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龙蟒】黑出 上

这里阿D。

警长马龙x学生许昕AU ,涵盖特别狗血小剧情。

warning:一切情节纯属虚构,职员官职等设定纯属架空。请勿较真,请勿较真,请勿较真。

祝看文愉快。


“我的爱人啊,我在等你。”


马龙当上警长的第二年,许昕回来了。


马龙记得很清楚,许昕回来的那天下午突然开始下暴雨。手头的案子基本就剩收尾工作,但从警署去往机场的路上却走了大概有三四个小时。堵,雨滴不断冲刷着玻璃使得马龙有点心烦意燥的。旁边的车辆不断摁着喇叭想要催促前面的人快走,但除了彼此起伏着的鸣笛,就是转向灯不耐烦的闪烁。


许昕会不会自己提前先走?


想到这,马龙扭过头看向窗外面无表情。


不会。


他笃定的想。


“你怎么才来?”


好不容易到了机场后,马龙还未停下车就看到那边站着个人正坐在行李箱上吃冰淇淋。黑色帽子的帽檐压的很低,白色冰淇淋蘸在嘴角处。许昕双眼眯起来盯着前方,他感觉那应该是马龙的车。于是他站起来摆了摆手,冰淇淋化掉的部分好像正好砸在了他的裤腿上。马龙开车过去摇下窗户。


“上车。”


许昕点点头,然后扔掉冰淇淋跟着坐到了副驾。


其实除去这次见面,两个人满打满算大概有三年多都没再见面。


当然,中间会有视频,马龙恍恍乎还记得当时的许昕正穿着背心盘腿坐在沙发上。电脑放在正前方,整个人包括他的短裤也入了镜。许昕腿长,但不知道为什么买裤子就总跟短一截似的。卡着边,几乎半透出了里面内衣的颜色。灰底,稍带着点白边。他晃着腿,然后嘴巴咬着饮料的吸管不停的跟着晃。马龙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口的时候带着半沙哑的音调让他别动。


黑框眼镜架在他的鼻梁上往下滑了滑,许昕看了看视频里正襟危坐正处理着各种案子的马龙,挺乖的点了点头。


“我去写论文。”


马龙应了声说好,等着那边摄像头关上的时候他有点不自然的扯了扯自己的裤子。紧,绷着的那种。然后他给许昕发了条消息,让他下次穿上裤子。


许昕看着消息有点懵,半晌后突然嘿嘿笑了两声。


“你是不是有反应了?”


马龙看了眼没回他。五分钟后,许昕又给他发了张照片过来。盯着屏幕马龙的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滑动了几下,沉思几秒后拿着手机进了浴室。


那时候,他就很想许昕回来。


然后干任何本来就该一起干的事儿。


“你先把我送回我妈那边吧。”


低头发了条消息锁了屏幕,马龙看过去的时候许昕已经扭头看向了窗外。说起来也有意思,来的时候堵的要命的路再回去的时候倒是轻松了不少。许昕侧面的脸部线条是缓和的,没有棱角。轻轻柔柔的一条线到鼻尖处稍稍回弯,然后是双唇。上唇中心稍停一顿,其次下唇向外翻着。下巴,青须冒出头。雨滴沿着玻璃一道道滑下去,路灯明晃晃挣扎着变成混沌的光圈,像是特意为了配合此时情景般让许昕成为了正中间的重心。


一眼望过去,都是他。


“晚上我打车过去,你钥匙还放在地毯下吗?”


拿着行李箱站在家门口,马龙摇摇头说不用我在家里等着你。许昕应了声,手指捏着嘴唇无意识的揉搓着。末了,他凑过来敲敲窗户让马龙摇下窗。


温热,呼吸拂到脸上。突然靠近而又撤退,唯独唇上还存留着些许意识。马龙看着那个急匆匆进了家门的人,低着头笑了。


半夜十一点半,门响。


轻手轻脚的,许昕进来都没发出什么动静。但可惜马龙没睡,只是躺着闭了会眠然后在听见锁开的一瞬内就起了身。脸有点红,许昕身子没站直就依着墙像是没骨头似的。马龙皱皱鼻子,然后问他是不是喝酒了。许昕傻笑了两声咧开嘴。


“你猜。”


伸臂把人拉进了怀里,许昕软塌塌的扬起脑袋顺着马龙的头顶仔仔细细的看了下来。马龙很奇怪,好像是个真的永远都不会变化的人。自己明明都已经从稚气中脱了形去掉青涩的影子,可马龙还是那个样子。眉眼,语调,甚至于肌肤的颜色。


