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龙蟒】Cure. 治愈

作者:阿D

警告:OOC 私设总裁马龙x少年许昕

分级:勉强nc17

备注:梗自图片

 

 

 

“如果你要真麻烦就不用来了。”

马龙接到秦志戬电话的时候他刚刚从公司出来。冬天,风很大。马龙一只手扶着电话,另一只手紧紧塞进口袋就是为了挡个风。电话里秦志戬的声音听起来并不是很清楚,但是隐隐约约的几个关键词也足以让马龙听明白秦志戬的意思。

无他,就是举办个讲座给秦志戬的学生,也算给他的师弟们讲点人生经验一类的。

“没事的,老师您说下时间我安排一下就去。”低头踩着地上的落叶,马龙一边点头一边应下时间。其实按照他最近的日程安排,年末的合约和饭局都呈直线型的增加。可是,一来是确实因为秦志戬当初做教授的时候对他照顾不少,二来则是马龙也想找个空好好休息一下,因此这件事一来二去的也就拍了板。所以到了那天约定好的日子,没理会旁边助理不停唠叨的拒绝提议,马龙下午披着条驼色围巾开着车到了母校。

母校的门口有两棵非常大的银杏树。

两棵银杏一雄一雌,交合相汇。树冠很大,所遮蔽而成的阴影之处占了整整半块草地。春天夏天倒还好,勉强算是个遮阴的地方,情侣们相依靠于树下多少是有那么种浪漫感觉。但是十月份左右就不行了,白果成熟掉落在地,虽有人爱好这玩意,但就一般而言,这味道并不是很喜人。所以,一到了这时候,基本上所有人都会绕开这块草坪来个大圈子出校门,然后临走前站在校园门口盯着这两棵树开始抱怨声连天。想到这里,马龙似乎也依稀记起当时那个跟在大部队后面不言可心里却默默嘀咕的大学生,笑着摇摇头,他不自觉停了步子。

“你好。”正当马龙开始踱步慢吞吞往校园走的时候,门口一矗立少年正直愣愣的望外四处瞅着,直到看见马龙来的时候才咧嘴笑着走了过来,“您是马龙吧?我是秦老师的学生许昕,特意在这里接你的。”

那天阳光很好,斜射角度打在二人身上致使彼此都仿佛镀了层金。尤其是许昕,马龙盯着在阳光下的少年不自觉有点失神。直到对面那人伸出手冲着人晃晃,马龙这才回过神对着人伸出手,“你好,马龙。”

两手相握,或许是因为在外站的时间有点长,马龙竟是硬生生的从二人触碰中找到了点温暖感。

于是他抬起头,没忍住的多看了这少年几眼。

 

“你们都还年轻,未来的可塑性很强。没必要执着于一份不适合自己的工作。所以,遇上合适的记得要主动,不合适也不要勉强,工作嘛,都是慢慢试出来的。”阶梯教室坐的人不少,女生男生都有。马龙瞥过最前排那个低着头玩手机的少年抿了抿唇,然后将目光转向其他人,“那么,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举起手,低着头看手机的许昕抬眼看向讲台上的马龙,“你是怎么想明白这份工是否适合你的呢?”

“有没有兴趣是一方面,能不能做好是一方面。可是,”顿了顿,马龙走到人面前撑着桌子弯下身子,“如果能够在做不好的情况下也能因兴趣而不肯放弃,那应该就是,做好适合的准备了吧。”

少年的清秀五官猛然映入自己的视线,马龙先是呆滞了几秒,但随后就被少年皱着眉一副想不明白的样子逗笑了,“总之,别着急,很多事情得一步步来。”

“哦。”许昕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耸耸肩膀对着人说了句谢谢。

后来,马龙在讲座结束后去找了趟秦志戬。几年未见,自己的导师从外貌上倒是没什么变化。走出校门,马龙本想请秦志戬吃顿饭的,结果秦志戬倒是摇摇头拒绝没去,然后两个人就在校门口对着抽了支烟。

“许昕他们这届该实习了,你们公司这次给了我们三个名额,我这边虽然订下了人,但是你看许昕怎么样?”秦志戬开口的时候表情很随和,抿嘴含了口烟然后又吐了出来。马龙低着头寻思了一会,然后说要不直接让许昕过来跟着我,就当是随行助理。秦志戬听到这话手一抖,半截烟头掉地上后他转头看着马龙不动声色的哦了一声,然后说我知道了。马龙抿抿嘴,看着他的样子本来想说点什么,但最后也因不知道该解释什么而闭了嘴。抽烟完毕后,马龙跟导师道了别又自己走到了那两棵银杏树下,站着呆了一会,然后他把围巾重新裹了裹又开车回了公司。

