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Jerk

1.
Merlin的手心微微冒汗。
呼吸声不大,但是在这个空旷的房间内倒是显得有些急。
冷静,冷静,冷静。
Merlin一连念叨了三句冷静。随意的将左手心朝着自己的白衬衫上抹了几下,Merlin的手继续下移,握住了弹夹。
很快就要出现了。
一阵激烈的枪声传入耳麦,没等Merlin大声的询问发生了什么,身后的另一声枪响就令自己打了个激灵。
自己的左边有几丝白烟升起。
下意识的,Merlin一个转身就往旁边跑。身后的枪响声不断,Merlin握紧双手,他可以肯定自己遭人暗算了。
但是这个人是谁?
眉头紧紧皱起,Merlin一边躲避着后面的追踪,一边快速寻找着掩体。
不断的开始回忆整个计划的。
没有漏洞。
也不可能是告密。
耳麦里的枪声也没断过。听着之前跟自己一起行动的弟兄们发生的一声声闷哼,Merlin心里越来越焦急。往旁边的拐角一转,Merlin躲避好后朝着后面开了一枪。
一直激烈不断的枪声突然断掉了,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中枪了。
Merlin等了几秒,然后便打算探头看一下。
一阵刺痛打断了自己。
努力想要看清站在自己后面的人,Merlin趁着自己没倒下前朝着那幻影眨了几下眼。
头发好像是金色的呢。
Merlin再陷入昏迷之前念叨了几句。

2.
醒来后,Merlin正躺在一张十分柔软的大床上。
大脑里的嗡嗡声乱的躁人,Merlin扶着头坐起来。
阳光很好。
瞥了眼窗外,Merlin大致判断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
这是所离自己总部不远的公寓。
“你要想走随时可以走。”身后人走到自己身边,头发末梢的水滴滴了一路。Merlin转过头,那人的金发湿漉漉的贴在他的脑袋上。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脑袋后的那道伤痕,Merlin防备着往后退了几步。神色里的不信任令那人嘴角一扬。
“我叫Arthur。”
Merlin没动。
他不知道这个Arthur是什么人。看着他那神色自若的样子,Merlin总有一种自己被这人全部看穿了的感觉。
“Merlin,三年前从警校毕业,去年成为Dragon计划的执行长官。昨天的行动是你们整个计划的最后一次行动,但是没想到所有人全部丧生。”Arthur坐在椅子上,把浴袍往身上拢了拢。
“全部……丧生?”Merlin愣了几秒,似乎在理解着这条消息,“你说他们……”
“全都死了。”Arthur打断Merlin的话,“包括你。”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Merlin彻底的呆滞住。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这次的任务本来就是为你们准备的。”Arthur面不改色,“就凭你们执行了那么多次的机密任务,你觉得他们能放过你们?”
是吗?Merlin苦笑了几声,然后便不再言语。
“没别的事情想问我?”Arthur坐在Merlin对面等了一会,见他不过是双眼无神的看着窗外,其他的表示一概没有。
“其实你还是在骗我对吧。”Merlin抬起头,“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也没必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Arthur扬了扬眉,没说话。
“这次确实是失败,但是并不是总部的问题。”Merlin看向Arthur,“应该是有人叛变了。”
“是谁?”Arthur的笑意更浓,“你怎么知道。”
“灯。” Merlin言简意赅的总结,指向总部大楼所放出的灯光,“那灯的颜色是表示他们仍在找我。”
“没错。”Arthur走过来一只手搂住Merlin的单肩,刚刚洗完澡的身子上有着一股牛奶沐浴液的味道。不难闻,但是靠近的时候Merlin还是皱了皱鼻。
“你刚才说的都没错,只不过他们不是在找你,他们是想要抓到你罢了。”Arthur转头看向Merlin,“因为那个叛徒是你。”