就那样不急不缓的在时间的流逝中,保持着本质。


阴影罩住视线,马龙低头靠过去。相碰时很温柔,随后就是暴风猛雨般的狂袭。许昕努力附和着,尽力在意识还未游离的时候保持着双方的节奏。可马龙的存在本身就像是一个天大的bug,他像是许昕人生代码中的专属病毒。


入了骨髓,流进血液。许昕躲不掉也阻止不了,所以他干脆也就不想跑了。


闭上眼彻底投入进去的时候,许昕想明日醒来的时候绝对会感觉浑身酸痛。


夏日的蝉鸣听起来好像很没有规律,七八点能叫,凌晨两三点好像也行。马龙接到电话的时候,就听见窗外的蝉正不知疲倦的喊叫着。一声接一声,毫不停歇的继续着。扭头瞥瞥睡的正熟的许昕,马龙揉了揉额角然后坐在床边接了电话。


迷迷糊糊,许昕可能是被声音吵到了,所以他干脆转了个身手然后右手不自觉拽上了马龙的衣服。指节处有点红,手指修长而又白净。马龙握着捏了捏指肚,然后想着自己当时正亲着的那个动作抿了抿嘴。随后,他悄悄把人手松开然后站起来去洗澡换衣服准备出门。


“半个小时,我马上到。”


这种半夜被叫醒急匆匆就开始工作的日子其实对于马龙而言习以为常。


那时他刚刚入职,警服穿在身上都像是大了一块的样子。因为平日里话不多,所以自己跟同事的关系不冷不淡也说不上好坏。或许是惯例也或许是因为欺负新人,反正马龙的夜班排表是比其他人的多的。可好在马龙很喜欢值夜班,因为那个时候许昕在世界那头刚起床。马龙记得,那时候自己趴在桌子上侧头看向窗外,天黑的朦胧。白色的路灯照在地上显得很清冷,空无一人的街道静的连风都不舍得刮。


然后许昕电话来了,声音里带着困意。他说马龙你怎么那么惨,值班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这不是有你吗?”


低着头藏住勾起的嘴角,马龙很明显意识到那头的许昕顿住了。心脏间的距离隔着大洋,可是电话却毫无阻隔的让那加速的跳动声传入了双耳。许昕啊,马龙又顿了顿开口,我爱你。


“这次上头通知下来了,这次要抓的还真是个刺头。”


马龙刚到办公室的时候就看着张继科一脸疲倦的拿着文件坐在桌子上等他。桌上摆着张自己跟许昕的合照,而张继科坐的那个位置也很明显的标明了这人绝对把照片往里面移了移。抬腿踹了人一脚让人从桌子上起来,马龙把照片重新摆好然后才伸手把文档接了过来。


“你家那位回来了?”


盯着脖颈处的红印,张继科连日来的疲惫倒是因八卦散去了不少。跟马龙认识久了,张继科对许昕这个名字自然是熟悉的不得了。从工作认识到现在,他记不清自己在马龙喝醉的嘴里到底听了多少遍这个名字;也记不清马龙当时用这个名字推脱了多少次其他人介绍的相亲。


“我有爱人,他叫许昕。”


那时候马龙拒绝的彬彬有礼,神态平静到似乎真的只是件很平常的事情。


“我在等他回来。”


点点头,马龙没吭声的伸出一只手把自己的领子往上扯了扯。张继科瞥了眼,随后满脸嫌弃的从口袋里掏出个创可贴扔给人。文档不厚,但是提供的信息倒是不少。一个十分标准的犯罪团伙,三男一女,流窜世界各国作案。罪行从入室抢劫到蓄意谋杀等大大小小的罪证指控占了大概有七八条,刚通缉令就发了五六个国家。


没想到这次倒是跑到这了。


“这里的照片怎么就三个人的,还有一个呢?”


文档后附的照片只有三张十分不清楚的单人照,两男一女。抬头看着张继科挑挑眉,张继科一脸无奈的耸肩说资料就这么多,那大哥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


“就连他们作案,大哥都不会出车门。我估计这人也就是个刚在车里拿着无线电指挥指挥的怂老大了。”


没吭声,马龙看了眼还未发来消息的手机点了点头,然后便跟着人一起开车去了被盗的银行。


现场很干净,多余的记号一点也没有。如果不是因为有运钞车要来保安需要例行去检查金库,银行甚至都不会意识到原来自己被盗了。下车往银行走,马龙刚走几步就看见银行门口的椅子上瘫了个人正扯着领口默默望天。瞥了眼,马龙还未脱口询问这人是谁就看着那人先行一步对着自己伸出了手。


“鄙人姓刘,刘洋,这家银行经理。”


然后他低着头拉着人手晃了晃,手心内连一点茧都没有的细嫩感让马龙突如其来的响起了许昕的手。身子退退跟人拉开距离,刘洋意识到后有点不好意思的松开手带点苦涩抿了抿嘴角,“当然,我估计是最倒霉的经理了。”


“醒醒,吃饭了。”


马龙到家的时候大概已经到下午一两点了,匆匆回警局开了个会后往家赶,马龙提着午饭到家的时候许昕果然还在床上睡的正香。推推人把迷迷糊糊的人拽起来,马龙推着人进了浴室让他赶紧洗个澡刷个牙清醒一下。


“……怎么都是白粥和青菜?”