 

紧接着,过完年后除了那三位被召进公司的学生,许昕在后面戴着副眼镜也大包小包的扛着东西屁颠进了马龙的公司。

其实许昕对马龙的印象一直很不错,上次见面的时候马龙身着件黑色长衣安安静静站在银杏树下。这人生的白净,见面微笑人又和气,虽是个大公司的总裁倒也不端架子。尤其是当老秦跟他说这人一声不吭就把他要过来的时候许昕笑都遮不住的就在心里给这人打了个满分。

讲真,眼光这么好,这公司前途绝对光明。

“许昕?”马龙刚刚看完文件就发现他旁边的那位黑框青年正双目有些愣神的盯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角弧度翘起,马龙咳嗽了几声本想唤回人的注意,结果看那人的样子终究是放弃叫了声名字。一句提醒声音虽不大,可是那人倒也是惊得一哆嗦然后快速转头看着人下意识的敬了个军礼。

……

卧槽我他妈这是想什么呢。

许昕心里暗骂了一句然后有些不忍直视的开始盯着自己的脚尖望下去,神态认真的仿佛像是在研究什么科研项目。

“咳,那个这又不是军训,没必要这么紧张。”看着那人快要低到地球表面的脑袋马龙终于开了口尝试缓解一下尴尬,“你帮我把这份文件给企划部送过去吧——然后,”看着那人疾步想要离开的脚步,马龙冲着人笑笑,“晚上师兄请师弟吃个饭?”

 

许昕这人天生好相处。

坐在大排档里,许昕一开始还有点犹豫的时不时瞥瞥马龙的表情,毕竟当马龙问他想去哪吃的时候许昕满脑子就是烧烤烤串。后来马龙开着车跟着许昕来到小店,人群混杂的街道商铺明显让许昕意识到了旁边身着正装的人和这里到底多么格格不入。可是,好在马龙全程态度并无变化,甚至还主动询问了一下许昕该点什么,因此许昕后面喝嗨了也就彻底忘了这回事儿。两个人坐靠在一块,一开始马龙只是听着许昕讲时不时搭几句话,结果后来聊到学校,马龙也就没忍住跟着人开始一起侃。天南海北的,俩人从学校的园景布置扯到风水布局,又从风水布局扯到师生八卦。

“唉,你这就不知道了。”红着脸,许昕喝着啤酒笑眯眯的靠到人旁边,“其实咱学校副主任早就结婚了,但就是为了升职一直没吭声。这不,升了职后酒桌搞了两次。”

“不会吧?”马龙听到这话下意识皱起了眉,印象中的学校副主任永远都是一副别人欠钱的憋屈脸。讲真,马龙觉得自己直到毕业都没看到过那人笑起来,正想跟许昕再继续聊聊这事儿的时候,对面那人冰凉的指尖突然触碰到他的眉心,一愣,他看着少年红晕脸庞带着醉意靠于自己抚平眉纹,他说,师兄你别皱眉,会显老的。

一瞬间,马龙听见自己的心脏噗通一声骤停了几秒。

 

情感这事儿其实真的很玄学,有些开始和结束在某些时候都属于无疾而终的莫名其妙。自从吃了一顿饭后,马龙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许昕对自己的态度比之前不一样的多。拿之前上司下属的那种关系比,这次则是掺杂了更多师兄弟间的亲密。在这不大到一年的时间里,他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许昕从时不时低声开口到后来声声叫出的师兄一词和当碰到其他人时匆忙改口的称呼到底有多少打趣的成分在。他也能体会到,从开始许昕半夜失眠给自己发来短信时小心翼翼的忐忑心情到现在这种有事没事儿就开始啰嗦吐槽始的即时短信是种多么大的改变。

那种渐渐构建起的信任之桥也慢慢彻底打通了马龙内心的情感之门。

嘴角上扬,马龙一边给人回着短信一边开始静下心来思考自己对于许昕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其实,这也不难想。少年心思赤诚,为人热忱。他不必特意去做什么,毕竟其本身光芒就足以吸引到他人的目光。但是,当你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这光芒的温暖和光明,你又怎么能忍受其光芒的消失和离去呢?

