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hddh

你好,我是阿D。

【康笨】剑

古风AU。

剑客向人杰x医师南东贤。

全文一万加,私设含有舅夜和7Q,但篇幅不是特别大。

这里阿D,祝看文愉快。



00.

向人杰是一个高手。


他要报仇。


01.

那时候的江湖是真的大,各个门派间的功法之论,秘籍之争可谓是百家争鸣,各抒己见。那时候的高手过招是剑剑封喉,皆有所指,出刀必见血,见血必悲鸣。那时候五六岁的向人杰,躲在床底,看着那印着黑色柳叶的胳膊随意一划,然后就是弯弯曲曲的鲜血流到眼前。他捂着嘴,刚想脱口的惊呼就被倒在地上人的喘息盖了过去。


跑。


张张嘴,倒在地上的女人一个鲤鱼打挺跃起,手腕稍扭凌厉挽起个剑花笔直就冲着人冲过去。打斗声锵锵,向人杰呆了几秒就寻了个空快速爬了出去。扭头,女人的身影早已寻不见。一把火顺着木质梁柱烧起,烟雾弥漫的提醒着向人杰他要赶紧跑。


第二日,逃到街道上的向人杰听闻,康家灭了。



02.

南东贤是南家的大少爷。


他只会医。


03.

南家是有名的制毒世家,长居江南一带。据江湖传闻,南家毒向来是无药可解的。因此,如若你是以烧杀抢掠不干人事作为目标的话,南家之毒自然是你的首选。可惜,他们的毒通常千金难换,一般人别说用了,看都看不到。


所以大家都想跟南东贤搞好关系,这样说不定某日得个青眯还能私下获得点大少爷的私毒。


可是没人知道,南东贤不会毒。


他只会医,会医所有毒。


04.

向人杰拜了位世外高人为师父。


他苦练武功十二年,没日没夜,不吃不喝。出师的那天,一手剑舞的龙吟虎啸,气势汹汹。


“最后一式为师练了二十年都悟不透,所以也没什么可教你的了。”


师父捋着胡子,一脸和善的拍了拍向人杰的肩膀。


“走吧,等到你悟到了最后一式,你再回来。”


跪地叩首,向人杰磕了个头。然后他拿着自己的剑,头也不回的下了山。


05.

南东贤自幼生的一副好样貌。


他爱笑,性子也柔和。虽是生在江湖,可偏偏说话做事都与江湖之人处处挂不了勾。因此,恰巧也是向人杰下山的那日,应接到少林的邀请去往武林大会的途中,南东贤被劫了。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打劫的山贼堵着马,乌泱泱的一片挡着南东贤的马车不让他过。赶马的小厮冷笑一声,刚想开口就被从帘子中伸出的折扇止了话。


向人杰坐在树上,他看着那湘妃竹扇的主人手腕一扭,随后露出半张带着笑意的脸开口。


他道,多少。


06.

那股肃杀剑气袭来的时候山贼的头目还正高兴自己遇上了个冤大头。


不过一刹,身旁的两个兄弟就已经从马上跌了下去。没人看得清是怎么动手的,但等到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使剑之人早已站到了马车旁。


气息平稳,一袭黑衣并无任何褶皱。头目瞪大着眼瞧着那人的剑身,无血。


这得是多么快的速度啊。


牵着缰绳的手不自觉抖了抖,头目咬咬牙,面带着丝讨好意味的开口,“请问阁下是哪位英雄?”


“你爷爷。”


抿嘴,南东贤憋着笑扭头转向身旁人瞧了瞧。这人嘴角带笑眉目张扬,神情上似乎是桀骜不驯的很。按理来说,高手自然都是谦逊忍让的主儿,可他虽是高手,但是言行倒跟江湖规矩一点也不合。


南东贤想到这,双目又是不自觉笑的眯了起来。


“小弟不知这位兄弟是您罩着的人,多有不善还请您海涵。”


自知实力不如人,头目也是个能忍的。他拍拍手让人把尸体拖下去,然后便退到两边让出了条道给两人通过。向人杰的眼睛跟着人的动作转了转,随后手一指叫头目下了马。


“孙子给爷爷让个马不过分吧?”


这白马毛皮亮泽,身健背长,可见是匹好马。向人杰满意拍了拍它的鬓毛,在头目接连说着不过分的话语中冲身后赶马小厮勾了勾手指。


“跟着他走。”


对着小厮念了句,南东贤重新缩回了马车内。


07.

