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獒蟒】Aurora Borealis 极光

獒蟒 一发完 HE

ooc 带私设

这里阿D 

祝愉

 

许昕和张继科分手的时候两个人坐在家对面的马路牙子上抽完一整根烟。

两个人并肩坐着,一人一口,全部都是小口抿着吸。吐出的烟雾几乎都是散的,然后被吹过来的风刮了个干净。

许昕坐在人旁边看着这一幕开始笑,笑着笑着他顺便伸手拍掉了张继科手中已经快烧着掌心的烟头,他站起来拍拍了自己的裤子,然后拿起行李说我走了。

你得去哪?

张继科张了张嘴,但是嗓子里像是卡着什么铅块似的,声带连震动起来都难。

再见。

许昕领着箱子冲人摆摆手,紧接着他转身沿着公路向下往地铁站走。

然后,两个人就用一句再见开始三年不见的时光。

 

 

说来也巧,分手后许昕呆的杂志社正好筹备着出个关于旅游的新杂志系列。前三期准备的都是挺小资的欧洲,许昕则是恰好因为表现优异因此就被公司指派着跟着他们的笔者去了欧洲。作为随行的摄影,许昕每天的日子就是拿着自己的单反跟着笔者和导游四处拍照。虽然离家远,语言也不怎么灵光,可是好歹自己看过的景也让他觉得值了。更何况,因为这杂志卖的销量好,所以公司直接在欧洲开始了一个系列的旅游志,不仅工资给的高,随行一切花销还给大方的报销了。因此许昕他们也就乐呵呵的一边旅游一边拍照呆了三年。

从赛普勒斯乘着小船一路向北,沿着乌克兰慢悠悠的逛到奥地利,欣赏欣赏英国绅士骨子里的自傲和德国男人自带的严谨,意大利那充满着热情的浪漫配上甜点和咖啡,以及顺带去趟法国葡萄酒庄园品尝一下那尘封的顶级红酒,许昕觉得这日子挺不错的。再加上现在视频软件这么普及,每周和爸妈朋友聊个几个小时都不算什么难事。

当然,除了张继科。

自从俩人分手后,这个曾经的置顶现在在微信里的作用似乎就是点赞。不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甚至于时差隔了多久,总之第一个点赞的永远是张继科。

你这手速可以啊。

翻了翻自己的手机,许昕轻笑一声锁了屏。

 

 

这趟旅行的最后一站是冰岛。

要去冰岛的话那当然得赶着去看极光,所以大家也就把呆在英国的时间放长了点,多写了几个关于英国美食和建筑的专栏。虽然再吃的这方面许昕并不敢苟同,但建筑这方面还真是挺美的。等到了十一月左右的时候,一行人便收拾好了东西乘着船往冰岛走。

这个时候来虽然极光很美,但是要等到那种效果特别好的极光大爆发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再加上这时候风雪多路不好走,于是在这最后的一段旅程里,大家也就给自己放了个假,住在冰岛开始了自由活动。

许昕倒也乐得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溜达到街上买点水果吃点东西。直到某天他们接到通知说会有五级左右的极光,大家这才集合一起去了最北部。

结果撞了个大运,他们碰上了个九级的极光。

那是场只能在深夜爆发的绚烂场面,一丝一丝的极光射线跳动着,绿粉红三种颜色不断交织在苍穹之中燃烧,炸裂。天空如同被铺设好的舞台,没有定性的场景让极光表演,因此那种从心灵上引发的震撼激的所有人都失了神。

除了一直狂摁下拍摄键的许昕。

然后,像是下意识般的,许昕顺手就把这些照片发给了张继科。

 

张继科收到照片的时候手抖了抖。

许昕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在摄影界小有名气了,拍照好人又帅,所以来找他约片的人一直不少。

尤其是姑娘。

因此那些笑容灿烂满脸春光的姑娘成了张继科的心头刺。

“今天又给谁拍照了?”回到家后看着缩在沙发上抱着电脑修图的许昕,张继科看起来一脸的无所谓,但内心里纠结着的小心思还是在脸上露出了点不满。许昕瞥了他一眼,然后笑着摇摇头把人的手机拿回来跟相机搞了个互传,因此从此之后许昕拍的什么照片张继科都能看到。

他说,张大公子这样您满意吗?

然后张继科说我更满意的是未来你都只拍我。

许昕翻个白眼说那他还能挣着钱?

张继科说我不比钱更值钱?

再然后的然后,许昕就踹了一脚张继科的屁股然后进了现在的杂志社。

不拍人了,拍景。

 

 

 “真好看。”

或许是因为这三年来第一次和许昕联系,张继科语音发过去的时候嗓音又干又哑,像是好几天没喝水似的。张继科发过去后就开始后悔,犹犹豫豫想了半天倒是没撤回。

“确实太震撼了。”

许昕语音发过来的时候有点气喘吁吁的,然后带着那种令张继科熟悉到不行的激动声音开口,“讲真,你真的应该过来看看。”

这激动的声音张继科听到过两次,一次是他给许昕告白的时候,另一次就是现在。

“一个人去看太孤独了点。”

张继科这句话说完就看着对面过了半天没回消息,抿抿嘴,张继科又发了一条,“你什么时候回来?”

