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hddh

你好,我是阿D。

【坤音】钟情 下

这是个恋爱故事,内涵一点卜岳车。

13.

“那你是谁啊?”


愣了半天看着灵超的样子笑出声,男人指着小孩子带着点不可置信瞥向李洋摊开手掌,“你还喜欢这么嫩的?”


“这是我弟弟。”


抬头,李洋伸手去抚灵超的脑袋。头发刚刚洗过,洗发水的薄荷香顺着李洋指尖缠着他慢慢垂下手搭上了灵超的肩膀。小孩子很容易被安抚,只需要李洋表达出一点点的不一样和在意就能令他开心许久。比起刚才仅仅解释出的弟弟一词,李洋现在的动作是让灵超安静下来的最主要原因。他得意洋洋的朝着对面人挑挑眉,然后全身心躺入李洋的怀抱里。一只手拽着李洋的衣角,灵超刚想开口的时候就听见李洋紧接着的下句话。


“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但是今天没空。”


身子被人磕磕绊绊地扯出会场,灵超跟着李洋走了半条街后才反应过来这人刚才在说什么。胳膊使劲一甩想脱离人的牵制,灵超瞪着李洋的眼神中满满当当的全部都是委屈。


“小弟。”


李洋握着他的胳膊不想松手,“别闹。”


这称呼在之前是李洋的杀手锏,每次这么喊得时候总能让灵超低着脑袋笑出来。很多时候,李洋分不大清楚是小孩子好哄还是仅仅是灵超好哄。可不论哪种情况,灵超都是自己现如今放在第一顺位的人。他握着人的胳膊又使劲加了加力气,然后转头看向别处不想直视人的目光。


“你刚才跟他说的什么啊?”


灵超这次倒是没再想挣脱人的拉扯,只不过他冲过去,强迫李洋正视自己。李洋抿抿嘴,然后像是辩解般开口说自己是成年人。


“那我呢?”


灵超仰着脑袋瞪着李洋,“我不比他好看吗?”


“这不一样。”李洋感觉自己有点说不清楚,他双手摁着人的肩膀,脑袋微微一低盯着灵超的双眸似乎是想让人冷静点。


踮脚,灵超想都没想就将自己的双唇迎了上去。小孩子唇薄,李洋想自己是不是顺着这一吻亲上了人的心脏。睫翼轻颤,灵超压抑着自己的紧张,近乎赌博的把自己送上了李洋的怀里。


14.

卜凡拉着岳明辉走的时候还狠狠瞪了眼刚才的人。


岳明辉倒是没注意到这些,但很明显卜凡的行为倒是把那人吓了一跳。两个人牵着手走了几步,结果直到停车场的时候岳明辉才有点意外的发现两个人紧紧牵着的手。


“刚才那人谁啊。”


上车系好安全带,卜凡食指毫无节奏的在方向盘上一下下的敲着。岳明辉嗯了声,然后反应过来后匆匆忙忙地摇摇头说没谁。


卜凡对此的回答是猛然发动了汽车。


两个人这次吃饭还是去了岳明辉上次带自己去的那家餐厅,这次点菜卜凡多点了几个辣菜,然后看着岳明辉红着唇猛吸气开心的眯着眼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不行——嘶,好辣啊。”


岳明辉皱着眉头,双眼有点泪汪汪的看起来是真的吃的挺痛苦。卜凡喝着茶,悄悄藏起压根就没怎么动辣菜的筷子。擦了擦嘴,岳明辉刚起身准备去结账的时候就被卜凡拦下说自己已经付完款了。紧接着,卜凡问接下来有事儿吗。


“还好,怎么了?”


“去趟酒吧不?最近有点馋酒。”


有点惊讶的看人点头说了句好,岳明辉摇摇头晃掉之前卜凡在路边摊一个人干掉好几瓶青啤的形象。低着脑袋查了波附近的酒,卜凡跟岳明辉看着low到底的评分对视一眼决定拍桌就去上次那家酒吧了。


虽然那是家gay吧。


把车留在饭店的停车场,两个人走到酒吧的时候人倒没上次那么多。直冲着吧台走过去,卜凡听着岳明辉张口就来的熟练点单跟了句和他一样。


这酒味道偏苦且冲。


辛辣混合着冒鼻的烟草味融合在舌苔,余味灌进喉咙烧灼着胃部火辣辣的暖成一团,卜凡不过一口就呛的开始咳嗽。岳明辉放下杯子,右手轻轻拍着卜凡背部略有点担心的看着他。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卜凡刚想问问他为什么会选这么苦的酒,结果就看见岳明辉旁边站着位精致男孩犹豫不决的晃着。


“你好?”