“这位英雄,在下南东贤。”


眼看着过了那群山贼的聚居地,向人杰便到一旁停了马。等到身后马车缓缓驶上来的时候,南东贤就先下了马冲着人作了个揖。


“向人杰。”


寥寥一抱手算做回复,还没等南东贤开口的时候就看着向人杰挑眉朝着自己的耳垂处靠了过来。


“喂,小子,你有银子吗?”


08.

小厮在一旁差点要气死了。


他双手叉腰,几乎是下一刻就要吼出来的时候就被南东贤拦住了。点点头,南东贤伸手去摸自己的钱袋的时候问道,“你要多少?”


多少?

向人杰懵了懵,这些年在山上过的简单,所以自是不知道这山下花销是如何。想开口问问,但又觉得这是明显是露怯失了气势的表现。皱眉琢磨了几秒,还没等他开口就看见南东贤收回了钱袋。


“如若向兄弟不嫌弃,就跟着小弟走吧?”


许是看向人杰还有犹豫,南东贤没忍住又开口劝了句。


“去武林大会的大路就这一条,路上用钱的地方自然是比较多。小弟武艺不精,也就家底略厚实。要是不嫌弃,就当我聘请向兄弟护我一路平安?”


武林大会啊?


点点头,向人杰便当应了人的提议。小厮在一旁不断的吐气吸气,像是要把满肚子的不悦都换成气体飘出体外。南东贤拍拍他肩,似是安慰又似是安抚,“走吧,这个点也该吃饭了。”


对,吃饭好。


向人杰没吭声的在旁边动作附和,他好久没正经八里的吃过东西了。


09.

醉仙楼的烧鸭子是他们这的招牌。


南东贤口味偏甜,于是他点了几叠小吃。身旁小厮跟着点了一素一荤,然后问向人杰要吃什么。


“烧鸭!”


寻着酒味跑了的向人杰吼了声,南东贤点点头,然后又点了几个荤菜就跟着人落了桌。等到向人杰回来的时候,菜早已上了大半。


“呀,挺丰富。”拾起筷子在桌面上整了整,向人杰丝毫没注意一直在等自己的南东贤就率先冲着鸭腿伸了过去。南东贤倒也无意提醒,只是看人动了筷后也就跟着夹了块点心。作为江湖最大的酒楼,醉仙楼还是有些资本的,起码这鸭子让向人杰吃的很心动。小厮盯着越来越少的鸭子肉,终于抵不过委屈小声念了句公子。


“小二。”


正当南东贤准备叫人再加个菜的时候,向人杰早已落了筷冲人挥了挥手。

“你知道这里哪有吃花酒的地方吗?”


10.

南东贤是被向人杰拖到这烟柳之地的。


其实平日里南东贤倒也不是真的滴酒不沾,只是别人知道他的性子所以自然不会带人来这样的地方。可向人杰则不同,南东贤虽是知道这人不清楚自己是谁,可是也没成想这人还真的是一点也不顾及。莺莺燕燕的细柳女子调笑着拉着人胳膊,身子曼妙仿如无骨,微微靠过来的那一缕幽香更是激的南东贤脸红的恨不得埋入地下。


反观旁边的向人杰,还没等人姑娘开口,这手倒是自觉的就搂上去了。老鸨入行多年,自然是分得清眼前这两人是大富大贵的主儿。手绢一挥,围上来的姑娘很快就冲散了靠在一块的两人。南东贤这下子有点慌,他一边躲着姑娘们的调戏,一边满场找着不知去了哪儿的向人杰。眉头紧紧皱着,这神情不论怎么看都像是来这遭罪的。


向人杰坐在二楼抱着姑娘,看着南东贤的样子笑到不能自拔。


“不知官人笑什么呢?”


姑娘搂着人的脖子靠上去,温热的身子柔软的躺入人的怀中。向人杰张嘴喝下她手中的酒,摇摇脑袋没说话的向下望着。


在这烟花酒楼处谋生的人,哪个不是懂得识趣的主儿。看人不想说,姑娘随即就笑呵呵的转移了话题。好酒入喉,美人在怀,向人杰自认为自己是把那话本上的几大幸事体会了个遍,可内心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彼时,终于成功的从姑娘身下跑了出来的南东贤一路小跑跑到门口,然后就是对着空气猛吸一口。抬头,好不容易冲淡了胭脂味的南东贤还未说什么就看到头上的向人杰对自己笑的一脸灿烂。


11.

