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hddh

你好,我是阿D。

【坤音】钟情 上

这是个恋爱故事。

00.

青岛四月的天气是很怡人的,这也是为什么卜凡会选择趁着这个月放假匆匆忙忙赶回家的原因。可当母亲笑眯眯一脸热络开始自己介绍相亲的时候,卜凡当机立断,又重新领着行李头也不回的坐着飞机回了北京,然后趁着李洋正饱暖思淫欲拉着人准备睡觉的时候哐哐拎着大包敲得门贼响。


李洋礼貌而又尴尬地露出一个真挚的微笑,嘴里刚想对床伴解释点什么的时候就看见卜凡灌着凉水咕噜噜地跟小帅哥摇手说再见。


本想拉着人去酒店进行第二春的李洋气得感觉自己牙痒痒。


“哎哟,我这不是被逼的嘛。”


回屋躺下刚想睡觉就看着自己师哥气势汹汹地来找自己算账,卜凡撇撇嘴撑着床坐起来然后开始絮叨自己被催婚的那些破事。李洋听完不屑切了一声,然后自己换了身衣服整理了下头发说今天晚上出去住。卜凡点点脑袋,闭上眼睛刚准备去会周公的时候突然想是想起什么般的冲着准备出门的人大喊了声,“记得戴套!”


李洋对此的回答是一声十分愤怒的关门声。


01.

卜凡是一位模特,挺出名的那种。


其实这事儿说来挺巧的,当初本科毕业前实习的时候李洋就将自己推荐进了同家模特公司。或许是那阵子正好流行硬汉风,卜凡一米九二的大高个加上那张看起来就气势汹汹的硬汉脸成功吸引了不少设计师的眼球。跟着李洋一起走了几场大秀,甚至以新人身份还走过某场奢饰品男装的小开。性冷淡硬汉男模高级脸配合着阴沉却又精细的高定成衣,那场的卜凡无疑是最吸引人眼球的模特。


“不是,你家那么大本来一个人住就够空,你让你学弟进去合租怎么你了。”


比起卜凡,李洋倒是一路实打实的走得极其扎实。刚开始各种秀场连轴狂赶,一天三四个小时睡眠却依旧在舞台上保持着十分扎实的台步。设计师间口口相传的口碑无疑是李洋最有底气的王牌,出国后的秀场依旧邀约不断,等到再次回国便显而易见的扎实站稳了国内顶级男模行列。


“凭什么我家大就要让你进来?”


李洋有点暴躁地骂了句人,然后看着卜凡比自己还高的身子硬是塌在沙发中死死握着Xbox玩的一脸如饥似渴。他拿着手机,内心极度地想要把这幅面目的卜凡拍个照发给设计师看看,以此来使他们正确认识到这人的丑恶嘴脸。而旁边卜凡刷着Boss,双手在游戏机上哐哐哐摁地贼响。过会,回过神的卜凡看着李洋情深意切地点点脑袋。


“主要是网速快。”


李洋听到此气得狠踹了人一脚,然后认命打开电脑两个人开始在家疯狂打lol。 


然后那一天,卜凡余下的记忆就是自己跟李洋两个人乘着小车一路狂坠疯狂掉段,最后卜凡是近乎绝望地扯着李洋的衣角说求求他别再抢自己的线了。


嘿嘿,李洋笑的极其欠揍,然后关了电脑看着卜凡心态崩溃的一边骂人一边打游戏。


爽。


02.

“今天我朋友从英国回来,晚上一起吃饭你去不去?”


找了件套头衫随意往自己身上一搭,李洋满柜子的衣服被他甩在床上看的卜凡不住咧嘴。打开电脑开始排位,卜凡摇着脑袋说今晚的自己跟艾欧尼亚有着场浪漫的约会。


“你这过的挺浪漫啊。”


洗完头发拿着吹风机站在人身后看人打游戏,李洋瞥着0-8-4的比分嘴角有点微抽。卜凡咬着下唇,不到25分钟就被对方推上高地一波爆破的水晶映出的是卜凡绝望而又卑微的脸。


“几点?在哪?吃什么?”


“怎么,艾欧尼亚跟你分手了?”


“不。”


卜凡站起来回屋去找衣服穿,“我只是准备先跟她战略性分居。”


03.

当卜凡被一群男人围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身处的是一间gay吧。

很好,卜凡满脸歉意地推开想请自己喝酒的男生,然后满场子寻着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李洋准备询问一下刚才他在车上笑得如此猥琐是不是因为早有预谋。


“哎呦,凡子你找过来了!”


