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inen

你好,我是阿D。

【龙蟒】亲密爱人

这里阿D

祝看文愉快。

 

-亲爱的人,亲密的爱人,谢谢你这么长的时间陪着我。

-亲爱的人,亲密的爱人,这是我一生中最兴奋的时分。

 

许昕接到马龙电话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八点半左右。当时许昕正待在那个离家不远的柳树园子里,星空无隙,夏日的风赏赐般的温柔刮过。柳枝条又细又长的,拖拖曳曳带着柳叶垂下来随风打转。蝉卧在柳树上不大敢发声,一开始像是尝试般的哼唧两声,然后它停了停,过了没几秒后就开始肆意着知了叫着。紧紧捂着手机的话筒,许昕气喘吁吁的跑到远处的小亭子里接起电话叫了声马龙。

 

马龙在电话那头有点失声,许昕那边说乱不乱说静不静。静的是,他能听见许昕那稍许沉重的呼吸声。乱的是,背景中的风声夹带着蝉鸣跟着许昕的呼吸正一起扰的马龙心神不宁。

 

说什么呢?

马龙张张嘴,想要出口的话很多,可是偏偏都连不成句。堵在喉咙里的千言万语,明明目标是期许能成为踏过许昕心脏的千军万马,轰轰烈烈带着许昕和被卷起的烟尘直达自己的阵营。可现在,除了那边嘟嘟响起的计时音效,剩下的就是俩人彼此起伏配合默契的呼吸。抽了抽鼻子,马龙抬头看着天空看了会,然后他说昕儿,在一起吧。

 

在一起吧。

 

这不过四个字,可偏偏就是这四个字已经犹如细绳般篓着许昕那些心底的小心思重新浮上水面,像是亮闪闪的小星星,夺目的耀眼。打了个激灵,许昕吸了口气说你认真的吗?马龙我跟你讲这人受不了刺激。

 

认真的。

三个字慷锵有力,落在许昕耳朵里砸的有响。低着头,许昕咧咧嘴,还没想好怎么说的时候就看见双擦得铮亮的黑色皮鞋一步步笃定地站到了自己的面前。抬起头,马龙举着电话冲着许昕歪了歪脑袋,“说好。”

 

……

 

“好。”

 

蝉鸣的好像更响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ove on.”

许昕的拇指在屏幕上向下一拉,很快就看着这条消息发送成功跃到朋友圈的顶端。两秒不到,许昕还没来得及自己给自己点赞,就看着张继科的名字赤裸裸出现在上——顺带着,还有一个挑衅的比耶手势。

 

许昕给张继科回复了两个拳头。

 

五分钟后,许昕又刷新了一下自己的朋友圈。点赞十二个,评论五条。但是除了张继科的挑衅,剩余的就是一连串的问号以及方博那个看起来很猥琐的emoji。

 

他还是没反应。

 

许昕沉沉叹了口气,然后他往后一仰倒在了床上。新买的床弹簧质量很不错,这是当许昕仰下去被弹起来的时候想的。举起手机,许昕终于在自己第二十八次的刷新下看到了那人的提示。

 

马龙点了个赞。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许昕不可置信的盯着那条提示有点呆滞。这个人,在自己等了这么久后给的唯一反应就是个赞?

 

许昕觉得自己的内心宛如日了龙。

 

他跟马龙认识了二十多年。不到六岁的时候,许昕他妈就往家领了这个白净的小哥。当时的马龙说话比现在奶声奶气的多,黑色的眸子很亮,笑起来双眼都像是弯弯的柳条。好看,这是许昕现在存留的唯一印象。可是当时的许昕能懂什么,顶多就知道自己好像多了个很友好的小哥哥。这个小哥哥特别好,能陪着他玩陪着他闹,甚至有些时候自己撒个娇拉着他的胳膊使劲晃晃,就连作业这玩意他都能给包办。

 

这简直太完美了不是吗?