3.
其实Arthur每天回来的都很晚。
在那天和Arthur谈完后,他也渐渐的理清了一些事情。
背叛者有,但是不知道是谁。再加上Arthur在其中的搅合,自己莫名其妙的背了个黑锅。
他变成了这个任务失败的罪魁祸首。
队员全部死亡,只有自己一个人不知去向。
这应该是那张悬赏单的出现的理由之一吧。
瞥了眼Arthur带给自己的那张悬赏单,Merlin只能安慰自己那价钱还是蛮高的。
至于Arthur,Merlin虽然没直接问他是谁,但是经过几天接触,Merlin也基本可以肯定他就是自己这次任务要解决的人。
英国最大黑帮组织Pendragon的继承者。
其实这么想挺讽刺的,你要刺杀的人救了一命,还顺带着保护了你。
无所事事的呆在Arthur的公寓里,Merlin渐渐发现了这个人的生活也和自己所想的那种花天酒地无恶不作的生活差了许多。
他的生活其实挺简单的。
工作,回家,睡觉。每天晚上Merlin都会等到Arthur回来,然后两个人就站在不开灯的黑色房间里站在对方对面一声不吭。
这就像是场奇怪的比赛,没有规则却默认那个先离开的人为输家。
然而,每次妥协的还都是Merlin。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他在黑暗中望着那双眼睛,自己总会无由来的一阵悸动。
“我能出去吗?”Merlin今天在离开前第一次主动跟Arthur开口说话,“我想出去逛逛。”
“不怕死?”Arthur脱下鞋,“你的命最近可是值钱的很。”
“你就没想用我去换?”Merlin笑了出来,“就像你说的,我很值钱。”
“我缺钱吗?”Arthur的这声反问带着一丝笑意,“还是说你想让我多赚点钱?”
神经病。
看着Arthur的样子,Merlin微微有些脸红。转身骂了一句Arthur, Merlin跑进了自己的屋子里没再说话。
“你想出去的话记得拿钥匙。”听见门开了的声音,Merlin躲在被窝里并没有转头。但是等了许久都没见那人离开,Merlin终于忍不住起身下床。
“注意安全。”Arthur看着Merlin说完这句话后才出门。

4.
Arthur对自己从来都没有防备。
Merlin想做什么他也从来没有干涉过,最夸张的是有些重要协议他都可以大大咧咧的摆在桌子上。
就在Merlin眼前。
随手拿一张,出门,然后回到总部。Merlin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这么做了,那么之前的一切诬告都可以被澄清和洗刷。
但是Merlin没这么做。
就像是摸准了Merlin的性格一样,Arthur这几天来对他的照顾使他做不出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情。好吧,虽然说自己这冤情大部分都是Arthur做的,但是Merlin还是做不到。
你说自己明明心这么软,为什么还能做特工呢?
钥匙乖乖地放在门前的柜子上,Merlin随意披了件外套就出了门。天气微凉,风一吹叶子也跟着落了一地。拉上拉链,双手往衣服的口袋里塞了塞,Merlin走了没几步就感受到了后面跟随者的脚步。
第一天出来就能碰上这些杀手也是蛮走运的。
一个劲的往人群多的地方走,Merlin想尽办法想要摆脱自己身后的这些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依旧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按照平常,Merlin可以很轻松的拿枪解决掉他们。可是当Merlin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空无一物的大腿外侧后,他才想起来自己最近的处境。
也对,自己早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
Merlin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最后干脆冲入人流一个劲的往反方向跑。拐进拐角,Merlin看准时机脱下外套又混进了人群。他想要赶紧回到Arthur家里,最近这个唯一能收留自己的地方。
“嘭嘭。”的两声枪声混杂着两声闷哼,Merlin转过头看着倒下的人神色有些茫然。Arthur走过来搂住Merlin的肩膀,“走吧。”
“黑帮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无言了一路的Merlin突然开口,“你是怎么过得?”
“应该和你们差不多?”Arthur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其实即使是黑帮,我们也有着自己需要遵守的条规道义,也不仅仅是你们所想的那样混蛋。”
“其实你一点也不混蛋。”Merlin笑了笑,“你比我之前见过的那些混蛋善良多了。”
“那就说明我是一个可爱的混蛋。”Arthur揉了揉Merlin的头发,“这是关于你们那次行动的资料。要不要看,你自己决定。”手中的牛皮纸袋子密封的很好,Merlin垫了垫,没自己想的那么轻,但也没有多重。“你到底为什么会帮我?”看着Arthur离开的背影,Merlin终于开口了自己疑问好久的问题,“按理说,你只需要解决掉我就好。”
“你觉得原因是什么?”Arthur转头反问了Merlin一句,神色平常。
“因为你是个好人?”耸了耸肩,Merlin似乎自己也意识到这答案有些太过……奇幻。
“我顶多算是个可爱的混蛋,但我的本质依旧是个混蛋。”Arthur看着Merlin,“别把我想的太好,我怕你后面会失望。”

