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黑粉和正主【上】

我明天一定把告白撸完……话说我真的感觉小帅和郭子俩人就唱吧这个梗能扯出点不少东西。而且真的超戳萌点><


 


 


 


陈秋实是蔡照的黑粉。


 


谁知道为什么,反正当陈秋实第一次在唱吧上听到蔡照那低音炮般的嗓音时,陈秋实就发现自己打心眼里特别讨厌他。


 


虽然他这讨厌的原因特别的无理取闹。


 


“你讨厌他干嘛还红着脸?”冯建宇狐疑的看着在自己旁边絮絮叨叨说着蔡照坏话的陈秋实,“我离你这么远都能感觉到你脸上的热气。”


 


“去你的。”陈秋实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明明是热的。”


 


“可是我们现在在滑冰场啊。”冯建宇伸出手握了握陈秋实的胳膊,“而且你身上都发冷。”


 


“……反正跟你说你也不懂。”甩掉冯建宇的手,陈秋实自己率先一扭一拐的往冰上走。


 


滑冰是个技术活。


 


小心翼翼的扶住旁边的墙壁,陈秋实迈着小步尽量直着身子在冰上溜。凭借着每分钟两步的速度,陈秋实成功的走完了两圈。怀着一股成功点燃奥林匹克火炬般的自豪感,陈秋实刚想转过头去嘲笑一下跟在自己身后的冯建宇,结果就看着人家被王青拉着双手开始小步向中间滑。


 


这对狗男男真是不要脸。


 


陈秋实腹诽了一句,然后继续认命的开始自我孤单的小踏步运动。其实按理来说,陈秋实这人平衡感不错。毕竟每次他走马路沿子上的小台阶时总能一步到尾走的特别顺。但是谁知道自己一到滑冰这里就栽。


 


离着墙远了一点,陈秋实尝试着开始滑。


 


想象很美好,陈秋实脑补着自己在冰面上优美动人的姿态,然后身子却在现实中毫不犹豫的以地面为参照物开始平面摔。


 


操,不带这么玩的。


 


陈秋实闭上眼,内心十分的不爽。看看,这就是差距。同样来滑冰,冯建宇就可以牵着自己家王青秀恩爱,而自己就在这里孤孤单单的平地摔。


 


我真的真的是十分的……


 


“嘿。”听到有人说话,陈秋实睁开眼就看到一戴着墨镜的人扎着小辫扶着自己,嘴角噙着笑,看样子就是他刚才一直扶着自己。“想什么呢?”


 


“没什么。”陈秋实动作有些不利索的站好,“谢谢。”


 


“我叫蔡照,王青的朋友。”伸出手,陈秋实这才发现蔡照的身高还挺高。估计肯定得到一米九了吧?陈秋实有些不满的扯扯嘴角,烦,明明一米八多的自己怎么跟这些人站一块就跟个小矮子似的。


 


“陈秋实。”伸出手和他握了握,陈秋实就满场子开始找冯建宇和王青。因为不敢大幅度的乱动,所以陈秋实也只能使了劲的把头开始三百六十度的全方位旋转。蔡照在一旁被陈秋实这幅样子给逗笑了。听见笑声的陈秋实略带疑惑的转头瞥了蔡照一眼,蔡照也知道自己的动静大了点,所以面上有些尴尬的低头搓了下鼻子,然后开口道,“他们俩已经去休息区了,要不要我扶你过去?”


 


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鞋,陈秋实又抬头看了看远处的休息区,最后估算了一下距离以及自己安全到达的成功率……陈秋实十分务实的点了点头。


 


“他们俩已经见到面了?”冯建宇看着俩人扶着过来有些兴奋的推了推王青,“你不是还想介绍两人认识?”


 


“什么叫我想。”王青伸过手搂住冯建宇,“是我上次和蔡照说我这边有个人老黑他,然后这小子就特别好奇想知道是谁,我就领他过来看看。”


 


“所以说……”冯建宇不知道该用什么样怜悯的神情来看陈秋实了,“这个蔡照和唱吧上那个是一个人?”


