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黑粉和正主【下】

拖了好久啊……快开学了 我先把这个坑填了 剩下的慢慢来quq

上     中 

 

“你神经病啊!”冯建宇半夜被陈秋实的电话吵起来后就有些毛躁,结果再等到陈秋实说要自己明天假扮他去见网友的时候冯建宇感觉整个人都快炸了。

“就一次!”陈秋实丝毫不管冯建宇那明显火了的语气,“你去这一次我请你吃一个月的午饭!”

一个月的午饭?冯建宇听到后眼珠下意识的转了一圈,“每顿的平均消费多少?”

“20。”陈秋实刚脱口就听到冯建宇那边似乎要准备挂电话,于是陈秋实忍不住又开始喊,“25!25!25怎么样!”

“50。”冯建宇想都没想的开口,“要不然我就挂电话。”

“我擦,咱还是不是兄弟了!”陈秋实咬着牙往上加价,“30!不能在加了!”

“35。”冯建宇往上提了五块钱,“不能低于这个数。”

“……行。”陈秋实咬着牙应了下来,但是很快又像是为了不输面子般的吼了一句,“您老千万不能给我演砸了啊!”

“那哪能。”冯建宇十分自信的打了个哈欠,“别忘了,我是专业的。”

……

但是谁说是专业的就不能有意外呢?

冯建宇端起咖啡杯,恨不得将自己的整个脸都埋在杯子里不出来。

“他人呢?”蔡照推了推自己的墨镜,“他把你叫过来干嘛?”

把我叫过来是因为他不想见你,而我之所以过来是因为我的午饭在他那里。

可是这种话能说吗?不能,所以冯建宇在听到这句话后又忍不住把自己往杯子里缩了缩,但心里却是将陈秋实那不靠谱的骂了个狗血淋头。

靠,为什么你偏偏在今天就给我迟到?!

“大宇,你已经到咖啡馆了吗?”陈秋实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还躺在床上没起来,“我刚刚醒。”

“陈秋实的电话?”蔡照没出声,但是冯建宇那一双大眼盯着蔡照的嘴愣是把这句话读出来了。点了点头,蔡照指挥着冯建宇将电话放到桌子上开了免提。

“你怎么才醒啊!”冯建宇的声音不大,但是满满的抱怨之情倒是令陈秋实听了个清楚。有些紧张的咳嗽的几声,陈秋实不自觉得压低了嗓音,“不是,你不会已经见到蔡照了吧?”

“……还没。”看着蔡照在那边摆摆手,冯建宇也只能硬是挤出个否定回答。“你到底什么时候到?”

“我快了。”听见冯建宇说蔡照还没到,陈秋实倒是一下子松了口气,“我早就起了,但就是一直堵路上了。”

“得了吧,你家离这咖啡馆这么近你还能堵路上?”冯建宇听到这句话后毫不犹豫地就拆穿了陈秋实,“我说,你小子不会是在家打扮了一会吧?”

“你才打扮了好嘛!我为什么要打扮!我我我打扮给谁看啊!”陈秋实盯着自己刚穿上的新衣服忍不住反驳,“我就是墨迹了一会!”

“我记得你上次背着我们偷偷打扮的时候也是拿着这个借口说的。”冯建宇转头看向玻璃窗外举着手机的陈秋实,“你就承认吧。”

确实是有打扮。

蔡照的目光在墨镜的遮挡下,肆无忌惮的冲着陈秋实从上到下的扫视了一番。比起第一次和他的见面,这次的陈秋实很明显的给自己的头发打了发蜡,然后还仔仔细细的配出了一整套衣服。加上本来人就长得好,所以第一眼看上去还真的有种被惊艳到的感觉。

当然,如果能没加上陈秋实在被冯建宇扣掉电话后那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这种惊艳的感觉应该会更长一点。

“嘿。”陈秋实走进咖啡厅的时候就看到冯建宇坐在位置上和自己摆手。重新整理了一下发型走过去,陈秋实就看到冯建宇对面坐着个人。戴着墨镜,头发在脑后被绑了个小辫。身上的衣服虽然看起来有点怪异,但是经过那人的认真搭配看起来倒也顺眼。而耳朵上那枚圆形的耳钉,明明单看就会让人觉得很突兀,可偏偏在他身上你还真就挑不出什么刺来。

特别是当自己走过去的时候,那人也跟着冯建宇站了起来,看比冯建宇高了那一大块的距离,陈秋实扯扯嘴角,这起码也得有一米九多了。

话说最近自己身边怎么这么多一米九多的汉子?上次那蔡照也是……

等下,蔡照?

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的陈秋实快步走到了冯建宇那边,再三确认自己对面站着的就是那个蔡照后陈秋实愣了好久都没反应过来。

“你还记得我吗?我们俩曾经见过面。”蔡照在一旁微笑看着陈秋实,“我就是那个蔡照。”

……

“嗯。”陈秋实沉默好久才点了下头,然后一手拉住身旁的冯建宇,一手朝着蔡照摆了摆来了句“后会无期。”接着,就准备一个箭步跑出这家咖啡馆。

当然,这个动作毫无意外的被冯建宇和蔡照堵住了。

“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兄弟了啊?”趁着蔡照去买东西的时候,陈秋实又想跑,可是冯建宇却在一旁彻底拦住了陈秋实的路。觉得内心遭到了背叛的陈秋实特别痛心疾首的戳着冯建宇的胳膊,“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就别演了行吗?”冯建宇把陈秋实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打掉,“人家明明也没对你怎么样。”

“说不定他是打算攒着一块到后面整我呢?你们怎么都不告诉我他就是那个蔡照啊!我靠,当时我还和他做了一辆车,现在想想我简直都有生命危险的好吗?!”陈秋实拿着抱枕蒙到头上,“天哪,我真是交友不慎……”

