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獒蟒】жизнь 生活

獒蟒 ooc 一发完系列

私设 特工狗哥x雇佣兵蟒 对立方设定 

有参考谍影重重系列和丹布朗地狱中雇佣兵设定

开放式结局

这里阿D 祝愉

 

“后悔吗?”

伏尔加湖畔的行人匆匆忙忙经过,正在草地上啄食的白鸽因被人群惊起而伴着夕阳的余辉甩动翅膀升空。湖水的波纹依旧在轻轻摇摆,巨大的豪华游艇正亮着舷灯不紧不慢的从雅罗斯拉夫尔港口穿过阿斯特拉罕港。而如果你仔细聆听,似乎还能从人群的嬉笑声中隐隐约约听见游艇上Lube乐队的那首“Kombat”。

战斗民族的浪漫情节还真是闷骚到内敛。

张继科嘴角一勾,然后他坐在椅子上微微后靠,神情略有些疲劳的开口,声音轻的听起来就像是呢喃,“我不会对自己做的任何一件事后悔。”

“哪怕关于他?”

 

“对。”

 

 

1.

张继科从伏尔加湖畔走到自己租的房子大概花了不到十五分钟。

一月份的俄罗斯基本气温都在零度以下。张继科把自己的帽子重新正了正,然后双手紧紧插进大衣一步步的踏着雪往回走。咯吱咯吱的,脚底下的每一步都使雪变成了冰,然后又成冰一点点碾压到消失。

步子走的很稳很静,但张继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又走了几步,他这才想起来原来是因为自己旁边太安静了有些不习惯。

有意思。

张继科想,自己当年气到直接用雪往人嘴里塞得时候可没想到这一幕。

 

 

“卧槽张继科我牙快冻下来了!”

眯着眼,张继科突然忆起了当时和自己一起往回走的许昕蹦跳着斥责他的样子。尤其是许昕特意买的那件红色的羽绒服,上面点缀着黑点,看起来就跟个红壤大西瓜似的。

“你懂什么,冬天穿红色暖和好吧。”

许昕对于张继科吐槽他的审美一脸不服气。明明这里的冬天冷到不行,哈出的气都要跟结冰一样。可是许昕却依旧堵不住嘴,要不跟人开始念叨说这次的任务多无聊,要不就跟人念叨这里的姑娘多漂亮。最后张继科实在是觉得聒耳的受不了,于是他顺了一手树上的雪,捻成个球就往人的嘴里塞。

“你有病啊张继科!”

当时俩人回到酒店的时候许昕就二话没说的冲进洗手间开始刷牙,同时还得用热水漱好几遍口。张继科心里也没愧疚感,反正就坐在椅子上任人拿着牙刷一口牙膏的对着自己骂骂咧咧。等到这许大爷好不容易折腾完后,他便把武器包扔给了人。

“干活。”

他说,然后他盯着许昕那双细白的双手在迅速组装好G36步枪冲他竖起中指。

任务结束后我就换组。

张继科记得许昕曾经这么吆喝过,结果他等了好几个月,最后出现在他身边的人依旧还是许昕这个二愣子。

“我这不是怕你太想我所以没忍心跟上头说调吗?”当时许昕还乐呵呵的拿着柯尔特M 1911往腰间塞,“所以,别太感谢我,我这人就是心灵美。”

 

 

心灵美。

张继科念叨着这三个字笑的有些恍惚,他拿着钥匙想把门打开,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抖的就是对不准锁芯。

 

 

2.

张继科再加入雇佣兵之前本身就是名特工。

在加入情报局的时候张继科一直没任务,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本以为是自己不受重视,结果等到张继科接到任务后这才意识到自己就是因为太重视才被上头藏了身份。

这局,早就埋了好几年了。

“所以我只需要摧毁它们的资料库就可以了是吗?”

看着屏幕上对于这个雇佣兵的介绍,张继科挺直腰板面无表情的再一次开口确定自己的任务。

“不仅仅是资料库——”

那个光头总局长拿着笔轻敲了敲桌面,“我希望到时候任务报告上的幸存人数总结是零。”

零。

点了点头,张继科在第二天就拿到了自己的新身份和面试雇佣兵的通知。虽然他也很奇怪为何一个私营雇佣兵组织能受到上头这么大的重视,但是自己本身军人的身份早就明示了他只需要执行。

 

 

凭着良好履历和过硬功夫,张继科被这组织录取的过程极为顺利。跟在马龙身后朝着基地走去,张继科还没开口就看着一小子拿着把刀子冲着自己的脑门冲了过来。

下意识的,张继科便一个伸腿将人绊倒,而那人也明显是个练家子,右胳膊一个屈撑身子一弓左手的刀子就冲着自己划过来。张继科浑身的肌肉在那时迅速绷紧,本来是压着人腿,但是在受到攻击后就直接后缩朝人踹了过去。

“许昕!”

