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Decade【1~5】

这里阿D。

觉得最近写不进长篇 所以凑点片段吧。

一到五 lof总汇一下 

话说我感觉自己写东西越来越奇怪了嗯……

 

1.
郑恺对陈赫总有些莫名其妙的小要求。
其实有些要求听起来挺扯淡的,比如说:
每天早上起床后必须要先喝一杯水。
每天晚上吃饭前一定要先喝一碗粥。
还有每周的时候总有一天要带自己出去爬山。
两个人工作任务都很重,每周六周日谁不想好好赖在床上多睡一会?但是即使是这样,陈赫还是总会好脾气的答应。
两个人在一起总有人需要妥协。
陈赫从不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一种不公平压迫。
自己这种好脾气真是棒棒的。
陈赫忍不住表扬了自己一番。
郑恺对陈赫的要求有些时候是挺多的。
虽然知道这样有些过,但是想起这头猪的身体状况他也没办法。
每天早上一定要喝一杯水。
这是因为这样可以补充水分预防心血管疾病。
每天晚上吃饭前一碗热粥。
这是因为这样可以暖胃。
每周都要去爬山。
这还不是因为这头猪需要多锻炼啊。
当然,这些话郑恺还是跟陈赫说不出口。更何况,每当自己说出什么的时候他总会无条件的答应。
脾气好的一愣一愣的。
“你不生气吧?”某天,郑恺又强制性的夺过陈赫手里的零食,他看着陈赫微微有些皱眉,“如果你要是觉得我过头了可以说出来。”
“不啊。”陈赫摇摇头,然后嬉皮笑脸的趴在郑恺肩上,“你肯定是为了我好。”
“你怎么这么肯定?”郑恺咬了口陈赫的零食,甜的牙疼。
“因为你是郑恺。”陈赫靠在他耳边念叨,“而我是陈赫啊。”
郑恺愣了几秒,紧皱的眉头也渐渐松解开来。
“恩,你是陈赫。”
所以说如果是别人我才懒得管呢。
郑恺傲娇的哼唧了一声,然后拍掉了那只在自己身上乱动的咸猪手。

 

2.
做饭这种事情是真的好麻烦。
郑恺和陈赫各自站在餐桌的对面然后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你做饭。”
异口同声,未免太整齐了一点了。
“要不猜拳?”陈赫象征性的提议,“一把定胜负?”
“不要。”郑恺铁青着脸拒绝,他才不要跟这小子猜拳呢。根据两人十多年的猜拳历程,自己输得那叫一个体无完肤。
真是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怎么赢的。郑恺不是没怀疑过陈赫作弊,但是这也只不过是个怀疑。
毕竟自己从来没有抓到过证据。
想起这个还是觉得自己丢人丢到家了。
“那你想怎么样?”陈赫揉了揉肚子,嘴角往下一撇,“你快点提个有建设性的提议。”
想了几秒,郑恺伸出手,“扔硬币吧。”
“那就正面你,反面我好了。”陈赫打了个响指,“扔吧。”
从上抛到下落也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硬币跌入郑恺手心的时候两人倒是嘴角都一弯。张开手掌,反面的花纹安安静静的看着陈赫。
郑恺将硬币一扔,神色自如,“你要敢给我泡面你就死定了。”
陈赫乖乖的走进厨房。
背影有些可怜呢。郑恺啧啧的摇着头,然后又随手拿了枚硬币抛了个正面。
没错,自己刚才确实作弊了。
毕竟自己拥有这种可以随心所欲扔出硬币正反两面的这种开挂技能。
但是偶尔这么欺负一下陈赫也没啥坏处。
还能减肥呢。
“切,作弊就算了,还不让煮泡面。”陈赫一边叨叨着一边开始炒饭,“真是过分。”自己最近是不是太惯着他了?陈赫开始望天,不能再继续这样沦落下去了。
“陈赫!”郑恺冲到自己身边的时候陈赫还在继续思考,而郑恺那边则是已经拯救出了那糊成焦的米饭并且放进了碗里,“你刚才在想什么?”
“没什么。”意识到自己做错事后,陈赫立马乖乖低头做出一副认错样。
“算了,今晚还是吃外卖吧。”郑恺认命的去打订餐电话,“你要吃什么?”
“还有我的份啊!”似乎是没料到炒糊饭的自己还有这优待,陈赫立马脱口了一大串菜名。
要不是看在你没揭穿我硬币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好吗。
郑恺翻着白眼听着电话里订餐员的速记声。
……
“您好,你们订的餐到了。”拿出四五副筷子,送餐员小哥喜滋滋的等着人来开门。“一共是……”等下,为什么这家里面就两个人?
对面的郑恺和陈赫望着那两大包也有些楞。
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一,一共是……”吸了口气,小哥的话还没说完,陈赫就掏出两百块钱塞进小哥手里,而郑恺在一旁也利索的拿着吃的进了屋。
“不用找了。”关门的时候,郑恺特好心的朝着外面喊了一句。
实在是没脸在丢人了。