5.
执行这次计划的人是Merlin一直很信任的一个上司。Merlin拜托Arthur调查一下这个上司,很多证据间接表明了其实他不过是对方安插的一个间谍。
不过,Arthur却说这个人并不是自己安排的。
“所以说我信任了这么久的人也不过是个骗子。”Merlin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震惊,“这还真是……”
“你想报仇吗?”Arthur倒也没看Merlin,手中的报纸抖了抖,“我可以帮你。”
“帮我?”Merlin狐疑的转过头,“这不是无偿的对吧。”
“当然。”Arthur轻笑了一声,“陪我一晚上。”
自己理解的陪应该和他所说的不是一个吧?Merlin刚想开口就被Arthur打断,“你没理解错我的意思。”
“你疯了吗?我是个男的!”Merlin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想什么你很清楚。”Arthur起身,“就像我之前说的,我的本质依旧是个混蛋,所以我不是什么义务劳动者。”
“我可以用别的,比如说替你干活之类的,”Merlin想要说服Arthur,“我之前还是个特工,所以替你完成任务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不需要。”Arthur的嘴角扯了扯,“现在而言事实很简单吧。就是因为我想上你一次,所以我救了你;同样的原因,我帮了你。我不是什么好人,从一开始就是,我的所有不过是有所图谋罢了。”
Merlin站在他对面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
“啧。”Arthur凑近他的耳旁,“你看,其实我还是个混蛋。我从你第一次任务的时候就很想将你压在身下脱光你所有的衣服;我想看你因为动情而充满水雾的双眼;我想听你用紊乱的气息喊着我的名字;我想抚摸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拥有你每一个表情;我想要你想要占有你的全部身心。你这次的任务我也知道,对方要求和我合作,虽然这次合作对我而言没什么好处,可是我还是答应了对方的合作,而这一切的源头也不过是因为你。所以,这几天的相处可能让你彻底忘了我是个什么人,但事实上,我依旧就像你所想的那样无耻。”
Merlin愣了愣,他很想在现在做出些激烈的反应。可是没等自己反应过来,Arthur却先退了一步,神色恢复平常,他替Merlin关了灯。黑暗中,Merlin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动作。Arthur也没有动,他站在Merlin对面呆了好久,最后才开口道:
“这才是我。”
真正的我。

6.
Merlin再也没有跟他说过话。
Arthur也不着急,他的生活依旧和之前一样。Merlin没有主动出现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去催。偶尔几次碰见,两个人连个眼神交流都懒得有。Arthur从来没有后悔过当时对Merlin的摊牌,毕竟这才是事实。
自己喜欢Merlin,尊重Merlin但更想要占有他。就像自己明明知道Merlin的身份,他也对面前的这个人充满执念。
所以他答应了对方的计划。
他自己亲手切断了Merlin的所有退路,他使自己变成Merlin唯一的庇护。他想要让自己变成Merlin的全部。
但同时,他又没有隐瞒这一切。
至于他会不会恨自己?Arthur倒是没想这么多。这些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凭借Merlin自己的本事,这种事情查出来也没什么难的。
“我要走了。”冷静了一个星期的Merlin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谢谢你之前的照顾,但是这不代表下次见面我们会成为朋友。”
“好。”Arthur听完后也没什么表示,“需要我的帮助吗?”
“帮助完后就让我像个妓女一般的服侍你一晚上?”Merlin露出的笑容也是够嘲讽,“真谢谢您了,这种帮助我还真不需要。”
“哦。”Arthur点了下头,“再见。”
Merlin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复杂。但是最后还是提着东西出了门。随便找了家酒店,Merlin坐到床上的时候有些失神。
就是这样。
自己跟Arthur的结局就是这样。
嘴唇干裂的有些出血,Merlin那张纸擦了擦,然后就躺到了床上。虽然Arthur没提供给自己什么,可是却把Merlin的一切装备都换了回来。甚至于有些被损坏的东西也都被Arthur好好修理了一番。
“就这样吧。”Merlin在闭眼前想,“替其他兄弟报完仇,如果还活着就好好找个地方生活;如果死了……”Merlin没继续想下去,但是眼前浮现的确实Arthur的脸。
如果死了,那能不能够在死之前再看这人一眼。