马龙的声音开口的很及时,起码让人在半道堪堪停下。

“你给我等着!”

张继科看着许昕冲着自己身后的方向指了指,他转过头,虽然没看见什么但是很明显有个身影快速的跑了过去。紧接着张继科扭过头便看到许昕表情很不爽的放了个狠话,然后在马龙瞪向他的目光中又闭上了嘴。

“张继科。”

或许是许昕那打量的目光实在太赤裸裸,张继科终于没忍住率先上前做了个自我介绍。许昕一开始只是继续盯着自己愣神,后来直到那边马龙推了一把后才缓过神的对着张继科伸出手,“许昕。”

 

 

3.

张继科刚加入组织的时候其实并不怎么想和许昕靠在一起。

原因无他,这人实在太闹腾。按照张继科的印象,这种天天活在打打杀杀环境里的人性格一般会沉稳的多,可惜许昕还真是个另类。每天晃晃悠悠咧着嘴到处晃荡,哪怕身上负了伤也绝对不会影响他对于食堂做什么的热情。

“这玩意不能吃。”

张继科还记得当时他到食堂盛了一勺焗豆子的时候许昕左胳膊打着石膏凑过来的样子。

“这东西绝对是这里面最难吃的菜之一。”

张继科当时没说话,他当做听不见许昕说话的样子用勺子盛了一勺塞进了嘴里,然后他抿嘴表情扭曲了一下。许昕拖了把椅子坐到他对面翻了个白眼,一副我早就告诉过你的样子。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豆子,张继科刚盛了口汤就被那刺激的胡椒味逼得喷了出来。

“哦,忘了告诉你了,这汤就是最难吃的菜之二。”

看着许昕那一副笑眯眯冲着自己笑的样子,张继科在心里默念了十几遍不跟病号打架这才冷静下来。

“你尝尝这个。”

本来正犹豫着要不要把饭扔掉的张继科突然听见许昕开了口,他抬头看着重新打了份饭坐到自己面前的许昕皱了皱眉,然后伸手挡住了想要和他换饭的许昕。

“这里面不让浪费的。”

许昕右手又扯了扯盘子,他左胳膊上的石膏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搞得张继科有些眼晕。

“所以看在你是新人的份上这次我帮帮你,下次记得别作死了。”

可能是看在许昕态度十分诚恳的份上,张继科移开手让人拿走了自己的饭。瞥了眼许昕给自己打来的菜,张继科拿着筷子塞了口茄子嚼了几下。最后便一声不吭的吃完了人给自己打的饭。

再后来,张继科去食堂也仅固定于此菜单。

 

 

大概呆了两三个月后,张继科也渐渐弄明白了上头为什么对这个组织抱有这么大的敌意。

毕竟,当一个私人组织牵扯上了各种财团和政府官员后,这些事情就会跟泥潭一样让他们越陷越深,捆的越来越紧。哪怕后来有意脱身,也会被其中各种各样的关系网缠住。从一开始仅仅是被要求通过制造假象而替这些富翁或者官员保留权利和钱财,再到最后变成不顾一切不惜代价的杀人灭口。仇家越来越多,退路越来越窄,张继科只能冷眼瞧着基地中越来越多的武器装备以及不断上升的伤亡人数,然后静静地开始准备他和许昕的第一次任务——干掉某个不知道牵扯到什么核心秘密的倒霉情报员。

“是第一次杀人吗?”

当时,许昕和张继科开口的时候俩人正趴在大厦的最高处用着M99狙击步枪瞄准着对面那位在屋子里坐立不安的弱鸡眼镜男。

“不是。”

张继科瞥了他一眼,自己耳机里嗞啦嗞啦的信号杂音听得人耳膜疼。许昕听到张继科的回答后在一旁诺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他戴上手套鼓起腮帮子深吸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杀人都搞得和第一次一样。”

“嗯?”

“就是,不舒服。”

许昕说到这的时候皱着眉歪了歪头,好像有些想不明白。但很快,他就在耳机里的提示音中恢复了状态。神情渐渐变得锋利尖锐起来,许昕看着那个弱鸡眼镜男颤抖着拿着手机走到窗口,然后干脆利落的瞄准射击让张继科在一旁只能看着那人伴着玻璃破碎而倒下的身影。

“许昕。”

呆了几秒的张继科转过头看着人抿了抿嘴,“你平常带的眼镜有度数吗?”

