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告白【上】

风吹的冯建宇有些头疼。
扔掉手里点了半根的烟,冯建宇默默地看着那细碎的火星被风吹的满地打滚。
靠。
冯建宇骂了一句,他感觉这简直操蛋。
王青站在他对面也不吭声,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
事情发生的有些太突然。
“你到底好没好?”陈秋实围着围裙,刚刚洗过菜的双手不敢去碰眼睛。用右手手背蹭了蹭眼角,陈秋实忍不住皱眉。
“你再等一下吧。”冯建宇把菜盛出锅,“话说你真的打算亲自动手?”
“这不废话嘛。”陈秋实看他终于将菜盛出来后豪迈的撸起袖子就往锅旁边走。“蔡照那小子嘲笑大爷我不会做饭,我必须反击好吗?”陈秋实边念叨边刷锅,冯建宇倒也没管。反正人家那两口子再怎么闹我们都能看成打情骂俏。
“对了,我是应该先倒油还是先倒水?”拿着西红柿,陈秋实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我是不是应该先把西红柿切了?”
冯建宇看着陈秋实一脸认真好学的模样最后认命的自己走过去替他完成了那碗番茄蛋花汤。
“你还没追上你家那口子呢?”蔡照和王青坐在沙发上,明明屋子里光线偏暗,蔡照还是没舍得将墨镜摘下来。
“哪有这么容易。”吸了口烟,王青的左手习惯性的握了握拳,“那小子是个直的。”
“直的怎么了,就凭你青哥还有搞不定的时候?”蔡照说到这个得意的瞥了一眼王青,“唉,我实在是不忍心告诉你现在老子我过的生活那简直不是盖的,睁眼闭眼全部都是秋实,而且你简直不知道秋实那皮肤摸上去的手感有多么好,细皮嫩肉的,特别滑溜。”
“啧,怎么,听你的意思还打算让我试试?”王青叼着烟斜眼看向蔡照,“你倒是挺大方。”
“操,我什么时候说过了,你别瞎扯。”蔡照终于摘下了墨镜,眼睛瞪的滚圆的看着王青。
“那你他妈就别整这些没用的。”王青听到厨房里的动静就知道饭快好了,掐掉手里的烟,起身往饭桌上走。
五菜一汤,还算丰富。
味道很不错。几个人坐下后埋头就是一顿猛吃。等到吃的差不多了,陈秋实这才得意洋洋的指着那碗汤看向蔡照,“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好吃?”
“又不是你做的你得意个什么劲。”蔡照往陈秋实碗里夹了块蘑菇,“快吃。”
“谁说不是我做的啊!”陈秋实将蘑菇塞进嘴里,“说出的话要负责你知道吗?”
“那你告诉我你做这碗汤的时候应该是先放油还是先放水?”蔡照看着陈秋实,“或者你打算先切菜?”
陈秋实听到这句话后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别过头去不想看他。
“再说了,你小子会不会做饭又怎么样,咱俩在家哪次不是我做饭?你不吃的挺好的。我跟你在一块本来也就是为了养你的,又不是让你来做饭的,否则我干脆和个保姆在一起算了。所以你说你非得和我哼唧这个干嘛。”蔡照把陈秋实往自己怀里拉了拉,“我说的不对啊?”
陈秋实不吭声,只是红着脸瞪着自己对面的冯建宇,看着他在一旁举着碗哼哧哼哧的笑。
“小心别噎着。”起身倒了杯温水放在冯建宇碗旁,王青放下筷子然后直愣愣的看着冯建宇吃饭。
这人眼睛长得特大。
乌黑的眼珠经常刺溜刺溜的乱转,有神也有戏。就这双眼睛,你每次看每次都能琢磨出点不同来。
“他全身上下就看那对大眼就行。”王青记得当时有人这么和他说过。“别的不看,你就盯着他那双眼睛我保准你陷的死死的。”
王青最初也是被这双眼睛迷的失了魂。
“青哥。”听到陈秋实喊了一句,王青很快的收敛好情绪将头转了过去。
“干嘛?”
“你认识那么多学姐师妹的怎么不给宇哥介绍一下。”拍掉蔡照想要抱住自己的那只手,陈秋实开口道“话说宇哥到现在也没谈恋爱也太惨了吧。”
惨?王青听到这句话后冷笑一声,老子倒是认为这事简直是喜大普奔。
“其实我也不用青哥介绍……”说起这个话题的冯建宇忍不住笑出来,“得看缘分。”
“那王青缘分怎么样?”蔡照终于搂上了陈秋实的小腰,右手在上边恶作剧般的狠捏了一下,“你们俩认识时间都这么久了,没相处点些特别的感觉?”
“青哥?”冯建宇瞥了眼坐在那里一本正经的王青摆了摆手,“是个男人。”
所以说男人就不行吗?
王青觉得心脏就像是被什么抽了一下,喘不动气。
“男人怎么了,我和秋实不也都是男人。”大大方方的搂着怀里的人,蔡照看着王青的目光越发的可怜。都说对比产生美,确实,看着王青孤家寡人的样子,唔……蔡照心里确实挺美。
“那不一样。”冯建宇开玩笑般地推了推王青,“哥们我就问你一句,你要老子吗?”
“为什么不要?”王青看着冯建宇,内心传来的些许悸动倒是搞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颤。“我当然要。”