南东贤是格外喜静的。


向人杰是在和这人相处了一段时间才发现的。这人是典型的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如若能够破财消灾,这人更是连身子都不会动一下。或许是深忧自己的金主的银子,本意不过是想糊弄的向人杰这一来一往的还真是护了南东贤不少次。而南东贤,虽是那日被自己搞的颇有狼狈,但从始至终依旧是保持着风度以礼相待。平日里除了赶路和吃饭,南东贤更愿意坐着读着那些干涩难懂的古书。向人杰曾经在身后偷看过几眼,但是发现三句话中两句话都不懂意思的时候,他就直接放弃研究自己的剑柄去了。至于这人的小厮嘛,向人杰想到这转头看向他,那孩子也不过就十三四岁,面上自是藏不住事儿,哼的一声扭过头不跟人对视,向人杰笑的越发得意。


哎呀,就是喜欢看你这股看不惯我又打不过我的样子。


“向兄弟。”


眼看着又快到了傍晚,南东贤叫住前面快马狂奔的人和气开口,“今日大概要在这露宿一晚了,吃的东西我都备好放在了车上,你看就在这休息一会怎么样?”


自是无异,向人杰帮着生了火后就上了马车去寻吃的。打开食盒,除了几叠点心,剩下的竟都是自己爱吃的。一时有点惊讶于人的细心,向人杰拿着食盒跳下马车的时候就看着南东贤架了个火堆正在热酒。


“吃的拿下来了?”


火光映脸,南东贤的五官被阴影略去。可偏偏,只是听着这人的声音向人杰就能在脑内给人描绘出个全脸。愣神,向人杰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内就被塞了杯温酒。


“冷吗?”


啪的一声,杯子碎了。


12. 

还有不到两日的路程就要到少林了。


南东贤开了两间上房,再三确认向人杰真的不想吃晚饭后他这才进屋开始收拾东西。握着手里的银子,向人杰有些烦躁的屋内踱步。


作为一位剑客,心若不稳剑自然就失了分寸。向人杰表面看似狂妄,但是从未乱过心。扔下银子一跃跳下窗户,向人杰寻了个安静地方默默练剑。


一共十三式,除了师父没教的最后一式,向人杰这一套剑法行云流水。剑气顺着冷冰冰的剑锋猛然向前,气势宛如神龙入潭,猛虎归山,皆是不可阻挡。落叶归根,身旁哗哗作响的树枝还未平息就见向人杰右腿一踏,起身指剑朝着前方就刺了过去。南东贤一惊,但是剑已出鞘,自是没收回之理。紧闭上眼再未动作,南东贤苦笑着想下次自然是不会再偷看习武之人练剑了。


“你在这干什么?”


伴随着这句疑问的是身旁树干的断裂之音,匆匆抱着人躲闪跳到一旁,向人杰只觉得喉咙一甜,随后就是忍耐不住的干咳。南东贤的腰身被自己揽入怀中,向人杰一边咳嗽着一边想这人腰是真的细。然后就是阵匆忙的窸窣声,向人杰还未反应过来嘴里就被塞了颗药丸。


“怎么样?”


轻轻拍着人的背,南东贤扶着向人杰坐下。伸手指指自己刚吞下去的药丸,向人杰一脸苦涩咬着牙齿问人那是什么。


“毒药啊。”


南东贤说完自己就先没忍住的笑出声,向人杰瞥了眼,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脸有点红。


“静气凝神的。”


补了句,南东贤把身上的水杯递到人手里,同时两指并拢靠上人的寸口。向人杰低头看看,觉得那块皮肤烫的要命。扭头不自然的看向旁边,他接过人的水壶灌了一大口水。


“你很紧张吗?”


南东贤抬头看着他,眸子亮灿灿的。今日月光正好,皎洁光辉温温柔柔沿着地面缓缓淌到两人身上。沐在其中的南东贤依旧是那性子,不温不火的,可偏偏就是有点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过去。


向人杰这么想着,然后他身子动了动,靠到了那人身后。


完喽,他内心缓缓叹口气,剑要不稳了。



13.

“公子!”