“有啊。”

“但是你刚才射击的准头——”

“哦,已经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了。”正在拆卸枪支的许昕抽出一只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怎么说呢,我可能并不是用眼瞄准吧。”

“那你用什么瞄准?”

“可能——心?”

后来,张继科跟许昕坦诚自己被许昕的这句话恶心了半个月。

 

 

4.

随着加入组织的时间变长,许昕这个在组织里出名的社交小王子就开始带着张继科开始满地方乱混。今天凑到第一组那里凑着喝点酒,明天就得去第三组那边戳戳里边一大高个,然后等那个大高个把他赶出来后许昕又拽着张继科去找马龙抱怨。

他说,师哥我告诉你今天那谁谁谁对我态度很不友好,你看有没有什么任务让他去做做。

马龙穿着一身白大褂,头也没回的就说许昕你肯定去找事儿了。然后许昕就开始辩解,同时还要拉拉张继科的胳膊让张继科给他作证说自己什么也做。而一般到了这时候,张继科就已经开始坐在一旁闭着眼装死了。

听不见。

伸出一只手挡在许昕面前,张继科把帽子摘下来盖在脸上然后在那个躺椅上翻了个身。

 

 

“张继科我他妈看透你了。”

等到三个人一起出去撸串的时候张继科听见许昕恶狠狠的骂了自己一句,马龙在前面点餐,许昕就坐在张继科的对面,“你真是没义气。”

“我怎么了?”张继科瞪着眼睛看着他,“许昕你有毛病哦。”

“我刚才让你给我作证的时候你怎么不吭声啊!你知不知道师哥又罚我去盯梢,我真的是好讨厌盯着别人。”皱着眉,许昕单手称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拿着筷子毫无节奏的乱敲,“结果你还在那装睡。”

“我没装睡。”张继科一脸无辜,“我是真困了。”

“瞎扯,你从昨天晚上睡到中午十二点还困?”因为住在同一个宿舍,许昕毫不犹豫的拆穿这人的谎言,“讲白了你就是没义气,看看师哥再看看你,差距。”

“你,为什么叫马龙师哥啊?”忍了忍,张继科还是没忍住。许昕叫马龙从来不叫名字,都叫师哥。虽然可能别人觉得没什么,但是张继科确实打心底里很计较这个。

因为,他能硬生生的从这句师哥中听出一种只属于许昕和马龙的亲密和依恋。而自己和许昕,或许压根就不会出现类似于这种性质的羁绊。

“因为,我们俩是差不多一起进的组织,反正就是很多事然后我们俩的老师是一个人,因此我就干脆叫他师哥了。”许昕想要解释解释,但是等到他真的开口后却发现不知道该从那里讲,于是干脆也就给了个这么模糊的答案。

“总之,我能活这么久还真是多亏了师哥。”

张继科点点头,然后就没再吭声。等着马龙回来后,菜也都上了。许昕喝了几口啤酒就又开始念叨,旁边的马龙则是顺手边吃边给人夹上几块肉。张继科盯着这一幕,眨眨眼后强行用一口啤酒灌下自己内心的不舒服。

你不舒服什么?

张继科不大敢深想这个问题的答案,但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个任务或许应该快点结束了。

因为他是位军人,国家的军人。

 

5.

接到上头给的命令时许昕和张继科刚完成手中的任务回来。

又是一次狙击射击,这次是张继科开的枪。可能是真的因为张继科没用心瞄准,所以一次比较简单的任务竟然搞得俩人略狼狈。张继科的右胳膊被对方射了一枪,虽然没瞄准但也破了个口子。许昕把人扶回宿舍,然后就去找马龙拿了堆医用包扎药品往回走。结果没成想半道又被马龙拦下了。

“许昕。”当时马龙开口的时候张继科正好想把许昕叫回来,结果听到这句话他就默默往后退了一步没出现,紧接着他听见马龙问许昕对自己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许昕明显没反应过来,“什么叫啥感觉?”

“就是,你对他怎么想的?如果出任务的时候需要他乔装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话——”

“我们俩,不基本都是阻击组的嘛,应该不大需要这种任务吧。”说话断断续续的,许昕这句话底气十分不足,“就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每次看到他心里就痒呼呼的,挺喜欢看他那副明明不想要我靠过去但又无可奈何的样。而且,说实话这小子是长得挺好,因此有些时候我也能明显看出来有些姑娘喜欢往他身上凑,然后,他推开她们的时候我是挺开心的。”

“所以,你其实——”

“许昕。”

俩人的话还没说完,张继科就装作一副刚出屋子的样子捂着自己的伤口一脸不耐烦,“我觉得,你再不来我胳膊可能就废了。”