好不容易看见混在舞池的李洋,卜凡刚走过去就被人胳膊一拉拽到了旁边的吧台。跟着李洋聊天的男人斜靠在栏杆上,笑起来的时候小虎牙藏在唇后看起来还有点小害羞。染了色的略长头发被人蓬松的在后脑勺上扎了个小揪,脱了外套的短袖里晃晃悠悠好像还纹了个花臂。


“诶,这是我师弟,卜凡。”


李洋明显跟这人是很熟悉的,他面前摆了杯烈酒,手指举着杯子冲着卜凡咧嘴笑笑。然后卜凡听见李洋扯着嗓子凑到自己耳边,“他是岳明辉,我跟你说从英国回来那朋友就是他!”


震得耳膜生疼的卜凡嫌弃推开李洋,然后身子挤挤到人旁边跟人握了握手。岳明辉张嘴对着卜凡似乎在讲些什么,可是嘈杂喧闹的音乐完全盖过了两人正常对话所使用的音量。


“你们俩先好好聊着,我去那边要个电话。”


明显不知道寻到谁的李洋有些兴致勃勃地朝着前面挤了过去。卜凡目瞪口呆看着李洋的样子低声骂了句饥渴,随后看着岳明辉示意要不要出去聊聊。点点脑袋放下杯子,岳明辉跟在卜凡身后使劲地想要挤出去,结果被人一撞差点直接倒下去。卜凡见此直接拽着人的胳膊就拉着人往外扯,等到好不容易到了外面后两个人皆是满头大汗。


“里面真是太热了。”


这下子卜凡终于听清楚这人说话了,京腔,带着些许含糊不清的鼻音。笑起来的时候双眼会眯起来,看上去十分的好交往。


“对,不仅热还闷。”


卜凡跟着搭腔,然后前后左右看了圈指着家便利店冲人眨眨眼,“要不要进去坐坐买点东西吃?”


04.

等卜凡第五次去买关东煮并且要求加汤的时候,店员看向坐在窗边的两人很明显带着了点疑惑的审视。


“你饿不饿,要不咱俩出去吃一顿吧?”


卜凡搓着手,看着岳明辉前面摆着的一堆零食袋有点不好意思,“你看,这里也没什么正经八里的东西吃。”


“我都行。”


岳明辉帮人把包装袋一起扔到垃圾桶,然后看着卜凡拿出手机查饭店的样子摆摆手,“行了别麻烦了,这附近我知道有家店不错,你跟我走吧。”


沿着刚才酒吧的方向一路左转,岳明辉领着卜凡去的是家面头不大的私家餐馆。店家很明显和岳明辉很熟,所以看着两个人走进来连问都没问就带着两人去了见包间。岳明辉没看菜单随口点了几个菜,然后他看向翻着菜谱的卜凡,问他想要加点什么。


“不用了。”


摇摇头表示点的菜足够两个人吃了,卜凡坐在岳明辉对面看着人熟练沏好茶的样子感觉有些惊讶。岳明辉倒着茶水抬头瞥了眼卜凡,然后他开口解释道这家店老板是自己的邻居。


“我是大学出国的,然后在那边工作了三四年吧,正好最近这边有个不错的工作机会,我就又回来了。”


岳明辉是自由摄影师,跟李洋相识也是因为当时两人出现在同一场秀场。后来李洋回国后两人依旧保持着联系,结果某天李洋打听到某家大牌时尚杂志正好缺名摄影师,李洋就去中间给人牵了根线,然后两边谈好后岳明辉就回国了。工作了一个星期后彼此都觉得不错,所以阴差阳错的倒是岳明辉这次决定彻底留在国内了。


“你后面有啥行程安排吗?”


菜上得很快,而且出乎意料的都很合卜凡的胃口。两个人开了瓶红酒吃吃喝喝,这顿饭竟也吃了两三个小时。吃饱喝足后的卜凡放下筷子,然后看着岳明辉嚼着排骨两腮鼓鼓的样子咧咧嘴。


“好像一个星期后李洋那场秀我会在,然后其他的暂且还没安排。”


喝了口杯子里的红酒放下筷子,很明显也已经吃饱了的岳明辉瞥了眼手机毫无动静的信息栏,终于肯相信李洋这人是真的跟着其他人跑了。


“早就说他不靠谱。”