小厮来的时候那俩人正安安静静坐着,向人杰一手扶剑,另只手则是撑在地上侧躺着身子阖目养神。南东贤嘘了声,随即小动作转身看了眼身后的向人杰有没有被吵醒。


委委屈屈,小厮又在内心骂了几百遍向人杰这个该挨千刀的。


“医籍我带来了,就在这里面。”


压低声音举着灯笼,小厮像是想要讨好南东贤般刻意蹲下身子往人旁边凑过去。说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本意就对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向人杰没好印象,现在看自己家公子对人的照顾,小厮更是生出了点要被夺了自家公子的不安情绪。


“为什么少爷你要对他那么好啊。”


声音软软的,少年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委屈钻进了旁边装睡的向人杰耳朵里。耳朵动动,向人杰不动声色的想自己其实也对这个问题好奇的很。


“我——对他很好吗?”


犹豫的开口,南东贤再看到小厮拼了命点头的样子后终于笑出了声。虽说不过都是江湖路上的过客,但是南东贤也不清楚为什么就是偏偏对这人看对了眼。


有可能是因为那一身出神入化的剑法,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人丝毫不做作的坦诚,又有可能是因为这人不带恶意的玩闹。南东贤虽不过二十有余,可这江湖上大大小小的事情也从未少经历过。都说这南家公子不像江湖人,倒是没人想过或许就是因为太了解江湖之事,他才不像。


可向人杰不一样。


他的武功似大侠,性格玩闹似纨绔。潇洒自在的,就如同他那一身洒脱逍遥的剑术,明明白白的活在这。


南东贤想,这样的人,才配称得上剑客吧。


摇摇头再未多言,南东贤伸手拿出书沿着灯笼比对着手中的药草,仔仔细细的,从头到尾一丝不苟的检查着。


睁开眼,向人杰望着面前的人轻轻勾了勾嘴角。


14.

那日到了少林的时候,向人杰依旧是被南东贤请进来的。


毕竟是南家的少爷,看着向人杰跟着南东贤一起进场,小僧连问都不问就请着二人进了寺庙内的上好厢房。结果,等到人差不多快要来齐的时候小僧才发现这好像多出了一个人。


其实准确的说,是多出了个向人杰。


“我被赶出来的。”


刚刚结束跟少林掌门约谈的南东贤,刚进屋就看着向人杰抱着被子坐在他床上抖腿。或许是因为早就习惯了这人耍赖的样子,南东贤最先冒出的想法是好在小厮不在。想想这俩人从遇上就争吵不断的样子,南东贤摇摇脑袋感觉很头大。


“公子,刚刚有人过来问我——”


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敲着门进屋的小厮在看到向人杰的一瞬瞳孔放大。南东贤叹口气,刚想张口解释就看他已经跑出去随便拽着一位小僧就拖进了屋。


“为什么我家公子要跟这个人住在一起!不是早就安排好了两间房吗?”


起身拍拍小厮的肩膀,向人杰先给了小僧一个善意的微笑,随后看向南东贤神情坦然。


“房间不够,我自己要求换到你这边的。毕竟,我也不能让人方丈那么大的年龄起身给我腾地方住吧。”


尊老爱幼,南东贤看着向人杰头顶上冒出的这四个大字彻底无奈笑出了声。起身对着小僧道了声歉,南东贤随后便分了一半床让给向人杰。


“好了,就这么睡吧。”


“公子!”


终于,忍无可忍的小厮一跺脚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15.

那日晚上,小厮自然还是回来了。捧着食盒,他进来的时候自然是一眼都没看向人杰。南东贤想跟他聊聊,但是还没等向人杰打断小厮就早已自己退下无了影子。


这是真的生气了。


南东贤叹口气,随后拾起筷子简单吃了点。向人杰左挑挑右捡捡,虽是没说什么,但是神情中还是满满藏不住的嫌弃。


“明日我无事,要不一起去镇上逛逛吧?”


“逛逛?”


“毕竟是武林大会,山下的村民过的自然也是热闹。很多小玩意都有,小孩子看了也能开心点。”


向人杰不置可否的抿了口茶水,南东贤倒也不急听人的态度。两个人默默坐了会,倒是第一次有这么安静的时刻。


“今天是我生辰。”


再次开口的时候南东贤没想到向人杰能冒出这么一句,气氛有点哑然,南东贤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着向人杰突然凑上前对着自己的额头一碰。


轻轻柔柔的,双唇贴靠的那块皮肤烧的南东贤整个人发烫。


“南东贤啊,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你。”


16.