“大后天的飞机,到时候先到帝都然后再回去。”这条倒是回的挺快,张继科打开电脑订了张飞往帝都的机票然后给许昕回了四个字。

“我去接你。”

 

其实现在想想自己为何要和张继科分手许昕倒是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能是两个人认识实在是太久了,一个大院长大的,小学初中高中甚至于大学都在一块。许昕还记得曾经有姑娘想追张继科来着,结果张继科连理都不理架着自己的肩膀就走了。

后来拒绝的多了,倒是没人来追张继科了。反倒是自己,桃花运明显多了起来。跟在自己后面的几个小姑娘长得都不错,学习也都挺好因此许昕当时还有点动心的问张继科说选择谁比较好。

结果张继科的回答则是干脆利落的吻上去。

因此,压根就没谈过恋爱的许昕倒是被张继科拽着朝着另一条路头也不回的狂奔了过去。至于家里人,或许因为俩人从小就粘的太紧反而养成了一种俩人不在一起好像都不对的错觉。因此,张继科和许昕在一起的时候顺利到什么阻力都没有,连毕业后在一起租的房子都是特完美划算的那种。

但也可能正是因为这种太过顺利的生活反而催生出了更多可能应该在争吵中解决掉的问题。

其实在分手的前几天,许昕和张继科基本连话都没怎么说过。

不是因为不喜欢或者不爱彼此了,只是,没有那种应该在一起的感觉了。

甚至于,双方都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在一起,是真正的喜欢还是因为相识太久而产生了错误的依赖感?

于是许昕给自己和张继科都放了个假,然后花了三年时间去思考了一下人生。

 

飞机是凌晨到的帝都。

张继科没问许昕几点到,许昕也没主动说。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许昕提着箱子刚过了安检就看见张继科在那边冲着自己招了招手。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许昕拉着箱子朝着人走了过去。

三年不见这人其实没什么变化。

“瘦了不少。”张继科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拉人的箱子,但看着许昕往后一撤的样子又把手收了回来,“走吧,我叫了车一起去酒店,机票买的后天的。”

“好。”点点头,许昕也没墨迹就跟着人上了出租车。然后等到了酒店看着张继科面无表情的拿着一张房卡往套间走。

“我就订了一间,两张床。”

似乎是看明白许昕想说什么,张继科提前举着房卡晃了晃,“都这么累了,先睡一觉吧。”

 

 

许昕一睡就睡了一天中的三分之二。

晚上七八点醒的时候张继科把买来的饭递给了人,然后自己去洗了个澡。穿着浴衣出来后就看见许昕咬着筷子开始翻照片。叹口气把人相机拿远,张继科揉揉人头说你好好吃饭。

“我问你个事儿呗。”放下筷子,许昕把饭放到旁边的桌子上,然后他盘起腿坐到人对面,“你这三年过得怎么样?”

“还好吧。”张继科笑了一声耸耸肩,“反正,没你过得精彩就是了。”

“我的精彩吗?”

“起码我很喜欢你在第三期杂志上给摩洛哥拍的那几张照片。”

“其实我最喜欢第八期的那张拱门墙的。”

“我不喜欢,美女太多看的糟心。”

……

许昕沉默了,可偏偏对面那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还真没法反驳什么。让人把笔记本给拿过来,许昕挑出那几张自己刚刚修完图的极光照片给人看,“不过,我觉得应该没什么能超过这个了。”

“确实很震撼。”张继科坐到人旁边,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往下滴水,“我都觉得我应该去一次。”

“去呗。”许昕转头盯着人的侧颜,“又不是去不起。”

“所以,你想什么时候去?”张继科感受到人的目光后干脆同人一样直视着人,“我觉得,我们可以提前准备一下。”

“怎么又问开我了,我不是还没说要和你一起——”

“许昕。”

张继科没等人说完就打断了人的话,他向前将人拥在怀里,用着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开了口,“我想你了。”

 

 

我想你了。

仅仅四个字,似乎就将那三年来无法言明的相思之苦研磨成粉末碾压成汁水压缩成一起倒了出来。不是因为不想而不联系,只是因为太想而不联系。张继科又将怀里的人搂紧了些,每当差点忍不住想买机票去找人的时候他都因为想到这一拥抱而停了下来。

他知道许昕需要时间,所以他给。

但是也因为太想,所以他干脆订着杂志想象着这是自己和许昕一起去的旅行。记住每一张他拍的照片的地点和时间,计算着自己和他相离的距离,这似乎成了张继科每晚的娱乐。

他在和许昕分手的一年里思考明白了两人的问题在哪,所以他相信,三年也足够让许昕想明白。

哪怕这时间长到令人发疯。

好在,他起码终于等到了人。

 

“张继科。”

沉默了一会,许昕吸了口气然后推了推人,“明天我想到了后应该先回趟家。”

“哪个家?”

“咱俩那个。”

 “好。”

 

FIN

评论(1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