7.
Merlin的目标只有一个人,所以当他计划好一切进入大楼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
“你来了?”上司早就清楚Merlin会来,所以在看到Merlin的时候神色并没有什么异常。“我还以为你会在Arthur的保护下多呆一会呢。”
听到Arthur的名字,Merlin神情闪过一丝不自然,但是手里的枪并没有放下,“杀人偿命,你的这条命欠了我所有的兄弟。”
“开枪吧。”上司出乎意料的并没有任何反抗,“不过,我真的很抱歉。”
“抱歉什么?”Merlin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身后冲上来的人制服。
“抱歉又一个人的离开。”上司朝着Merlin笑笑。“你应该在你那情人家里好好呆着的。”
“既然知道是我的人你也还想动?”Arthur挥了挥手,身后的人有序的围了起来,“我以为我们之前是说好的。”
“可是如果我的生命出现威胁我还不能够反抗吗?”上司看着Arthur,“这条不在我们的协议里吧?我们的协议也不过是保证他的安全罢了。”
“所以说我们唯一的一条协议你都没有遵守呢。”Arthur淡淡的开口,“如果那次不是我出现,估计他早就死在你的人手里了吧。”
“话也不能这么说。”上司笑笑,“你不是出现了吗?”
“有道理。”Arthur出乎意料的点了下头,“所以我今天打算杀掉你。”
“这也有些太想当然了。”上司神情很淡定,毕竟这次他的人也不少。更何况,敌在明他在暗,这明显是一个很好的优势。
“你根本没必要来。”Merlin看着Arthur,“我本身就是抱着……”
“我虽然让你走但没打算让你死。”Arthur打断Merlin,嘴角带有笑意,“你看,我今天又再一次的帮你义务劳动了一次。”
这次开始的迅速,结束的也迅速。
Arthur带进来的也不光光是屋子里的人,当上司派出剩下的人想要突袭时,Arthur那些同样躲在暗后的人一拥向前快速的解决。扔给了Merlin一把枪,Arthur也不急不忙的扫清着眼前的障碍。
Merlin拿着枪指着自己昔日的上司,然后沉默着扣下了板机。

8.
两年后的一天。
Merlin身着黑色的正装来到了墓园。
这里埋着的是那次任务所丧生的所有队员。
手中那一束不知名的白色小花放在墓碑前,随着风的吹过摇头晃脑的摇摆了几次。身后的人紧紧跟着Merlin,并没有移动半步。
Pendragon这个昔日的黑帮组织正在一点点的洗白。
Merlin的所有冤证也被洗刷,但是在面对总部的邀请,他并没有回去。
他想在这里陪陪自己的弟兄,顺带着理顺一下自己。
“可以走了吗?”开口的人并没有一丝的不耐烦,他还是如刚才那样的安静站着,“你想在呆一会吗?”
“不用了。”Merlin最后看了一眼,然后转过了头,“走吧,我都已经这样看了两年了。”
他们应该也都在另一个地方过得很好吧。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Arthur开着车问Merlin,“有想清楚以后的日子吗?”
当年,Merlin在报完仇后就默默的离开了。Arthur倒也没找他,两个人的生活也不再有交集。Merlin在这边呆了两年,他在两年时间中过得十分的平淡。至于Arthur,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
喜欢他吗?应该是的吧。要不然为什么会在他说出那样的话后依旧对他恨不起来。
他是仇人吗?不是的吧。他所在乎的不过是自已而已。并且,他也没下任何命令去伤害自己的队员。
“我的本质还是个混蛋。”这句话已经听他强调了多次。Merlin不是不相信,只是每次都很难将这样的他和那个照顾自己尊重自己的他联系到一起去。听到Arthur所说的那些话,Merlin害怕,但不可否认在害怕的同时他又有一丝窃喜。
那是因为他知道Arthur喜欢自己的窃喜。
生活有些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如果在几年前有人告诉Merlin你喜欢的人会是个混蛋的黑帮老大,估计自己上来给他一拳吧。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没回答Arthur的问题,Merlin盯着窗外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还不错,我正在慢慢的退出。”Arthur的金发已经被他染成了黑色,相比较之前,他瘦了很多,五官变得更立体,之前的两颗虎牙似乎也消失了。
他变了好多。
“要去什么地方?”Arthur停在一个十字路口前,“我送你过去。”
两年时间,会改变很多的。
“送完我然后你会去哪里?”Merlin随意指了条路,“你要回去吗?”
“你想吗?”Arthur没看Merlin,“就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如果想要我留下,我的提议依旧不变。”
“好。”Merlin点点头,“留下吧。”
两年时间,好像也并没有改变很多。
就这样吧。
Merlin看了一眼Arthur。
Arthur虽然并没有与Merlin对视,但那嘴角的笑容却隐瞒不了任何情绪。
看,最后你还是属于我。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27 )

© Dalin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