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hddh

你好,我是阿D。

【坤音】钟情 中

这是个恋爱故事。


07.

李洋醒来的时候起身去给小孩买了早饭。


回酒店的时候李洋满手提着东西拿不出房卡,于是他把手里的东西一放刚想摸裤兜的时候就看见门被打开了。灵超双眼有点红,但很明显情绪再看到自己的一瞬间内就开心了起来。提着东西进屋,李洋等人吃完早饭后收拾了一堆零食让他带着走。


“那我以后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灵超嚼着面包两腮鼓鼓的,李洋想拒绝,但看着他的眼神又鬼迷心窍的说了声好。灵超笑嘻嘻地凑过去冲着人脸亲了口,然后在李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跑去浴室洗了把脸。


替人打了个车目送灵超回去,李洋在回到自己家的时候还是感觉自己脑袋有点晕晕沉沉的。


“哟,李大爷回来了?”


出乎意料的,李洋回去的时候卜凡已经起床了。皱着眉头上下扫视一翻正在喷着发胶的卜凡,李洋忍了半天终于没忍住开口问他怎么大清早上就开始发骚。


“滚,我这是要尽地主之谊带老岳在北京城逛逛。”


老岳?李洋听到这个称呼明显愣了几秒,随后想明白的他哦了声作为回答。但很快他又满脸疑惑的转向人,“诶不对,你是北京人吗?”


“不是啊。”


“可他是啊。”


……


“用不用你管,就你天天这叨叨叨叨的,我这是替你履行一个好哥们的职责你知道吗?别说话,对。就你,别逼逼。”


骂骂咧咧拿着包起身出门,李洋看着卜凡逃出去的身影摇摇脑袋翻个白眼重新跌回床上睡了一觉。


08. 

灵超再次见到李洋的时候大概是一个星期以后了。


上次灵超告诉李洋自己来当模特还真不是闹着玩,高中上学的时候被现经纪人发现惊为天人,后面交流了一番灵超就买了张车票跑来了北京。而灵超的经纪人,正好是李洋之前的老师。再听说自己老师承办了个模特培训班后,李洋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老师说过来上几节课。


“我叫李洋,是你们——”


皱皱眉头,李洋站在台上总觉得底下有个人再跟自己拼命招手。定睛瞧了瞧,灵超亮起的眸子实在是太过耀眼。想起这小孩子最近给自己发的好几十条短信,有意躲着人没怎么回复的李洋突然有点脸红,他清清嗓子,然后装作毫无影响的上完了整节课。


“你没有收到我的短信吗?”


意料之中被人拦下了,李洋看着眼前的少年只能扯个谎说是的。眉心处揪起的结再听到这句话很快就变的平坦,灵超开开心心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大白兔奶糖塞进李洋手心里,然后在老师的催促下跟着其他人去集合。李洋捧着糖,犹豫许久一骨碌的全部扔进了大衣口袋。直到晚上走完秀场回来的时候,忙了一天基本未进食的胃开始隐隐作痛,李洋这才掏出奶糖拨开了包装塞进了嘴里。


奶味很浓,糖精混合着甜食剂的味道盈了满腔。李洋平日里很少吃这些东西,偶尔吃了这一次倒是觉得出乎意料的挺顺口。他打开手机,信息栏里果不其然的充满了灵超的短信。


“今天见到你真的超开心!没想到老师一直夸的那位模特真的是你。话说你手机一定要记得修理一下啊,这么多条短信总不至于一条都没看见吧。总之你记得早休息哦,晚安!”


语气轻巧愉悦,李洋读着甚至都能想出这人在自己面前说这些话的模样。匆匆回了个短信给人解释了下自己刚才在秀场,李洋刚抬头就看见那日被卜凡赶走的帅哥朝着自己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09.