“看来我以后就算是找不到女朋友也有保障了。”冯建宇听到后笑着朝蔡照打了个响指,“都听到了吧,青哥是不是说要养我来着。”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王青嘴角抽了几下,你说你自己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是是是,都听到了。”陈秋实敷衍的应了几句,然后终于忍受不了蔡照在自己身上的煽风点火,两个人吃完后倒是齐刷刷的一起先告辞离开了。


就剩王青和冯建宇两个人的餐桌有点空。


“吃饱了吗?”冯建宇看了眼王青已经空了的碗,“我收拾下桌子。”


“我和你一起。”王青躲过冯建宇递过来的手,自己主动将空碗放到了水池,然后安安静静的开始洗碗。


虽然安安静静的洗碗没错,可是冯建宇还是感觉到不舒服。


毕竟,这貌似有些……太静了?


“你,还好吧?”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冯建宇干脆把这归咎于王青不想洗碗。装作可怜兮兮的凑到王青身边,冯建宇用手摁住王青的手,“你要是不想洗碗的话你至极把碗放在那里吧,我来洗就行。”


双手相碰的温度令王青僵了一下。即使不看冯建宇的样子,王青当然也知道这小子肯定是想歪了,“没事,我来弄就行。”


“那你没生气?”冯建宇紧盯着王青,“你不是因为而洗碗心情不好吧?”


我到底为什么要因为洗碗而心情不好啊?或许是早已经习惯了冯建宇对自己各种不靠谱的猜测,王青现在听到这种话倒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根本没生气。”


“那你为什么脸色这么差?”明显是一副不相信王青的样子,冯建宇抓住细节死死不松口,“我能看出你不高兴。”


“你很在意我高不高兴吗?”终于放下手中的碗,王青转过身盯着冯建宇,“我的情绪对你而言重要吗?”


“当然。”丝毫没有考虑的冯建宇点了下头,“你对我当然很重要。”


明明知道冯建宇所说的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可是王青还是被这句话搞得情绪有些波动。


“毕竟你是我关系最好的朋友。”


当然,如果冯建宇不加上这句话的话他心情会更好一点。


“……谢谢。”王青笑了笑,本想要伸出手去揉揉他的头发,但是看到自己手上的泡沫最后也只能摇摇头作罢。


两个人收拾完卫生后又聊了会天。王青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冯建宇看了眼窗外又看了看表,于是很干脆的留下他一起过夜。


王青倒也没拒绝,接过冯建宇递给自己的睡衣进了浴室。


出来的时候灯已经灭了。


王青双眼撇着冯建宇给自己收拾的卧室,双脚则是不由自主的往冯建宇那里拐。看着床上的人已经闭上了眼,王青干脆就直愣愣的坐在了床边。


冯建宇的睡相比自己想的要好。


盯着黑暗里十分安静的冯建宇,王青忍了忍,但没忍住。做贼心虚般的瞥了瞥黑暗的四周,他还是低下头悄悄地吻了一口冯建宇的唇。


王青你他妈还真怂。


自嘲般的骂了一句,王青感觉自己的心脏还是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身体有些燥热。王青莫名的有些心虚,感觉自己就像是亵渎了什么神圣东西的罪人。站起身又看了一会冯建宇,王青这才轻手轻脚的出了屋。


当然,他倒是没注意到冯建宇在黑暗中瞪大的双眼。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Dalin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