卜凡嘴里絮絮叨叨地吐槽着,虽然刚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早就完全忘记了自己其实是和李洋一起来的这件事。但很明显,这并不阻碍卜凡对自己学长的吐槽。岳明辉在对面温柔笑笑,然后替李洋解释道说估计这次是真的很喜欢那位了,毕竟自己和李洋认识这么久,这是他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唉,老岳,你这人就是太厚道。”


突然改变的称呼令岳明辉明显愣了愣,但很快他便无比配合的接受了。只不过一顿饭的时间,卜凡就十分坦然的将岳明辉规划进了自己的兄弟范围。岳明辉对此有些惊讶,但也捎带了些惊喜。两个人吃完饭后交换了下微信和手机号码,同时规划了下对于李洋下次的请客方案,然后就彼此打车先回家了。


05.

李洋确实这次有些失了智。


拿起被子将床上的小孩整个人抱起来,李洋拿着衣服跑到浴室重新穿好然后坐在床边看着满脸纯良的小孩无语至极。


“你父母没告诉过你未成年不能去酒吧吗?”


“我成年了啊。”


小孩子有些不服气的反驳,但看着李洋瞪起的双眼很快又缩着脖子钻进了被子里。


“我,我虚岁已经18了。”


翻了个白眼,李洋拿起手机看着卜凡发来的一连串义正严辞的谴责和岳明辉半带打趣的玩笑,叹了口气穿上外套就准备走。


“等等,你,你去哪儿啊。”


看着人匆匆忙忙往外走的样子,小孩有些着急地叫住人。李洋身子顿了顿,然后又走回去坐在人旁边问他一会怎么回家。


“我家不在这边。”


小孩子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李洋心里是不自觉的颤了好几下。说到底刚才也是被这双眼吸了神,否则也不至于不管不顾的带着人就往床上跑。


“那,有朋友能过来接你吗?”


摇摇头,小孩子看着李洋的神情里明显有些委屈。看起来就像是在控诉李洋明明自己把人带来的,然后现在还要丢下人就跑。


又是一声叹息,李洋低头给卜凡回了条不回去的短信,然后和岳明辉道歉说下次肯定自己请客。末了,他抬脑袋看着人问道饿不饿。


小孩对此十分诚实地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自己想吃糖。


06.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李洋坐在地上,看着穿了件超大背心的小孩一手一包软糖嚼得起劲。从前台订了两份牛排送到客房,小孩光着脚踩着地毯蹭蹭跑去浴室洗手。


“灵超。”


似乎是不满人记不住自己的名字,灵超使劲瞪了人一眼的动作在李洋看起来更像是带着撒娇的嗔怒。摇摇脑袋骂了自己一句禽兽,李洋摆好牛排让人坐在椅子上吃饭。


“我是从家过来走模特的。”


吃到一半灵超盘着腿回答李洋的问题,“这周好不容易多出一天不用训练,所以才和其他人跑出来玩的。”


“模特?”


李洋听到这词有点狐疑地看着灵超,甚至在思考这孩子是不是被人骗了。


点点脑袋,灵超放下刀叉又伸手去够还没吃完的软糖。李洋叹口气,刚想叫小孩别吃了,然后就看着灵超一个翻身滚到了床上。


“我困了。”


灵超缩回被子里,眨眨双眼瞥着李洋里面的请求不言而喻。叹口气揪着灵超的衣领带人去刷牙,李洋穿着衣服合身躺在床上,神态僵硬表情正经到灵超满眼充满的都是疑虑。


“你是不舒服吗?”


小孩转过身贴上人的身子,这动作无疑又让李洋身子一滞。他推开灵超用被子堆了起了条界限,然后他用手指比划着那块告诉灵超这部分你是不能越界的。


“为什么?”


这是下意识就反问出的一句话。灵超虽然这么问了,但是身子听话的退过了那条楚河汉界然后侧躺在自己的胳膊上看人。李洋有点被气乐了,他分不清楚自己是生气今晚这么瞎折腾的一顿还是这孩子看起来挺虎的性格,但总之现在的他心情复杂到不知该如何明说。过了会,等到黑暗中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放缓的时候,李洋突然开口问道,你就不怕我是个坏人吗?


“不怕。”


灵超声音很轻,像是唯恐打破好不容易静下来的黑暗那般。李洋听到这话又有点想笑,但很快就听见了灵超的下句话。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你怎么知道的?”


“我就是知道。”


灵超这句话明显是已经有了点雀跃的尾音。


“我看出来的。”




评论 ( 10 )
热度 ( 220 )

© Dyhdd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