好不容易坐到餐桌旁的许昕盯着饭桌上的饭霎时间有点无语,绿油油的菜摆在盘子里,白粥清淡的看起来都像是要出水一样。马龙坐在他对面一脸淡定的喝着粥,顺道还夹了一筷子塞进许昕嘴里。


“马龙你自己说说,我回国后的第一顿早餐,你觉得这过得去吗?”


嚼了几口菜咽下去,许昕又喝了口稀饭润了润嗓子。其实平心而论,这餐做的虽然清淡但是十分精致。只是不论怎么说,都感觉自己这跟被虐待了一样。抬眼瞥了瞥他,马龙不急不缓的说这餐是午餐。


“午餐这么吃,就更过分了。”


“三天,三天后带你去吃大餐。”


放下碗筷伸手揉了揉许昕的头发,马龙略带深意的瞥着他轻笑了声。


“昨晚有点过了。”


莫名脸有点烫,许昕把自己埋在碗里开始大口喝稀饭。


洗完碗筷重新回到警局,张继科正托着腮一脸生无可恋的翻看着监控。太过分了,看见马龙后张继科就开始忍不住抱怨。虽说我知道你现在金屋有娇,但是动不动旷工这件事实在是太令人发指了。


“三年全勤。”


慢悠悠扔下四个字,马龙满意的看着张继科切了声后转头又开始重新去翻看视频。整理了下手头上的资料去找局长,马龙刚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刘国梁早已经坐在位置上等着他了。


“有头绪吗?”


刘国梁坐在椅子上揉了揉鼻尖,低头翻了翻马龙递上来的资料后双手交十撑着看人。


“张继科那边正在翻看监控,同时正在调查银行里的员工。毕竟要想干的这么干净绝对是有内部人员的接应。我这边准备一会去审讯室看看,然后对个别可疑人员进行二次调查。”


点点头,刘国梁对此倒也没提出什么异议。马龙默默跟着静坐了会,等到确定他再也没什么可说的时候这才起身准备离开。


“这次小心点,对面很聪明。”


“谨慎加聪明,难破。”


伫立在门口的背影听着这话顿了顿,然后稍微点了下头。


夏季雨多,马龙晚上往家走的时候又下雨了。许昕下午倒是给马龙发了条短信说自己要去趟超市,反正等到马龙到家的时候许昕已经进了家门。购物袋摆在餐桌上,许昕整个人歪着身子倒在沙发上玩手机。


“干什么呢?”


默默瞥了眼购物袋中的几大瓶饮料果汁,马龙拿出来塞进了冰箱。然后,自己又挽起袖子洗了洗手准备做点饭。许昕听着动静撑起身子,露出半个毛茸茸的脑袋说正在跟国外同学聊天。


“哪个,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很偶然碰到的,中国人。当时在一个派对上碰到聊起来的,挺投缘,但是后面他们呆了几个月就走了。不过我们倒是加了脸书一直联系着。”


“男的女的?”


“男的啊。”


许昕看着马龙洗的葡萄张开嘴咬了咬牙,“当然,不管男女对你而言应该都一样。”


没吭声摘了颗葡萄塞进人嘴里,马龙还没搭话就听许昕那边眯着笑的来了句学长好。


学长。


听到这个词的一瞬,马龙感觉自己的心脏不自觉骤停了下。时光回溯到高中时期,那时候的马龙还是许昕的学长,差一届。许昕刚进校的时候就听过马龙的名声,挺好奇的。所以听说学生会招人的时候也跟着去报了名。


“为什么想进学生会?”