其实这断袖之风在江湖上早就不是什么不可谈的话题。


前有陈圣俊拐跑的苏家小霸王,后有柯昌宇带走的徐姓大侠客。这江湖中出了名的人物,好像总有那么点异于常人的事情。南东贤曾经还被人拉着衣袖问过自己是不是也好龙阳,结果被自己家小厮一挥手就给赶了出去。


那时候,南东贤还想着怎么可能呢。


结果,现在他就遇上了向人杰。


晚上,刚刚告白完的向人杰就像是没事儿人一样搂着南东贤睡了个熟。呼吸声顺着耳垂吹过来,南东贤僵着半边身子动都不敢动。后半夜好不容易睡着了,结果一早上就被敲门声震了起来。起身看了眼睡着翻了个身的向人杰,南东贤叹口气起身下床开了门。


门外,陈圣俊牵着看起来气呼呼的苏汉伟站在门口笑的一脸深意。


17.

“这就是你看对眼的那个人?”


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陈圣俊一手扒着栗子,一手倒了杯茶塞给苏汉伟。南东贤还未清醒,只是稍瞪了人一眼后就重新趴到了桌子上懒洋洋的不想动。苏汉伟看了眼躺在床上的人,又看看眼前睡意惺忪的南东贤终于没忍住开口。


“你是瞎了吗?”


说时迟那时快,本来躺在床上的人瞬时一跃剑鞘就冲着苏汉伟的脖子抹了过去。陈圣俊拉着苏汉伟本意后退,却见苏汉伟迎面一乐就跟着人冲了上去。刀刃相碰,向人杰似是有些诧异这小个子竟然还是个不错的高手。陈圣俊张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在看到苏汉伟恶狠狠的一瞪后又悻悻然的憋了回去。与向人杰的长剑不同,苏汉伟的佩剑则是把铸着菱形暗纹的短剑。虽是比起向人杰的长剑而言稍短几寸,可正因如此,它的灵巧使得苏汉伟的攻击又快又猛。闪身,向人杰扭头躲过顺着脸颊刺过来的刀尖一个后翻就用右臂肘部去撞人的手腕。只听哐当一声,匆匆赶来的徐铭枢长枪虚晃一挽挡在向人杰身旁。几丝红穗飘忽落于地面,反应过来的苏汉伟几乎瞬间就炸了毛。


“陈圣俊!”


扭头转身朝着陈圣俊就刺过去,陈圣俊不攻只防,一身轻功灵巧躲跳逗得苏汉伟直接气红了脸。正当陈圣俊玩的开心的时候,只见苏汉伟突然手腕向内脚下猛踹破势陈圣俊突然改变方向而正好卡在咽喉下的剑柄处。


“可以啊。”


啪啪鼓了几声掌,向人杰扭头就冲着旁边的徐铭枢道了句谢。刚才的身侧虽隐隐感觉到有股内力冲来,但想到这一击必然可以打下苏汉伟的兵器,向人杰还是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本以为这伤是受定了,结果倒是没成想被人救了下。


“我以为那一招出去后他能停的,我都没怎么使内力。”


“你有病吧,我再跟你说一次我打架的时候不需要你帮忙!”


“不是,你听我解释——”


随着苏汉伟气势汹汹的一扭头重新坐回位置上,向人杰正靠在南东贤肩膀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咬着茶饼。轻扭头不自在的小声道了声歉,苏汉伟别扭着又伸腿踹了脚后面更上来的陈圣俊。柯昌宇见怪不怪的摆了摆扇子,随后冲着向人杰微微一笑。


“徐铭枢,苏汉伟,陈圣俊。”摇扇指向依次介绍的人,尤其是十分快速的扫过还在那边吵着的苏汉伟和陈圣俊,最后柯昌宇带着点打量神情的冲着向人杰作了个揖。


“在下柯昌宇。”


18.