 

3.
郑恺特别反感偶像剧里的接吻场景。
每次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陈赫在一旁咔吱咔吱的吃薯片,自己则是一副恨不得自戳双目的纠结脸。
偶像剧里,男女主的接吻片段永远都美得像幅画,其中一人较为羞涩的闭上双眼,另一人则是要多慢有多慢的轻轻靠上去,然后主人公们都在那盛开的樱花树下伴随着一阵落樱接吻。
这听上去还真的是特别的梦幻美妙。
但是郑恺却非常不希望这个场景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怎么说呢,毕竟自己是个男人。
而且对方也是个男人。
两个人的接吻永远都是有些粗鲁的。
唇对唇的碰撞,舌与舌的纠缠。没有温柔的对视,也没有浅尝辄止的触碰。每一次接吻总会搞得像是打仗一样。
另一个人总得受点伤。
就像是上唇被碰破,下唇被咬破之类的,两个人都很习以为常。
从来没有试过那种偶像剧中的吻。
倒不是陈赫不想,只是大部分时候郑恺总会火急火燎的打断他的节奏。
所以两个人从来没有试过这种吻。
“郑恺。”陈赫躺在铺在草地上的毯子里,阳光很好,身上很暖。望着眼前低头听着歌的爱人,陈赫有些激动的指了指对面,“那边的花开的好漂亮。”
郑恺戴着耳机抬起头,对面的樱花林里开满了双樱。层层叠叠的,花朵堆积在一起显得有些密集,但是这密集却不腻人。风不大,但是每当风一吹,那沉甸甸的树枝上总会飘下一阵粉色的花瓣雨。而落到地上后,这花瓣又满满铺上了一层。踩一下应该会很软吧?郑恺上一秒想着,下一秒就被陈赫拽着跑了进去。
脚下确实很软。
满眼都是那灿烂到炫目的粉色。
“气氛这么好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陈赫笑的时候看着郑恺,双眼眯了起来。郑恺皱着眉看着陈赫,一副不大想理他的样子。
毕竟眯着眼笑的陈赫总能想些歪点子。
拉过郑恺,没理会这人对自己的嫌弃表情,陈赫闭着眼睛覆上了郑恺的唇。
很轻,几乎是感受不到的那种。
一点一点的,陈赫轻吮吸着郑恺的上唇,舌头慢慢的前进。不像之前那样横冲直撞,而是慢条斯理就像偶像剧里那样的接吻。
更何况还恰好出现在场景最多的樱花林里。
郑恺觉得很头大。
不过这么接吻倒是蛮好的。

 