顺着人的眼光转过视线,岳明辉瞧着男孩的第一面就有些了然。说实在话,这男孩从外貌而言就不是自己喜欢的款,更何况现在卜凡还站在自己旁边。微笑着露出虎牙笑着想要道歉,岳明辉还没上前就感受到身旁一股力量拖着自己向后。


卜凡搂着人的腰,笑的一脸和蔼可亲的拒绝了另位讨要着卜凡手机号的男人。


“抱歉,我不知道原来你们俩是一对。”


男孩明显很后悔,他把岳明辉犹豫想要解释的表情看做了尴尬。于是他匆忙说了声对不起就冲进了后面的人群。卜凡叹口气,刚想开玩笑跟岳明辉打趣几句就看到怀里的人盯着消失男孩的方向一脸纠结。


“怎么,你还看上人家了?”


耳垂被热气笼罩,卜凡不知是刻意还是恰巧贴近了岳明辉的侧颈。身子被卜凡整个拢了起来,岳明辉想要退后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全部的路都被卜凡堵死了。


“没有。”


岳明辉拒绝的挺果断,他装作毫无影响的举起杯子又抿了口酒。身子在抖,他自己也不清楚是因为什么。可很明显,岳明辉并未想到自己会和卜凡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触,所以他干脆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继续低头喝酒。


卜凡有点烦躁,他觉得自己的动作已经有些逾矩。但是他又不想为此做出些什么改变,他知道自己想逼迫岳明辉回应给自己一些态度,可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扯扯领带松开胸口,卜凡一口灌下去的烈酒烧红了他的脸颊,甚至还似乎影响到了他的大脑。


“老岳。”


于是,岳明辉听见了卜凡在自己耳边略带犹豫的询问。


他说,你是弯的吗?


恍惚间,岳明辉似乎只能听闻到自己心脏想要跃出胸膛的跳动。


15.


16.

灵超回到学校的时候一直在哭。


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抱着枕头摊坐在床上只剩下嘶声力竭的哭嚎。经纪人有点愣,想去问问是什么情况却被人反锁在了外面。她打电话给李洋,李洋听完后也只是哑着嗓子说过段时间就好了,让自己别担心。


不担心?经纪人回头看看还在屋子里哭的停不下来的灵超想,怎么可能不担心。


烟头烫的李洋指尖稍稍瑟缩了下。


两个小时内,自己点的烟抽的一根接着一根根本停不下来。这是之前在国外的时候养成的习惯,那时候内心憋屈了,李洋就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抽烟。有些时候一两根就行,有些时候则可能七八根起。但第一次,李洋看着快空的烟盒都未感受到自己堵得慌的内心有些许好受。


“为什么他可以就我不行?”


推开灵超的时候李洋知道灵超已经在流泪了。红着眼睛,灵超的质问实在太过真挚,戳着李洋的心一扎一扎的疼。他挺想抱着小孩说你哪里有什么行不行,你明明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可是他知道,这些话不仅灵超不会懂,他自己也不会懂。


李洋太清楚自己对于灵超那些违规又过线的想法有多少了。他也知道,那些想法自己甚至不用开口只需要稍加的暗示就能换来自己全部渴求的成真。


可是不行啊,李洋想。还未成年的孩子拥有了太多的未知,与其未知匹配的是毫无压制的冲动。李洋知道灵超现在对此不会后悔,可两个人都无法保证的未来呢。


小孩子还是当小孩子吧,李洋想。


这样才比较符合两个人的身份。


17.

岳明辉跟卜凡有接近半个月没有联系。


其实倒也不能说是故意不联系,而是卜凡忙,岳明辉也忙,两个人的行程也并为有机会使得两个人相遇。那天晚上两个人互相互助了一发后,卜凡抱着岳明辉等他缓过来就送人回了家。然后像是彼此说好般,谁也没先联系谁。


“你这几天怎么老这幅状态?”