一伙人把酒言欢好不容易结束后早已到了后半夜。


南东贤撑着向人杰,感觉自己胸口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说起来也没想到,向人杰竟是跟自己这群朋友如此合拍。尤其是苏汉伟,刚刚在酒桌上跟向人杰聊到兴起之处恨不得又冲出去好好比划一番。一旁急的不行的陈圣俊忍了半天后干脆冲过去对着苏汉伟就亲了下去,向人杰那时候还未反应过来,等到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笑眯眯的转头看向了南东贤。


红着脸,南东贤低头看着酒杯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我师父问过我为什么要学武功。”


走了一半,南东贤就因撑不住带着向人杰坐到了台阶上。月上柳梢头,微风轻拂刮跑不少醉意。向人杰从人肩膀上滑下躺在南东贤腿上,眉目间清醒的意味哪里有像刚才那个赖在自己身上的醉汉丝毫。


“我说,要报仇。”


声音有点嘶哑,可能是因为刚才酒喝的太多又亦或是刚才跟苏汉伟吵的太久,向人杰的声音落在南东贤耳中竟有些听不真切。


“后来啊,我拼命练,练到师父都看不下去拦住我说要循序渐进。十二年,我练了十二年。结果现在,我遇见了个你。”


“南东贤,我直到柯昌宇告诉我的时候我才知道你是谁。我说呢,为什么你那小厮看我那么不顺眼。”


“剑为心,心不稳则无剑。”

“南东贤,你要不要当我的剑。”


低头,南东贤闭着眼想向人杰嘴中的桃花酒实在是太醉人了。


19.

小厮后来是被南东贤特意买给自己的桂花糕哄回来的。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向人杰看着自己笑的越发的放肆,但是一想到自己家公子内心还是有自己的,这心情总归是冲淡了不少对于向人杰的厌恶之情。把向人杰赶出去跟着自己家小厮好好聊了聊,南东贤刚刚说出自己跟向人杰在一起后还未咽下去的桂花糕噎的小厮差点晕过去。


“别激动别激动,你喝点水。”


从屋顶跳下来的向人杰熟门熟路的给小厮倒了杯水。小厮看着这个嬉皮笑脸拐跑自己家公子突然就有种失去了力量的绝望感,他木着脸,点着脑袋无神的听着南东贤在旁边的解释,然后看着向人杰双手不老实的一个劲的往南东贤身上贴。


“我会好好待他的。”


等到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小厮看着对面的向人杰突然哑然。俩人彼此视线默默交汇了几秒,随后就是向人杰率先扭头张开怀抱去拥抱门口的南东贤。


算了算了,小厮又塞了块糕点想,反正自己家公子开心。


20.

武林大会开始的时候南东贤特意加了个位置让向人杰坐到自己旁边。


按理来说,正常人寻了个这么好的机会都会好好去认识一下各路的英雄豪杰。尤其是像向人杰这样初入江湖的小子,哪怕对这些英雄不熟悉,但是名号多多少少应该还是听过的。


可这人毕竟是向人杰。


除了跟熟悉的柯昌宇几人打个招呼,其余时候向人杰就安心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隔着桌子不停骚扰身边的南东贤。小拇指顺着人的袖子悄悄探进去,然后顺着人细长的无名指勾住转转。南东贤正和别人说着话,因此面上也不好做出点什么反应。于是,他张开手,五指坚定而又坦然的狠狠握住向人杰的五指。


向人杰满意了。


世界安静了。


“不知南兄身后这位英雄是?”


可惜向人杰安静了,南东贤对面的人又开口了。向人杰视线不在乎的瞥过去,因为另只手被南东贤牵着,他也不好抱拳,只能稍扬下巴打了声招呼。


“向人杰。”


礼貌跟人打了声招呼,那人倒是也没计较向人杰看起来稍显不礼貌的招呼方式。起身抬臂跟人到了声别,胳膊上偶然露出的黑色柳叶这时才刺的向人杰有些懵。等到南东贤终于有空找向人杰说话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向人杰的安静的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


南东贤有点担心的伸手想去把一下向人杰的脉象,但是向人杰倒是快速一缩躲过了人的动作。


“没事。”


看着勉强撑着笑的向人杰,南东贤突然觉得内心有点慌。


21.

