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黑粉和正主【中】

本来想说这篇文就上下两篇 结果发现还写不完……

我先更个中 下的话我尽量赶紧赶出来

话说我现在倒时差 基本上一天都没睡 亢奋的过头了……

上 

陈秋实回到家后洗了个澡。

头上盖了个毛巾,陈秋实坐到床上一边擦头发一边刷微博。还没干的头发开始湿漉漉的往下滴水,床单湿成了一整块。陈秋实倒是没在意,只不过把自己往旁边挪了挪。

“呦呵,唱吧更新了?”陈秋实刷了一会就看到蔡照的微博更新。唇角下意识的往上扯了扯,陈秋实点开了蔡照刚刚完成的南山南。

“他说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啧,这么言情的句子一看就是个矫情的男人,说不定这个人就是在家里一边化着妆一边修着指甲唱歌呢。陈秋实又紧接着脑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伪娘正躺在床上,在灯光下欣赏着他那贴着无数闪钻的指甲然后默默微笑的样子。

靠,真他妈恶心。

……

其实,这首歌唱得不错啊。

陈秋实听完一遍后有些不自然的揉了揉眼睛。不对不对,自己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肯定是自己太困的原因。陈秋实甩甩脑袋,将身子转了个身,然后趴在床单上又听了一遍。

怎么还不评论?

另一边,蔡照也坐在床上等陈秋实的回复。说真的,这首南山南是自己一朋友帮他特意录制的。就冲着音准而言,蔡照不相信陈秋实能找出任何问题。当然,自然是自制,有一些细节也经过了特殊的调整。虽然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但是刚看着那评论和转发数量的上升,蔡照也有些好奇陈秋实能说出些什么。

自己用这么兴奋的心态来等待别人评价自己的缺点总感觉有点病态啊。

蔡照点了根烟,然后慢慢悠悠的往手机上吐着气。

被自己头压着的那块床单湿的时候,陈秋实起身下床去抽了张纸。擦擦眼角,陈秋实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神经病。

你看,我还能听这首歌听哭了。不对,陈秋实内心反驳,谁说我是听这首歌听得,明明就是因为头发没干。

我同意你。

陈秋实转头看向自己擦完头发扔到一边的毛巾,就好像自己真的能从那块毛巾上面研究出点什么似的。

十二个相机看的蔡照有点楞。

自己记得当时曾经听过陈秋实说过,他的粉丝根本不需要给他送那些需要付钱的礼物。毕竟,唱吧收到这些礼物又不给自己钱。

那现在这算什么?

蔡照没想太多,他也不敢想太多。反正,当自己看着陈秋实用着自己的头像在自己的歌曲底下不声不响的扔了十二个相机,蔡照只觉得自己特高兴。

高兴到心都酥了的那种。

“喂,我说你小子今天怎么那么颓废?”冯建宇坐到陈秋实旁边,“你平常也不是这样的啊。”

“我买了十二个相机。”陈秋实依旧低着头,“十二个。”

“我靠,你脑子有病吧?买那么多相机干嘛!”冯建宇听到这句话后“噌”的一下从他旁边跳了起来,“诶,不过你既然买了十二个你顺便送我个?”

“不是真的相机。”陈秋实听到这句话后终于赏脸的抬头看了一眼冯建宇,“唱吧上的那个相机,假的。”

“哦,唱吧上的那个相机啊……”冯建宇念了一句,刚刚想坐到地上结果又想是想到什么的又跳起来,“那他妈的更证明你脑子有病啊!”

“我还都把它送给了蔡照。”陈秋实又把头低了下去,“整整十二个相机啊……”

蔡照?本来刚想指着陈秋实脑袋说他败家子的冯建宇,像是条件反射性的在听到这两个字后立马消停了下来。“呦呵,你小子不是人家的黑粉吗,怎么突然做了件那么脑残粉的事情?”

怎么做的?陈秋实听到后白了一眼冯建宇,“买相机,点付款然后最后来个赠送。”

“擦,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冯建宇用他自己那双大眼狠狠瞪了一下陈秋实,“不过,你小子到底为什么那么喜欢黑他?”

“我不知道。”陈秋实回答的时候看起来有些不耐烦,“我是真的不知道。”

照例是每天晚上必刷的微博,陈秋实虽然心里总对自己给蔡照送的十二个相机膈应的慌,但是后来想到人家蔡照也不一定能注意到自己这个小透明。再说了,就算是注意到又能怎么样?难不成他还能特地过来找自己揍一顿?

经过一番心理建设,陈秋实倒也觉得心理压力减轻了不少。所以当他看到蔡照在微博上给自己发了私信后,陈秋实忍了半天才没把自己的手机扔到地上。

“嘿。”蔡照盯着自己发过去的那个嘿字越看越不满意,越看越后悔。明明自己想的是一定要以一种十分酷帅狂霸拽的形象出场,但谁知道一开口就是这么个东西。

一个嘿。

蔡照皱着眉,这小子还会回自己吗?

蔡照蔡照蔡照。

陈秋实盯着那微博研究了好久,再确认这真的是和唱吧上那蔡照是同一个人后陈秋实盯着那一个“嘿”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他应该不会是来找自己兴师问罪的吧?陈秋实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回什么。不过话说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微博的?难不成是去看自己的唱吧?可是他为什么要看自己的唱吧?就因为自己送给他的那十二个相机?不对,如果只是相机也不至于吧……

那看来就是因为自己之前对他的那些评价了。

想到这个,陈秋实发现自己之前做的那些心理建设完全就是放屁。只不过就是对着手机,陈秋实都觉得自己心里发颤,恨不得立马扔下东西就跑。不对,等下,自己为什么要跑,我不是在家自己家吗!

靠靠靠,自己什么时候怂成这个样子了?

想到这,陈秋实握了握拳头,毫不犹豫的以一种十分悲壮的心情沉着冷静的打了“干嘛”二字上去。

“谢谢你送的相机。”蔡照的回复比陈秋实预想的快。看着这十分正常的几个字,陈秋实想了好久终于较为肯定的给他回复了个“不谢。”

“看微博你也是B市人?”想着陈秋实那有些毛躁的性格,蔡照再看看这貌似有些高冷的回复,有些忍不住笑出来。

“是。”

“那一起出来见一面吧?”蔡照干脆直接邀请陈秋实,“正好见见我的粉丝。”

粉你个头啊粉,谁告诉你我是你粉丝了啊。

“算了吧。”陈秋实想了想回复,“我最近要出去,所以不大方便。”

要出去?蔡照看到这句话后干脆直接发了个短信给王青。再确定陈秋实百分之百是在蒙自己后,蔡照忍不住磨了磨牙。

这小子到底在怕什么啊。

“啊,那也没事。反正我家住的也比较偏,你就说你坐火车还是飞机吧?我到时候直接去火车站或者机场找你。”

这是个神经病吧!陈秋实张着嘴看着蔡照给自己的回复。这人不会是觉得自己车里的汽油太多所以干脆跑着玩玩吧?诶,等下,也没说这人会有车啊。说不定他就是个又丑又穷的屌丝呢。陈秋实想着想着就有些脱线,直到蔡照忍不住又打了个问号上来,陈秋实这才慢慢悠悠的回复到“不用。”

“……既然你这么想跟我见面的话,要不咱就明天去家咖啡馆见一面吧?”想通了的陈秋实干脆自己发出邀请,“早上十点半,来不来?”

这小子怎么突然又让自己去了?蔡照盯着陈秋实发来的消息半天没缓过神。不过,既然是他约自己见面,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啊。蔡照双眼眯了眯,然后回了个“行”过去。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Dalin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