。

 

我可以拯救今天,你可以拯救这个世界。

 

我多么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时间,但是……

 

我爱你。

 

06.

 

“你还好吗戴安娜?”

 

一晚上并没有怎么睡好的戴安娜感觉到有些头疼。微微扯扯嘴角冲着那位关心自己的小姑娘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随后她起身走到洗手间想要去用冷水洗把脸。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吗?”

不小心撞到的男士明显被戴安娜吓了一跳,身子整个后仰看起来将要倒下去,戴安娜眼疾手快的一把拽住了他。

 

“天,刚刚看起来还真是惊险。”

 

被扶起的男士有点不好意思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然后冲着面前微微有些呆愣的戴安娜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我叫史蒂夫。”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