当时许昕的面试官就是马龙,马龙还记得当时许昕那身白底蓝字的运动校服上左胸口处画的小星星。

“想对学校做贡献。”


许昕眨眨眼一本正经的开口。


贡献了一年,然后许昕就把自己贡献到了马龙手里。


告白是许昕先开的口,学校的凉亭里。那时候也是个夏天,马龙刚刚高考完。许昕把人约出来的时候满脸都是很汗,他说马龙我喜欢你。


直视着少年,马龙看着那双澄清眸子中的孤勇没由来的笑出了声。牵着人手十指交握,许昕瞅了眼想自己应该是有男朋友了。


“关键是,你这人当时什么话也不说。”


或许是因为提及到了往事,许昕话匣子一打开倒也收不住了。


“而且后来我上了高三,你每次来找我就问我学习怎么样,然后给我讲讲题后其他的也不说。要不是后来那个……”


“你们班班长。”


顺势接下话的马龙稍稍抬了抬头,“还有大学后你同寝室的一舍友。第一个是送情书,被我看到然后你回绝了。”


“我舍友那个纯属冤枉,人家本来就没那个意思。结果被你当时宣誓主权的行为一搞,差点让人家怀疑人生取向。”


“有没有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杜绝以后此类行为的发生。”


调整了个身子让靠在自己身上的人更舒服一些,马龙现在说起这些往事到依旧是那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怀中的人估计是偷笑了几声,反正当马龙正准备去做饭的时候这人又拉着他的衣服凑过去亲了口嘴角。


“马警官,请您好好做饭。”


军礼不标准,马龙伸手给人改正了下姿势,“我去做饭。”


夏日天黑的晚,两个人吃完饭后马龙又拿着外套出了门。水池里的碗摆着,许昕消了会食后顺道把碗洗干净放回了柜子里。其实大学许昕是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可或许是因为那一阵子浑浑噩噩也不大清楚到底想干什么,总之当学校有了个交换生名额的时候许昕也就报了名。入选有点出乎意料,可是既然有了机会他倒是也不想放弃。马龙当时正在实习,听完这消息的时候沉默了快半个小时,最后问许昕是不是真的就非出不可。


“我想让自己换个环境,最起码把状态调整过来。”


拿着手机坐在宿舍的床上,许昕当时手心里都是汗。心很慌,总感觉好像不论自己说什么那边开口的第一句话都是已经注定了的结果。如果,许昕摇摇头想要甩掉那些不好的想法。


“去几年?”


“嗯?”


“注意安全。”


张张嘴,许昕藏在嗓子眼里的分手二字还没冒出来就被马龙的一句等你回来彻彻底底吞到了肚子里。

真好啊许昕想,幸亏是马龙。


好在是马龙。


“这边怎么样了?”


刚到审讯室的时候里面进去的刚刚好是刘洋,低着脑袋,银色细腿镜架在耳朵上。整个人驼着背看起来悻悻地样子。樊振动把资料递给马龙,然后看着审讯室内的场景摇了摇头。


“问不出来什么,其实他也够可怜的。刚入职没多久怎么就碰上这件事啊。”


“刚入职?”


马龙听着这句话皱皱眉头翻了下资料,刘洋刚入职也不过六个月。背景写的挺详细,刚从国外回来的海归,家里有点背景所以空降到此当了个分行经理。手下倒也说不上服气不服气,总之水平一般,看起来也就是个有些依赖家里的贵公子。


“反正吧哥,这人就是一问三不知。刚才那边传来消息说犯罪事件大概可以确定在凌晨两点到四点之间,然后职员的不在场证明我已经发下去让人去核实了。至于刘洋——”


樊振东刚想开口的时候马龙手一顿打住了人的话,里面的刘洋恰好被问到了昨夜在干什么。


“睡觉,自己一个人在家。”


放在桌子上的两手指尖互戳着,动作稍显缓慢的迟疑。喉结动了动,刘洋抬起脑袋的时候镜片反光有些看不清楚他的神态。


“我会有嫌疑吗?”


马龙听见他说。


“我害怕。”


莫名其妙的一阵恶寒,马龙看着那个委委屈屈把自己身子缩成一团的人没再言语。

“你看这。”


张继科的手指指着屏幕快速的摁了下空格键,然后前移了几秒后又点开了播放。画面没什么变化,唯一有些出入的地方不过就是顶上不断跳动的时间。


“这是那天晚上银行被盗时候的画面。”


张继科冲马龙指了指左下角停在银行对面小超市的货车。


“街道这边除了银行门口有一个摄像头,其次就是前面路口那里还有一个。我问了,银行这边的摄像头一周一清,但前面路口三天一次。我跟周雨花了一晚上时间看录像,发现个特别有趣的事情。”


快速调出路口处的录像,张继科让马龙视线跟着那辆货车别动。银行这边货车显示在三点半的时候就已经向前开走,但直到路口处的路线快进到六点,都没有再次看见货车的身影。


“没有别的岔路,想走只有这一个路口。”


提前解答了马龙想开口的问题,张继科快速穿好外套拍拍人肩膀,“走吧,干活去。”



评论 ( 28 )
热度 ( 47 )

© Dalin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