4.
陈赫拥抱过郑恺好几次。
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
好在人是一样的。
双手从来不逾矩,只不过是乖乖地搭在郑恺的腰上。头有些时候会搭在郑恺的肩窝里,有些时候也会就这么直立着看着自己。时间一长,郑恺在陈赫的目光里悄悄转了个头,声音有些不自然到:“你老盯着我干嘛。”
“自然是你好看我才盯着喽。”陈赫的语气理所当然的很,有些强硬的将郑恺的头转到自己面前,陈赫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郑恺。
视线柔中带刚,几乎都可以看到郑恺的心里去。
这人正经起来的时候总会有些不习惯。
“郑恺你给我回来!”两个人为数不多的几次吵架终于在郑恺的摔门而出中结束。陈赫狂吸了几口气都没冷静下来。转头看向桌子上的一片狼藉,陈赫有些头痛的跌坐在沙发上。
郑恺出门吹了几秒风后也冷静了下来。
其实两个人的性格都太倔,有些时候也都把握不好关心的力度。揉了揉眉头,郑恺有些想要跟陈赫道个歉。
但是这种话还真的是开不了口。
踢着石子往前走,郑恺数着自己回家的步子。路灯斜射到地面上,影子在身后变了形。郑恺往上抬了下头,他也看到了陈赫失神坐在沙发的样子。
看起来两个人都不愿意服软。
随意找了个较为干净的石头坐了下去,郑恺继续玩着那块石子,踢到远处然后再走过去踢回来。反复了几次,郑恺终于注意到了那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影子。
比自己长一点,还宽了一点。
郑恺笑了笑,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被那人一把拽入怀里。第一次,郑恺被陈赫搂的有些喘不过气。腰上的力度大到郑恺觉得自己都要断了一般。
“对不起。”声音很低很小,要不是仔细听几乎都听不见这一声。本来还想推开陈赫的郑恺在听到这句话后双手迟疑了一番也环上了他的腰。
“对不起。”又到了一声歉,陈赫轻轻松开郑恺,仔细观察了下郑恺的神色,陈赫小心翼翼的说了句“回家吧。”
”恩。“点了下头,郑恺自己主动牵起了陈赫的手。
既然我说不出的话你帮我开了口。
那么你不敢做的事情就让我来做。

 

5.
试问陈赫和郑恺工作的时候会不会想念对方?
陈赫听到这个问题后开始狂点头。
郑恺瞥了一眼陈赫然后开始摇头。
“你为什么不想我啊。”陈赫看着郑恺的样子表示很生气,整个人一个猛扑然后将自己的全部重心压在郑恺身上。嬉皮笑脸的躺在郑恺腿上,陈赫从下而上的看着郑恺,“你不想我还给我发那么多短信。”
那些短信明明是你发给我的好吗。
我不过是礼貌性的回复一下好吗。
“上次上班的时候给你发短信被老板抓了。”陈赫往嘴里扔了个葡萄,“他说我再给你发短信就不给我发奖金。”
“为什么你们老板还会管你发短信?”郑恺沉默半天抓了个重点,“这算是私人的事情吧。”
“不知道。”陈赫举着手机沉默,“其实我可能也就是举着手机看的时间长了点?”
举着手机看?郑恺没大反应过来,“什么叫举着手机看?”
“就是举着手机等你回我啊。”陈赫起身给郑恺演绎一下,“你看就是这样。”
双手举高,手机放在眼前。陈赫的双眼目不斜视,盯着手机屏幕那叫一个一板一眼。
郑恺想了想前几次自己隔了快一个小时才回陈赫的短信。
然后陈赫就这个样子呆了快一个小时。
“你们老板脾气真好。”郑恺想到那个画面后由衷的感叹了一句,拍了拍陈赫的肩膀,郑恺语重心长的看着陈赫,“以后上班不许给我发短信。”
“为什么?”陈赫听到这话有些不乐意。
因为老子怕你被辞退啊!郑恺叹了口气,“因为你要好好工作知道吗?”
“那我想你怎么办?既然不能给你发短信也不能给你打电话,我工作的时候就会想你想的没有动力,没有动力就不能完成任务,不能完成任务我就会被辞退,我被辞退这个家里就只能你养我了。”陈赫说的头头是道,语气特别诚恳,看样子这件事情已经是蓄谋已久了。
“只不过就是白天上个班而已,晚上就见着面了。”郑恺觉得头有点大,“你到底有什么可想的。”
“因为我特别喜欢你啊。”陈赫回答的倒是干脆。
……
郑恺被陈赫矫情的有点想哭。
后来,陈赫还真的没在上班的时候给郑恺发过短信。
因为郑恺都会很准时的每隔一段时间主动发来短信,然后在后面加上一句“你敢回你就死定了。”
我家郑恺真的是一点都不温柔。
陈赫看着手机满脸笑意。

TBC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