向人杰躺在树上,脑袋枕在双臂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脑内的东西很杂,有小时候被女人牵着右手说做的真棒的场景,也有南东贤被自己气到脸红说不出话的样子。偶尔会飘忽过师父领着手告诉自己如何使剑的过场,但是占了大半部分的还是南东贤。


向人杰没在江湖中呆过,但是不论是他这一身的武功还是过往的身世,都在牢牢的提醒着向人杰他现在不过也是这一片浮叶,风过了,他还是得落地。


地是江湖。


翻个身,向人杰能意识到那人是压着呼吸声尽力放缓动作靠过来的。脚尖着地,他的身子绷直唯恐跟空气擦出点什么火花。


但是,向人杰想,这人来找的是个习武之人啊。


呆。


手掌一拍借力起身,向人杰正好抿着嘴角落地挡在那个看起来偷偷摸摸的南东贤面前。他吓了一跳,身子整个都不自觉的瑟缩了下。然后向人杰看着南东贤稍稍弯下身子,表情认真的从下往上的去瞧自己的表情。带着暖意柔和的狭长双眸眯了眯,他说向人杰你还好吗?


有什么能不好呢?


向人杰突然笑出声,胳膊向前搂了下就将面前的人拖进了怀里。南东贤的呼吸声是稍有点急促的喘息,可是身子是热的。向人杰低着头,整个人都已经全然的埋进了南东贤的脖颈。腰上,他还能感受到南东贤的手在条件反射时带着坚定抱上去的触感。


没错,他向人杰依旧是片无根的叶子。


但是他不惧于落地。


因为地是南东贤。



22.

“之前,我有个名字叫向敏。”


“后来我想,我得换个名字。取什么好呢,结果师父听到我的念叨说你就叫向人吧,毕竟平日里都不干人事。”


“结果这倒是打开了我的思路,我想,我这么优秀的人,那不自然是人上人。古有张萧韩三杰得天下,现有我人杰定江湖。拍板,我想就这个了。”


“人杰人杰,卓绝出众。”


“那可说的不就是我向人杰?”


23.

南东贤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晌午。


昨夜,他听着向人杰有一出没一出的讲着自己的身世。从小时候因不好好背书而挨打到长大后偷了师父三罐私藏女儿红,向人杰笑的双眼都已经变成了一条缝。尤其是说到名字那块,他脸上的自豪几乎都要遮不住了。越看越想笑,南东贤酌了口酒靠过去,唇贴唇,酒香勾着向人杰的脸红到没了边。


给你润润嗓。向人杰听着南东贤开口。呆滞,等到向人杰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搂着南东贤,躺回了屋内的那张床上。


巫山云雨,那一帘遮了半室春意。


24.

“等我回来。”


“好。”


25.

向敏这名字曾经响彻江湖。


原因简单的很,不过就是因为他是康家的义子。


而康家,这历经几朝风雨换代的大家,到现如今,那些孕育着无数传说的绝世功法和无法想象的财富都将归属于向敏。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但是却走了大运的孩子。


而对康家而言,事实也远没那么复杂。向家本就是康家的一个分支,而世家的诞生必然是有超乎想象的牺牲。而向敏,则更像是为了那牺牲而赎罪的机会。但是在那如此复杂的纠葛下,童年时期的向敏过的很不错。


锦衣玉食,无忧无虑。


要不是后来因那群利欲熏心的贼人,康家不会灭,但也无向人杰。


早年间的衣食无忧,是向人杰必要还的养育之恩。


这仇,必然得报。


南东贤知道,所以他不拦。


不过是等罢了。


26.

武林大会的意义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以武聚友。


向人杰知道,所以他闭关了两天。等到再次出来的时候,那柳叶男也仅差一步就可夺得那天下第一的牌匾。


以及那所有江湖人士都梦寐以求的盟主之位。


照例,在擂台上的柳叶男抱拳带着虚伪的微笑询问着台下是否还有挑战者。有人跃跃欲试的想要跳上台,但是再想起那几个死在擂台上的选手又默默噤了声。向人杰在人群后面站着,听着那越来越小的议论声然后像是发现什么有趣事情一般的举剑跃上了台。


“我来。”


抱拳,向人杰冲着对面那个视线紧紧盯住自己的南东贤扬了个笑,然后动动嘴,他用极其夸张的嘴形对那人开口。


等我。


27.