“马上马上。”到底还是担心张继科胳膊上的伤,许昕冲着马龙耸了下肩膀然后就先钻进了屋子。马龙看着张继科,俩人视线交汇了几秒,张继科率先转开了头。

“既然这样,有些话得早点和他讲清楚,趁着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马龙冲着张继科的背影开口,“我把他当我弟弟,所以我不希望在这件事上他受伤。”

步子顿了顿,张继科又没有任何表情的回了宿舍。

 

许昕在张继科的床上摆了一堆胶布纱巾之类的玩意,然后看着张继科进来后他又把那群东西拨拉到一边让张继科坐在床上。张继科看了看自己浑身粘着血和灰的上衣,想了想后干脆直接裸了上半身。许昕对着他的动作张了张嘴,但最后也没说出点什么。他视线紧紧盯着张继科的右胳膊,但那不断瞥向张继科腹肌的眼神还是令张继科抿着嘴有点想笑。

“许昕。”看着那人磨磨蹭蹭在伤口处始终没缠好纱布的样子,张继科突然伸出手握住了许昕的手然后叫了他名字一声。

没说别的,仿佛这声名字叫出来也不过就是随心所欲的说说。但是张继科的神情太过认真,甚至透露出一种想要倾诉些什么的欲望。许昕等着,他想张继科或许就是想和他说些什么,于是他没动,只是盯着张继科然后俩人同时就这么对望着彼此。

许昕,张继科在心里想,我接到通知说摧毁行动要在两个月内动手了。

许昕,张继科接着在心里想,我觉得我特别喜欢你。

许昕,张继科再松开许昕胳膊的时候想,你说咱俩直接一起走怎么样?

然后张继科开了口,他对许昕说,“晚安。”

那些在心里辗转反侧思量再三的所有话最后还是随着一句晚安沉入海底,不能说,还是什么都不能说。

 

6.

许昕曾经跟张继科说过他很喜欢俄罗斯。

当然,如果要去肯定不是去做任务,就是单纯的去玩。许昕和张继科去过两次俄罗斯,每次许昕都特别执念的念叨着那个位于俄罗斯东北部的奥伊米亚康村庄。

那地方张继科查过,是世界上最寒冷的永久居住地之一。夏天最热温度也不超过十六度,而冷的时候就直接降到零下五十度左右。更何况处在高位度,夏天白天都能长到21个小时。气温绝对年较差大的吓人。

总之,绝对不是什么舒服的度假地点,特别是在张继科看来简直是烂的要死。

但是许大爷就偏偏看上这了。

他说张继科你等着,你等我不工作了后我就带着你去那边住,然后每天的日子就是穿着我那件红色羽绒服刺激你的双眼,等到吃饭的时候就指挥你破冰去找鱼。

张继科说行了吧你,你英语都说的不咋顺口你俄语能行?

许昕一脸无所谓说我有钱可以租个翻译。

结果等张继科到了奥伊米亚康村庄的时候他站在那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中想等他见了许昕一定要嘲讽他。

还找个翻译?得了吧,好的翻译就算给钱再多也懒得过来在这里长处,至于说在村里找个翻译——撑死也就给你翻译成英文。想想许昕那个英语水平,张继科总觉得许昕在这个村子里活不长。

操,说白了许昕你离了我能行吗?

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在户外变成冰渣的动静张继科内心止不住想笑,他想拉着许昕看看说你找了个什么破地方,但是转头看向旁边的时候依旧是早就没了人。

愣了愣,张继科一声不吭的继续往前走。雪太厚,张继科一步步走的很坎坷,只能不断把腿抬起到最高然后再稳稳踏下去。

一点点,缓慢的往前走。

 

摧毁基地日期订下来后,张继科在行动前一天晚上请马龙和许昕吃了顿饭。

还是那家烤串店,张继科说许昕你也少喝点,然后意料之中许大爷就开始和张继科对着干了。一边念叨着自己喝不醉,一边晕晕沉沉的被张继科灌了好几杯。最后倒在桌子上的时候许昕还闭着眼念叨着自己不醉。

张继科盯着许昕的样嘴角就压根没平过,等到人真的晕晕沉沉没了意识后他也没在意马龙在旁边就凑上去亲了许昕一口。

马龙在旁边盯着张继科的动作,但是出乎意料的没有拦。等到张继科要去结账的时候他突然开了口,“几点?”