卜凡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岳明辉。


这人实在太好交流了,知识面广,偶尔会开玩笑的有些不讲道理。但大部分时候,卜凡跟他在一块的时候感觉时间过得简直飞快。之前两个人呆在网吧里打了一下午游戏,比起之前同样给自己玩辅助位的李洋,岳明辉十分恪尽职守的掌握了一位辅助该做的所有事情。不抢兵,保AD,会做视野也会游走,这显然比坑着自己疯狂掉段李洋厉害多了。因此,卜凡喜欢岳明辉的理由毫无悬念的又多了一条。这段时间,尤其是卜凡趁着自己放假几乎有事儿没事就去找岳明辉。而岳明辉也十分欢迎卜凡时不时的骚扰,每次工作忙完后就会陪着人整个北京城到处乱逛,然后听着卜凡絮絮念着自己刚来北京时候发生的事儿。


“我觉得最近李洋有点不对劲儿。”


坐在长椅上,卜凡穿着短袖搂着外套大大咧咧的盘起腿看旁边擦着汗的岳明辉。两个人刚刚打完球,趁着放假回家的学生们呼啦啦走了一片让这篮球场第一次这么空。卜凡想这人肯定是很喜欢打篮球的,因为他穿着极为专业的一套球服,连发带都配套着绑在了脑袋上。相比之下,卜凡的老头衫和运动裤看起来更像是过来遛弯的。岳明辉拍着篮球,很明显没有想到卜凡会穿成这样来。一开始还只是小声憋着咧了咧嘴,随后看着卜凡红着脸梗脖说着笑什么的时候终于彻底笑弯了腰。卜凡被笑的不好意思了,于是他伸手去捏岳明辉的腰。岳明辉怕痒,所以他笑的断断续续的,甚至有点喘不上气的意思。身子往前跑跑想要脱离人的桎梏,结果没跑几步岳明辉就被卜凡的长胳膊一拉拽回了怀里。


“我错了我错了。”


岳明辉明显有点匆忙的道歉脱离了人的怀里,卜凡对此只觉得好像哪里有点怪,但并未深究。岳明辉传球给卜凡,看着卜凡略带笨拙地运球欲上篮。咂咂嘴,岳明辉瞧着人一米九二的大个子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该惋惜的是这人的球技还是个子。


“哪里怪?”


对着垃圾桶做出投篮手势纸团满分入桶,岳明辉头上的小揪随着人满意的表情朝着两边晃了晃。卜凡轻咳了声,然后开始解释这人最近不仅不随便带小男生回家了,而且经常举个手机笑得一脸春意。

“这是恋爱了吧。”


岳明辉坐在卜凡旁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拉着自己的球衣不断外扯试图扇出点风凉快一下。卜凡不是故意的,对此他敢打包票发誓——只是不经意间,因为自己比他高啊,所以视线看下去的时候就瞥到了岳明辉的胸膛。


这人健过身,很明显的事实。所以卜凡总觉得他的胸部比起一般人是大一点的,而这人腰侧又有点软软的,肯定不是有着结结实实的腹肌。卜凡觉得自己的这些想法有点太怪了,于是他转过脑袋,装作对此无话可说的样子和岳明辉拉开了点距离。


今晚的风恰好,吹在身上温温柔柔带着些无言的讨好。可不知为什么,卜凡还是觉得自己浑身热得发烫。


10.

九月到十月是卜凡和李洋这段时间来最忙的两个月。之前倒是还有空打个游戏外出玩一玩,现在的两个人是真的满场跑,甚至于每天睡眠的机会都是在车上抽空才能小憩一会。不过偶尔卜凡还是会和岳明辉在工作地点巧遇的,就比如这次。卜凡跟人刚挥了个手,就发现岳明辉剪了剪头发。这次没扎小揪,反而是顺着头发自然搭下来的方向顺着梳了下来。卜凡本来在后台赶着趟疯狂换衣服呢,结果看到这样的岳明辉还是没忍住呆了呆。


“老看你哥干什么,你不上台了?”


许是被卜凡逗乐了,岳明辉使劲一推人胳膊然后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拿着相机给人拍了张照。卜凡啊啊应了句,然后蹦着套上裤子踩着鞋就往台上走。


等到这场结束后,好不容易闲下来的卜凡换好衣服拿着手机想找人吃个饭。结果举着电话往外走了没几步就看见岳明辉被一高个子拦在外面不知道讲些什么。


“老岳——!”