 


“嗯。”王青点点头,神情看起来有些愉悦。


 


“你说秋实要知道这个消息会怎么想?”冯建宇还是紧紧盯着二人,“特别是当他知道自己黑的正主正站在他面前。”


 


“爱怎么想怎么想。”王青将冯建宇的脸转到自己这边,“总之你就好好想我就行。”


 


四个人都坐下后陈秋实点了一杯西瓜汁。


 


“这西瓜汁一看就不是现榨的。”陈秋实喝了口后忍不住皱眉,“味道一点都不好。”


 


“你很喜欢吃西瓜?”蔡照坐在他旁边,右手翻着手机左手拿着墨镜,“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冰激凌店,里面西瓜味的冰淇淋特别好吃。”


 


“西瓜味的?”陈秋实听到这几个字后双眼一亮,“在哪里?”


 


“要不一起去吧。”王青听到后开口,“正好晚上也要一起吃饭不是。”


 


“行。”蔡照点点头,然后大家就全部将目光转向陈秋实。


 


“你们都盯着我干嘛?”或许是大家的目光实在太过火热,陈秋实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你喝完才能走啊。”冯建宇指了指杯子,“不喝吗?”


 


陈秋实想了想,然后一口喝掉了杯子里的果汁。


 


“你平常都玩些什么?”被王青推到蔡照车子上的陈秋实正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窗外,王青正抱着冯建宇上车。下意识的歪头,王青注意到陈秋实的表情后还特别得意的朝他比了个耶。陈秋实冲着王青翻了个白眼,然后转头看着蔡照发出疑问,“什么叫玩什么?”


 


“就是……平常爱干的事情啊。”蔡照想了想开口,“例如唱歌什么的。”


 


“啊,照你这说法的话我平常会玩玩唱吧。”陈秋实兴致冲冲的掏出手机,“粉丝有五万多了呢。”


 


“是吗?”蔡照瞥了眼陈秋实的账号,点了点头。


 


“那你呢?”陈秋实反问,“其实你的名字和唱吧上一人的名字一模一样。”


 


“和谁的名字一样?”蔡照微微低头隔着墨镜看了眼陈秋实,“感觉和我重名的好多啊。”


 


“就是这个人。”陈秋实掏出手机找出了蔡照的唱吧,“我真的特别讨厌他。”


 


“为什么啊?”蔡照听到后忍不住笑出来,“你又不认识人家,而且人家也没有惹你啊。”


 


“就是……烦。”陈秋实往椅背后面一靠,“哼,他的粉丝数还比我多。”


 


听着陈秋实类似于小孩子般的抱怨,蔡照没忍住开口打趣道,“我怎么觉得你是因为喜欢人家才整天黑他?”


 


“谁说我喜欢他啊!”陈秋实听到后就差跳起来反驳了,“我明明是一个尽职尽责的黑粉好吗?”


 


“没听过一句话吗。”蔡照趁着红灯的时候转头看向陈秋实,“爱到深处自然黑。”


 


“爱个屁。”陈秋实听到这句话后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你快好好开你的车吧。”


 


王青将冯建宇送回家后又陪着蔡照出去喝了一顿。


 


“见着你的黑粉什么感想?”王青看着正玩着手机的蔡照,“感受到你的人生有多无耻了?”


 


“挺好玩的。”说起陈秋实,蔡照的双眼倒是笑着眯了起来,“我刚才翻了翻,我发现我唱吧里面的每一首歌他都有认认真真的在听。”


 


“你怎么会知道他有在认真听?”王青皱了皱眉,“而且你现在的笑容简直猥琐。”


 


“要是他不认真听怎么会给我找出这么多错啊。”蔡照将手机扔给王青,“看看,每条评论都是二百多字的长评,而且他找的那些问题你要不是把原曲听个十遍八遍你都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王青看着手机嘴角下示意的抽动了几下,确实。陈秋实这人也够实在,首首曲子你都能在第一时间内发现他的评价。这应该已经不单单是一个黑粉所做的吧?王青抬头看了眼自己对面的笑的一脸满足的蔡照摇摇头。


 


 “诶,你去哪?”刚想调侃蔡照几句,王青就看着蔡照拿着手机往门外走。“你不再喝点?”


 


“喝个头啊。”蔡照将账单扔给王青,“老子赶着回去录唱吧。”


 


录唱吧就录唱吧,那你笑的一脸春心荡漾的样子干什么?王青叹了口气,然后就认命的跑去交钱。


 


擦 ,话说现在的媒人都这待遇吗?

评论 ( 7 )
热度 ( 30 )

© Dalin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