“凌晨,一点半动手。”张继科说完后笑了笑,在他看来马龙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件事就是早晚的问题,但是他很好奇马龙是怎么确定的,“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很早之前就觉得不对劲,最近才确定是你。”马龙脱下外套给许昕披上,“我想带着许昕彻底从这里出去,这边牵扯的事情太多太杂,呆久了迟早出问题。”

“幸存人数是零。”张继科看着马龙,“会在你们的武器库引爆。所以明天别吃东西,收拾好东西直接走。”

“我知道了。”点点头,马龙把许昕架起来往回走,但是没走几步他又折头回来看着张继科,“还有个问题,会后悔吗?”

“不会。”这问题的答案很干脆,但是马龙却偏偏从张继科眼里看到那丝犹豫和不确定,然后他听见张继科的下一句,“我没办法后悔了。”

 

第二天凌晨一点半,张继科躺在宿舍,然后看着资料库在一瞬间内被空投炸弹毁了个彻底。整个基地人不少,但是却出乎意料的安静。他呆了一会,确定没听见任何人的尖叫和哭喊,只是死一般的沉寂和火光映天的红辉烟雾缠绕上升,就连枪战似乎都没怎么发声。

马龙和许昕应该已经走了吧?

想到这,张继科盯着自己对面的空床铺发了会呆,然后他收拾了收拾开始往外走,面无表情的,张继科绕过了那些残碎的尸块和鲜血。

“别动。”

等到张继科刚刚准备穿过树丛来到部队集合地点的时候,腰部抵上的一把枪让他身子僵了僵。枪口还是热的,似乎已经证实了刚才这人经历了场恶战。他的喘气声很急,虽然在黑暗中努力地使自己呼吸放缓,但是这似乎也没什么用。

“许昕。”张继科听到这人的声音后突然有些想笑,背着身,他说你怎么没走。

“张继科。”第一次,这还真是张继科第一次听到许昕这么正经八里的叫自己名字。之前许昕开口叫他的时候,语气中总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情绪,可能是生气打趣开玩笑,也可能是关心着急骂自己,但总之这样的语气是张继科第一次听见。

那种,深深无力的悲哀和看开。

张继科突然想起了那次许昕给自己包扎时的场景,也是这样,只能叫出一声名字然后其他的话就开不了口了。说不出来,讲不出来,已经就这样了。

没回话,张继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和许昕说什么。其实讲真,如果许昕真的能冲着张继科开一枪那或许也就没那么麻烦,可是两个人都知道对方下不去手。

僵持了一会,许昕开始往后退,小步小步,腿有点瘸估计是刚才被打伤了,张继科一点点转过身,许昕保持举枪的姿势不动,左腿小腿部明显中了弹,所以只能拖着往后退。看了会,张继科说你快走吧,他们一会过来要准备清理现场了。

许昕没动,就是盯着他。手里的枪有点晃,然后他说张继科我昨天晚上其实真的没醉,我知道你晚上和马龙说的话也知道你亲了我一口。还有就是,我一直觉得咱俩发展的可能性特别多。但是可能是我想象力太差,我还偏偏真没想到这种可能性。

听到这,张继科是真笑了,不知道笑什么但就是觉得特嘲讽,然后笑够了后他说许昕我爱你。

许昕的喉结在这句话后明显的颤动了一下,然后他闭上眼,随便开了枪后就开始一瘸一拐的朝外跑。至于说那人最后有没有中弹,这已经和他没关系了。

一切的一切,在今天晚上都结束了。 

 

张继科在奥伊米亚康村庄特意租了间房子,找到地方回到屋子里暖和了会,张继科摸了摸自己额头右侧的一道伤疤想这人指不定真的是用心瞄准的。

毕竟他妈的闭着眼都能射中目标的除了他还能有谁?

总之,这些的任务结束后,张继科就申请退了队。然后一个人在俄罗斯呆了两年。不做别的,就是玩。去了俄罗斯所有著名的景点,然后去了他和许昕进行任务的每一个地点。最后,他觉得自己必须得来趟奥伊米亚康村庄。

再没了许昕的日子里,张继科觉得俄罗斯似乎已经成为了他和许昕共同存在标志,而这个村子就是俩人可以彻底在一起的地点。

当然肯定是张继科大脑里俩人在一起的象征。

毕竟,任务结束后他就再也没找到过许昕,估计那人肯定也不会让自己找到了。认识时间久了,马龙和许昕本身有多大张继科清楚地很。

“您好?”听到敲门声,张继科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请了个翻译来。价格不高,但是在这地方只有这一个人能表示能长住并且说点中国话。张继科本来对来人没抱多大希望,但是听这句话问好似乎还不错。

然后他打开了门。

“您好,”那人穿着件红色的羽绒服,“请问是您请的翻译对吗?”

FIN.

评论 ( 21 )
热度 ( 65 )

© Dalin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