被李洋叫出来后的岳明辉放下相机看着人皱皱眉叫了杯水,随后他起身叫了点吃的先给人把单结了。李洋耸耸肩,然后瞥着岳明辉问卜凡呢。


“我不知道啊,他不是跟你住一起?”


提起卜凡的时候岳明辉少见的表情有点变化,但很快便恢复正常补了句很久没联系了。李洋皱皱眉,然后说了句我这两个星期也没怎么见过他就没再开口。


“话说你还没说你最近这是怎么了。”


重新回到正题上,李洋明显对这个话题有点不想回答。看着岳明辉在旁边对自己的审视目光,李洋忍了半天后还是把自己和灵超的那些事儿一股脑的倾诉给了他。


“你一直没联系灵超?”


岳明辉拿着李洋手机翻了翻,然后看着那几十个未接来电有点无语的将手机还给李洋。


“人小孩都知道做人不能太怂,你说你在这矫情什么劲儿呢。”翻个白眼岳明辉夹了块奇异果塞进嘴里,酸的牙发涩的滋味让岳明辉眉头皱成了个结。推着李洋出去给人打电话,岳明辉重新点了杯草莓奶昔后就坐在位置上玩手机。


“你现在在哪儿?”


卜凡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岳明辉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接电话。对面的人不知道在哪里,反正周围的背景音乱的岳明辉耳朵疼,而卜凡也几乎是扯着嗓子在跟自己对话。将地址编辑了条短信发给人,李洋回来后就跟岳明辉说了句拜拜拿着衣服就走。


啧,瞧瞧着见色忘友的背影。


自得其乐的坐在椅子上腹诽着,岳明辉看着落地窗外彼此穿行的行人有点目光放空。卜凡要来这件事令他很紧张,可是他又知道这件事早晚肯定是要出一个结果的。但是结果还能有什么呢,岳明辉想,比如卜凡弯了?


“老岳。”


回过神的时候卜凡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岳明辉看着他,一米九二的大高个满脸疲惫却激动的似乎下一秒就要奔到自己身上。


“咱俩在一起吧,正式的那种,奔着领证去。”


18.

灵超又瘦了。


这是李洋见人第一面想的,小孩其实有点想冲过来抱住自己的冲动,但很明显他咬着唇自己忍了。清了清嗓子,李洋刚伸出手就被小孩撞过来冲了个满怀。


“对不起。”


李洋摸着灵超的脑袋一下下地顺着,他听见小孩低声地啜泣,眼泪打在自己的衣服上湿了个透。


“我等你三年。”


“等到你20了,如果还喜欢,我们在一起吧。”


灵超吸吸鼻子装作凶狠狠的样子撅着嘴说明明还有两年多。


李洋抽出张纸给人擦眼泪说好,两年。


“那你现在不准跟其他人在一起。”


“好。”


“你也不准再有其他的小弟。”


“好。”


“你也只能最喜欢我,一直都喜欢我。”


“好。”


满意的重新埋回人的怀里,小孩使了个坏将鼻涕眼泪全摸在了李洋的衬衣上。


19.

岳明辉对着卜凡的一番真挚告白有点懵。


“我跟我爸妈说了。”卜凡紧接着开口,“他们说让我有空领你回去看看。”


你…。岳明辉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是他发现自己什么音都说不出口。卜凡盯着他瞧,笑眯眯的倒是也不着急逼着人回复。末了,岳明辉又看着卜凡从裤兜稀稀拉拉掏出一堆银行卡。


“工资放这了老岳。”


卜凡冲着岳明辉说,你看看你还缺什么我都给你补上。


“我——”


“你喜欢我吗?”卜凡打断人看起来有点磕绊的张嘴。


“喜欢。”


卜凡伸手牵过岳明辉的手紧紧塞进兜里说我也很喜欢你。


20.

后来牵着卜凡的手往回走的时候岳明辉从人口袋里摸出个纸条。


岳明辉很好奇,卜凡很紧张。打开后,岳明辉看着上面写成一串的账号密码抬头瞥人。


“我全部游戏的账号都一个。”卜凡有点紧张的动了动喉结,“真的。”


叹口气,岳明辉撕掉纸条然后搂着人的脖子吻了上去。


而后来的李洋,他看着自己根本洗不出来的衬衣最后拉着灵超揍了他好几下屁股。


Fin.



评论 ( 8 )
热度 ( 365 )

© Dyhdd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