向人杰跟他对了已有四十招。


同是剑,那人剑锋的锐气刺裂了向人杰的衣锦带着狠意冲着向人杰的胸口刺来。手腕滑上挡开这一剑,向人杰循着机会向上猛挑想要顺势攻破人的命门。可惜高手过招有哪里容得下半点失误,柳叶男眉头一皱,随后便身子下弯堪堪跃过那戾气极重的剑意。

十三式,向人杰握着剑柄动了动喉结,那十三式到底是什么。


又是一击,对面明显早已失了耐性。出剑越来越快,紧跟着的步伐也是次次都将向人杰往擂台下逼。剑术不过也就是快和破,而向人杰先前的那十二式不仅被拆的越来越快,更令人惊异的是,柳叶男似乎从中寻到了点什么门道,后面的一招一式竟是也都沿着那十二式开始的新变法。


这明显超出了向人杰的预期。


身上的伤痕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添了起来,苦中作乐的向人杰一边想着南东贤现在已经很不好受,一边以退为进躲开了那人急速的攻击。


不过就差那一招。


向人杰咬着唇,刚刚被划到的右腿已经有些隐隐抽筋。对面那急红了眼的攻势,终究是牵扯着他的体力有点跟不上。剑握于手,向人杰寻空瞥了眼那边已经坐不稳的南东贤眨了眨眼。


随后,他看着南东贤红着眼指了指自己,然后做了个握剑的手势。


28.

“南东贤,你要不要当我的剑。”


29.

向人杰悟出十三式的时候他扔了剑。


那是两人苦苦鏖战到最后一刻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的,剑锋相对,在二人都是憋着最后一口气迎面冲来的时候向人杰突然想明白原来这剑也不过是空。


侧身,向人杰的二指稍并顺着那人背后一戳,然而那柳叶男剑锋却划过向人杰的侧脸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红印。


霎那间,嘭的一声。


柳叶男在向人杰背后双膝跪地。



30.

南东贤冲上台,他扶着浑身是伤的向人杰急的几乎说不话来。


“没事。”


向人杰拍拍他胳膊,或许是大仇已报的释然,他看着南东贤的双眼笑的一脸坦然。十指紧扣,向人杰想自己一定要告诉南东贤最后那一式到底是什么。


“小心!”


下意识的,向人杰在听到那声呼啸的时候就已经闪身挡到了南东贤身后。苏汉伟一跃上台,旁边的陈圣俊早已比他速度更快的起身挡掉了朝着南东贤二人飞来的飞镖。短刀回扣掌心外翻,苏汉伟刚想压着柳叶男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这人已经断了气。


“你们俩没受伤吧?”


皱着眉头,陈圣俊刚想扶向人杰起来就看他一个不稳跌到了地上。南东贤还未缓过神,但是当他感受到向人杰那有些拖力的手后,他还是很快意识到了这情形不大对。


扭头,深陷入胸口的那枚飞镖在南东贤的双眸中有些失了焦。


31.

飞镖是有毒的,南家的毒。


好在南东贤是个医生。


32.

向人杰醒来的时候有些头重脚轻。


轻晃了晃脑袋,扯着伤口的他没忍住嘶了声。南东贤睡意浅,不过是声吸气就已经惊醒了他。多日来的疲劳和担忧在看到向人杰醒来的时候终于烟消云散,南东贤揉揉眼睛,然后哑着嗓子问他想吃什么。


“南东贤。”


没回答人的问题,向人杰拉着他的手说我们一起去见师父吧。


33.

再次见到自己师父的时候也是两个月后了。


伤是刚刚养好,要不是向人杰的极度抗议再加上最近折腾南东贤折腾的有点狠,否则向人杰怀疑这人还真的能把自己继续放在床上再养两个月。


看着昨日因睡眠不足今天一直昏昏欲睡的南东贤,吃饱喝足的向人杰精神状态明显好的多。


他的师父又在装世外高人了。


内心这么想着,但是面上没怎么显露出的向人杰冲着那个捋着白胡子的老人乖乖鞠了个躬,然后他推了推旁边明显有些慌乱的南东贤道。


“师父,十三式。”


34.

“师父,十三式到底是什么?”


“那是剑术上最厉害的一招。准确的说,那是剑客真正达到剑人合一的时候。”


“我练了这都快十二年的剑了,怎么还达不到剑人合一?”


“臭小子,放下我的女儿红,你是贱人合一!”


35.

后来,看完师父的南东贤和向人杰开了家医馆。


这家医馆挂的牌子叫做天下第一。


36.

“南东贤,你就是我的剑。”


……。


“我要睡觉啊向人杰!”


FIN。

评论 ( 17 )
热度 ( 79 )

© Dyhdd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