更何况,这丝光芒早已经在他给自己带的顿顿早餐,发的条条短信和那抚平眉角的动作中生根发了芽。

平心而论,马龙你能放他走吗?随着钟表滴答一声指向十二,马龙想了想还有一个星期就要离开的许昕突然有些茫然。

 

实习的最后一天恰好是一个周五,俩人待在办公室,倒是很默契的彼此都没有说要走。直到马龙那边合上文件,许昕这才从沙发上蹦起来说要请马龙吃饭。收拾好东西跟着人往外走,马龙看着许昕的低领外套想了想便将人拉到面前给人围上了条驼色围巾。

“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好像就是这条围巾。”没拒绝人的动作,许昕盯着围巾想了好久突然的开口让马龙吓了一跳。点点头似是没想到人还记得,马龙笑着给人打开车门随口问了句还是老地方吗?许昕听到这句话摇摇头,说到我家我亲自给你做。

到你家?

马龙听到这话怔了一下,他转过头瞥向许昕的双眸,其中目光坚定似乎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因激动而有点抖的双手开始强装镇定发动汽车,马龙像是想要缓和气氛般的开口说原来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我,不会做饭。”扭头看向马龙,许昕一脸无辜的讲说自己打算去下面的小餐馆买点饭带上去。

沉默,马龙路上一个急刹盯着人的侧脸看了几秒然后转头掉向往自己家开始走。

他说,要不今晚我给你做一顿饭吧。

 

马龙的家很干净。

许昕刚进屋就被对面的储存柜吸引了视线,里面整齐摆好的超级英雄手办让许昕有点目瞪口呆。马龙提着菜走到厨房,瞥了眼站在柜子前的许昕也没说什么。两个人一个做菜一个乖乖待在客厅,气氛和谐到让马龙恍惚间有种结婚后的宁静感。

“米饭够了吗?”

三菜一汤,马龙的手艺比预想中的好了不少。许昕叼着鸡腿冲着人比了个拇指,然后就开始低下头扒饭。马龙动筷不多,大部分都在替许昕夹菜。两个人一顿饭没怎么交流,但是气氛很和谐。放下筷子,正当马龙准备去洗碗的时候他突然看见许昕一动然后伸手拉住了自己的胳膊。

“那次在学校门口其实不是第一次见面。”深吸了口气,许昕盯着地面开口,语气中的不自信感很强,“其实之前就曾经听他们说过老秦那边有个很优秀的师兄叫马龙。当时我还想呢,你说有多优秀才能让我这个老秦的得意门生自愧不如。然后有天我没忍住,逃课出去参加了场有你在的剪彩。那天你穿了件深蓝色西服,笑着跟我打了声招呼,然后我就想啊——这个人真好看。”

“后来,我大四实习本来想进你们公司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试官倒是唯独把我刷下来了。想了半天跑去找老秦说这事儿,老秦抵不过我的恳求也就给你打了个电话说趁着讲座的事儿把你约过来聊一聊。再然后,后来的事情基本上你都知道了。”

声音到后面越发的小了下来,许昕深吸口气抑制住内心的颤抖站起来看着人,“所以,师兄我想,我——。”

“我喜欢你。”

张开双臂将人搂入怀中,许昕未脱口而出的话就被马龙抿嘴轻靠人耳边的呢喃所补全,“我喜欢你。”



一辆小破车

 


“你今年毕业的时候我们俩去银杏树下坐坐吧?”

给人清理完身子,马龙上床将人搂进怀里轻声开口,目光所望之处倒也没看明白他在想些什么,“倒也不一定做点什么,就是去坐回。”

“行啊。”懒洋洋的倒在人怀里,许昕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像被车轮碾过一般无法动弹。低着头不吭声,正当马龙有点担心想要问问人是怎么了的时候,许昕突然就有点抑制不住的笑出了声。

“我突然想起个事儿,”终究是马龙探寻的担心目光有些刺眼,许昕笑够后拉着人的胳膊靠上去,“结合你今天给我做的润滑我突然想起你之前说的一句话。”

“嗯?”

“如果能够在做不好的情况下也能因兴趣而不肯放弃,那应该就是,做好适合的准备了吧。”一本正经的称述出这句话,许昕带笑的双眸终于让马龙没忍住握着人的手亲了亲,然后清清嗓子盯着人一本正经的开口。

“那么请问许昕同志,你觉得你做好今后跟我一起生活的准备了吗?”

“当然,”举起二人紧握的双手,许昕晃了晃神态得意,“我已经准备很久了。”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87 )

© Dalin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