卜凡站在人后面举着胳膊冲人使劲挥了挥手,岳明辉听见后从人后面伸出脑袋冲着卜凡笑了笑,接着他就推开人想去找卜凡。


“他是直的。”


挡在面前的人随着岳明辉的步子又移了步。岳明辉被堵的有点烦了,他低声念了句说我知道,然后就超着卜凡迎面走过去。


“你喜欢他?”


人倒是没追来,只是站在后面插着兜等着岳明辉的回答。岳明辉伸手顺了顺自己的头发,然后他转过身子对着人歪了歪脑袋,“这和你有关系吗?”


“下次不要再跟我打招呼了,我跟你不熟。”


11.

灵超准备好了一袋子好吃的,然后坐在后台外的椅子上,等着自己洋哥出来。


这段时间里,除去自己会在学校里看到李洋几眼,其他大部分时间就是李洋自己会给自己送点东西,然后放假的时候接自己出去玩。其他人看见未免对此有点眼红,可每当问起灵超他和李洋是怎么认识的,灵超的回答都是本来就认识。


“就是我哥啊,怎么了。”


一脸的理所当然,灵超下次干脆直接当着他们的面大大咧咧地跳到了李洋背上。李洋对此倒是没什么,甚至还有意纵容着的灵超的小心思。至于这次对秀场的参观,也是李洋打好招呼带着这群学生来的。


“那我们先回去了,到时候你别太晚回来。”


灵超经纪人知道李洋跟他关系好,所以听着灵超说想等李洋下班后见一面也没阻拦。叮嘱了几句灵超别打扰李洋工作后,他就先带着其他学生一起回学校了。灵超吸吸鼻子,晚上渐渐有点起风的天气冻的灵超没忍住打了个喷嚏。上次李洋还夸奖自己的台步有进步了,灵超这次十分期待自己这些天的努力还能不能换来李洋一句别的夸奖。


“洋哥!”


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往外走,灵超激动地站在旁边的椅子上伸长脖子去寻着李洋。然后他看着李洋一手插兜步履如风似的往外走。这人个子高,戴了顶黑色帽子压了压头发。银色圆框眼镜架在高挑鼻梁上,嘴角一勾往前走路的样子看得灵超不自觉的有点小鹿乱撞。跳下椅子领着食品袋,灵超匆匆忙忙的向前去迎李洋。


12.

“诶,你怎么走这么快啊?”


李洋掏出手机刚想看消息的时候就被身后人拉住了步子。李洋伸手摸了摸耳垂,然后看着上次的男人有点冷淡地嗯了声。


“上次你说你最近在忙,今天晚上没事了吧?”


说句实在话,这人的面貌在李洋之前的眼光下自然是极其出挑的。李洋承认,自己对于长得好看的人总是会不自觉的视线有所停留。而这男人的长相,是偏为精致的那款。可惜这一切在认识灵超后就全部推翻重演了。凭心而论,灵超是李洋觉得这么多年看下来最为好看的小孩了。尤其是双眼,透着一股子通透而又清纯的机灵劲。想到着,李洋拿着手机晃晃想要现在就给人打上个电话。


“我最近确实不怎么方便,所以不了吧。”


干脆利落的婉拒了人的潜台词,李洋勉强笑笑然后就想绕过人往外走。会场的人退的很快,不过这么一会剩下的也就只剩李洋这两个人了。想到灵超估计还在外面等着自己,李洋脚下的步子又有点加快想要赶紧出去。


“等等,我做错什么了吗?”


男人明显有点委屈,虽说本质上是你情我愿的成人消遣,可李洋确实满足了自己对于床伴的所有需求。第一次事出有因惋惜错过,第二次工作繁忙合情合理,那这第三次又是因为什么?难不成说这人最近吃斋信佛戒欲了不成?


“我今天真的有点事儿。”


耐下性子再次解释了一遍,男人瞧着李洋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气急的抬头先冲着人的唇吻了下去。李洋往后一扯想躲开,但身子没动的时候就感觉有人钻到自己面前努力推了人一把。


“你谁啊?”


灵超气势汹汹的护在李洋的前面,像是发了怒的小孔雀般下意识仰着脖子试图劝退对面的人。


“你离我洋哥远点。”



评论 ( 6 )
热度 ( 189 )

© Dyhdd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