“和谁交友不慎?”刚刚拿着饮料回来的蔡照听到陈秋实这句话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但是在看到冯建宇的表情后瞬间明了,“我也不知道你喝什么,所以给你点了杯西瓜汁。”

“嗯?”听到西瓜两字的陈秋实立马把抱枕从眼前拿下来,而举着杯子打量蔡照的时候内心也不自觉得有点失望。

既不是伪娘又不是秃顶,看他浑身上下的那一身肯定也不是个穷屌丝……所以我说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陈秋实叹了口气,内心则忍不住跑去个阴暗角落画圈圈。

“对了,这次见面我还没谢谢你。”蔡照看陈秋实又不知道跑去那里发呆的样子终于开了口,“我之前的所有作品你都有好好听啊。”

“不谢。”陈秋实看着蔡照扯扯嘴角,但是内心却不自觉地有些欣喜,他是不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黑粉这件事? 

“我也听了几首你的作品,唱的不错。而且我自己也建了个包房,平常在里面唱唱歌,你要不要也一起进来?”蔡照举起手机,“你也可以在里面给你的粉丝唱。”

“不用了。”下意识就想要回绝的陈秋实摆摆手,“我的粉丝又没你的多,而且那明明是你自己唱歌的地方。”

怎么还惦记着粉丝数量的事儿呢?蔡照听到这里差点没憋住笑,“得了吧,咱俩粉丝数量一直都差不多。而且人越多包房里越热闹嘛。”

“不是,你每次进包房的时候本来网就不好,人越多你被卡出去的几率不会越大吗?”陈秋实放下杯子,“所以你还是就别折腾了。”

“原来我每次去包房的时候你都听啊?”听到陈秋实的回答后,蔡照很明显的抓了个别的重点。意味深长的朝着陈秋实一瞥,蔡照无端的心情好了很多。“现在的黑粉还真不容易,盯着正主还真是全方位的。”

我他妈怎么又把自己带坑里去了?而且他还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黑粉的事实?陈秋实叹了口气,然后把自己又往那边正在往手机的冯建宇那里缩了缩,躲着不去看蔡照的眼睛。冯建宇看着往自己这边躲得陈秋实想了想,又瞥了眼那边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蔡照,最后看到了王青给自己发的微信。眼珠子转了转,冯建宇最后十分干脆的朝着陈秋实笑了下,然后就起身告了个别。

我靠,这就走了?

目瞪口呆的盯着冯建宇走出去的背影,陈秋实瞬间变得更没有安全感。几口喝掉杯子里的果汁,陈秋实立马也站起来打算跟着冯建宇一起走。

“诶,你去哪?”拽住陈秋实的胳膊,蔡照还没来得及感慨这胳膊的细度,自己就被陈秋实的大幅度动作吓了一跳。看着桌子上的咖啡被陈秋实一下子撒到自己的裤子上,蔡照和陈秋实彼此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都呆了好久。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知道自己闯了祸的陈秋实低着头,“我以后保证不在黑你而且次次都给你好评给你送礼物行吗?”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怕我啊?”正擦着自己裤子的蔡照真的被陈秋实逗笑了,“你平常黑我黑的不是挺好的?我也没见你这么怂啊,陈从心。”

“那不是不认识你嘛!”陈秋实皱着眉头,“不过为什么叫我陈从心啊?”话刚出口,陈秋实突然瞬间就明白了。朝着蔡照瞪了下眼,陈秋实把身子又依回到座位上,“我现在认识你后保证不会在做这样的事情了。”

“其实我觉得你做不做都无所谓。”蔡照慢悠悠的开口,“毕竟还是那句话,爱到深处自然黑嘛。”

……

陈秋实和蔡照在一起的时候被两人的粉丝称作“唱吧夫夫”。而且,俩人经常会聚在蔡照的那个唱吧包房里一起唱歌。

有一次陈秋实上唱吧包房的时候,突然一时兴起的给粉丝们讲了一段自己当蔡照黑粉的故事。“其实当时说真的,我觉得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我每天听他歌曲然后费尽心思找错的时候。”陈秋实坐在床上拿着耳机开口,“所以要是我们俩一直没认识的话估计我现在都成蔡照黑粉的领导人了吧?”

“哎哎哎,什么叫我正在毫无底线的秀恩爱?我明明说的很认真的好吧?”陈秋实看着底下全部刷着“秀恩爱”的留言反驳,“虽然我现在用的是蔡照的号没错,可是我真的在很认真的跟你们讲述我作为黑粉的心路历程好吗?”

“你怎么又在给别人讲述你暗恋我的故事?”蔡照洗完澡出来就看到陈秋实拿着自己的手机举着耳机听筒倒在床上,“我真不懂你怎么这么喜欢和别人说这段。”

“等下,什么叫做我暗恋你?”陈秋实搁下手机,“明明是你和我告的白好不好!”

“告白的顺序不等于誰先喜欢上谁的顺序啊。”蔡照伸手搂住陈秋实,“再说,我要不先开口的话,凭你那性子你什么时候才会开口?”

“可那也不是说我就是一直暗……”陈秋实的话说到一半就被蔡照堵住了,“行了,不管你之前到底是不是喜欢我,总之现在咱俩喜欢彼此就好。”

喜欢彼此就好。

陈秋实点了点头,然后选了个舒服的姿势倒在蔡照的怀里。

不过,或许自己应该真的不能否认之前的自己作为一个黑粉的开端是因为自己作为一个小粉丝的崇拜和佩服吧?

当然,还有喜欢。

 

FIN.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