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Smides】深藏不露

作者:阿D
分级:R
配对:Smitty/Desmond(斜线有攻受之分)
警告:无

00.
我怕死。
Smitty从来没有这么清楚的意识到这点,可是当那人紧紧拥着他扯着嗓子叫他醒过来的时候Smitty突然有点想笑。

你得活下去啊。
投入到无边黑暗的前一秒,Smitty想。

01.
Smitty在战火中的某一时刻曾经盯着Desmond看了几秒。
那时候炸弹刚刚被对方引爆,窜天火光灼眼撩人,断肢后的刺痛哭喊掩埋于机关枪扫射时的突击声。Smitty勉强找到一小坡当作掩体躲了几秒,听见声音转头微瞥后发现跟着自己同时滑向这里的还有身旁那个戴着头盔看起来傻呆呆的玉米秆。
“你他妈在干什么?”
Smitty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面对Desmond时候永远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怒气。这就像是什么设定好的程序,设定名称叫做怒火值,而Desmond则是怒火值的顶点坐标,然后在看见他的一秒中急速上升。
“…啊?”
Desmond恍惚几秒后才转过头冲着人露出个不解的眼神。Smitty的拳头握紧了几秒,但是紧接着下一秒他便张开五指紧紧拽住了人的衣服。
“你要去哪?”
“我听见那边有人叫医务兵。”Desmond脏兮兮的脸上掩盖了上面划破的细小伤痕,那双曾经在Smitty看起来无神而又笨拙的双眸此时迸发出的光彩令Smitty心底一滞。
这个傻子。
沉默无声持枪冲着那个冲过来的日本人一枪爆头,Desmond趁着这个机会弯下腰向前大步跑去。枪炮声刺耳,Smitty忍耐住脚底想要跟过去的欲望。双眼紧盯他的背影,Smitty一枪枪干掉想要冲向那人的敌人。
直到那人到达伤员旁边。

02.
攻占到第一个堡垒的时候整个部队的大家出乎意料的平静。
其实后来想想这也没办法,毕竟这场恶战带来的胜利代价几乎破坏了所有人对于战争的想象。
那是比声嘶力竭的死亡更为残酷的人间地狱。
活着,卑微地恳求语调沉重的充斥在这里。愿望不多,活着就行。
“外面还有很多伤员。”Desmond的声音粗喘着,但是却出乎意料的带了点战场中所没有的期翼。“我出去再找找。”
“我陪你一起去。”Smitty放下刚刚摆好的枪,把罐头重新塞进包里,两个人整了整衣服准备一起往外走。
“等等。”拉住Smitty刚想往前的步子,Desmond的手指指了指他的头盔,然后再看着人皱着眉的疑惑样,他又主动的替人将头盔戴好。
“麻烦。”Smitty嘴角一抽,小声念叨一句似是不爽。Desmond想说些什么,可是眨了眨眼最终也没想明白自己该辩解些什么。Smitty没再理会,大步踏着率先离开,而那看起来无奈扯平的嘴角也在人看不见的地方慢慢上扬扯起。
那是一个毫无负担的笑容,因Desmond而起。

虽然从来没有人看到过。

03.
“你不吃吗?”
罐头的味道并不好,但在此时也算是充饥活命的救命稻草,因此这玩意倒也没人嫌弃。
摇摇头,Desmond拿起圣经用拇指摩擦着扉页尝试着把刚才看到的老鼠食尸忘的一干二净。Smitty视线下移,书的边角因太多次的摩擦而起了毛,然后他看向Desmond的手。
上面凝结着不知道是谁的血。
“她很漂亮,你配不上她。”
咬着吃的,Smitty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出这句话。他看着对面人的神情,有些害怕会在人的面上看出一丝愤怒和火气。但那人毕竟是Desmond,所以他只是笑笑说没错。
“我配不上她。”

不是。
Smitty在心里开始否认。他突然有点烦躁,因为他不明白这个人怎么能迟钝或者好脾气成这样。
其实你可以跟我打一架。Smitty想着,嘴上开口的继续则是些听起来足以激怒他人的话。Desmond不吭声,但是他盯着Smitty,带着笑的那种。然后,在Smitty终于沉默下去的时候,他看着人笑了出来。
再然后,就是二人的相视而笑。
“你休息会吧,我帮你看着。”
这里的晚上没大有星星,Desmond也没硬撑。后依墙壁望着天空闭上眼,Smitty看着Desmond突然有了点短暂的归属感。

04.
“做噩梦了?”

“别怕,枪在这。”

05.
Smitty并不害怕死亡,最起码他之前是这么想的。所以知道真正死亡来临的时候,他愣了许久才缓过神。
“Smitty!”
硬撑着眼,他看见Desmond朝自己跑过来的时候神情上充满焦急。他把自己搂在怀里,身上的伤口在碰到他的时候面部表情无法控制的一抽搐。
“嘿,醒醒,你能好的。我们一起回家,一起走。”手足无措的音调下是他尝试着拯救自己的动作,Smitty想说几句,可是剧痛折腾着他让他连话都说不大出来。
“嘶———”
短暂的吸气声或许是因为肺部被打穿从而疼痛的让人意识模糊。Smitty拽着Desmond的衣角,人在已知的绝望下总得做出点和平常不一样的举动。所以他放任自己依靠在这个比他瘦弱的玉米秆怀里然后努力摄取着他体内正在流逝的热度。
“别离开我。”
Smitty不知道这句话他到底有没有说出口,事实上他现在连维持一下清醒状态都是极难的事情。手指脱力渐渐离开人的衣角,Smitty想对人最后说点什么。
比方说,活下去。

带着我的那份,活下去。

06.
这里的墓碑无字,就这么安安静静摆放在公园中不声不响的呆着。
你来纪念谁?
压低帽檐跟着过来的人对视一眼无声敬礼,酒入土地就当举杯。

07.
“我跟你讲,他啊,救了整整75条人命。然后,现在正好好的活着,活的很幸福。”

“对了,还有件事,战争结束了,大家在这里过得都很好。”

“你们都好好的完成了使命。”

“你们保护了这里。”

FIN.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