 

咬着马龙给自己买的冰棒,许小昕同志牵着马龙的手咯嘣咯嘣地嚼着。扭头看看比自己高的马龙,许昕觉得唯一的缺点就是马龙的手好像有点湿,掌心里都是汗。

 

后来许昕长大了,上完小学初中到了高中了。这时候他开始意识到哪里好像不大好了,这是种落差,因马龙而起。解释起来倒也简单,就是虽然许昕身边有很多很好看的女生,可是他们都是奔着马龙去的。因此教室里大部分的场景是女生们围着许昕,吵吵闹闹的让许昕给她们好好介绍一下马龙,然后在马龙出现的第一秒内又哗啦啦地全部跑到了他的身边。许昕舔舔有点干裂的下唇,盯着自己人去楼空的位置内心稍稍有些许失落。

 

“主要是,那个场景看起来真的太可怜了。”许昕坐在奶茶店里跟对面的马龙强调着,空调在他们俩上头呼隆隆的吹着,系在上面的红丝带跟着风不断地抖动着。马龙点点头,拿着纸巾擦了擦桌子上的水渍后有意无意的开口说,总之你就想要身边陪着个人呗。

 

许昕疯狂的点头说着对,然后他恍然大悟的敲了敲脑袋,“那我后面直接紧跟着你不就成了吗?”

 

不可置否的起身去付款,马龙背对着许昕的时候对着老板笑的十分灿烂。

 

在后来的后来,许昕和马龙上大学了。远离了家,俩人这下是真的开始全天几乎二十四小时的陪伴彼此不分你我。去买鞋,许昕看好了双白底黑杠的运动鞋,带气垫的那种。扯着马龙进店试了试,许昕试穿着新鞋站在马龙面前嘚瑟地走了几步。马龙瞥了瞥自己跟许昕差了有点多的身高差挑了挑眉,然后没等许昕开口问这鞋怎么样的时候马龙就提前指着那边的球鞋开口,“那是不是跟巴萨合作的那款来着?”

 

“哪儿?”利索换下鞋跑到马龙举着手指着的地方,许昕瞪着眼将那双球鞋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个遍。回头瞥了眼刚才试穿的那双运动鞋,许昕最后毫不犹豫地拿着买运动鞋的钱砸了这双球鞋。过了几天,马龙重新去买了双运动鞋送给许昕。也是白底黑杠,款式甚至比许昕之前试穿的那双好看了点,唯一可惜的就是没有气垫。马龙拍拍许昕的肩膀似乎有点歉意,“钱不大够了,所以只能买了这双。”

 

“这双更好看!”还没得及失落的许昕在听到马龙的话后就已经把失落抛到了一边,喜滋滋的穿上鞋跑到马龙面前走了好几圈,马龙笑着说好看的样子很好的满足了许昕小小的虚荣心。第二天穿着新鞋跑去上课,同班同学盯着许昕的脚愣了许久没缓过神。

 

许昕问你楞啥呢。

 

同学皱着眉头说,你哪来的钱买的新款?

 

许昕跟着他皱着眉头对视着问什么新款?

 

“这双鞋啊。”同学看着许昕一脸迷茫的样子自己也突然很迷茫,“一千多的新款,不会是别人送你的吧?要是有这样的哥们你介绍给我认识下呗。”

 

许昕没理他,捏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上次自己看好的那双鞋,他记得价钱是八百左右。然后他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新鞋,许昕有点懵的伸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后来马龙下课过来找许昕一起去吃饭,本来想问问他这件事的,结果许昕又在马龙问自己晚上去吃什么的这件事中忘了个一干二净。这双鞋也就一直这么穿了好多年,直到许昕发现自己确实没办法继续穿了,他这才把这双鞋塞进了鞋柜深处存着。

 

大学谈恋爱是件很普通的事情,许昕在感情上的成长比一般人晚了不少。人家初中高中就已经牵着小手搂搂抱抱了,许昕的初中高中就是跟在马龙身后跑上跑下跑东跑西。后来大学了,直到宿舍里那个比许昕矮了半个头的小子都谈恋爱了,许昕这才意识到好像自己缺失了好几年的恋爱经历。抿抿嘴觉得这样不行,许昕当机立断的就给马龙打了个电话。

 

“谈恋爱?”

喝着许昕给自己买的饮料,马龙皱皱眉头看了看这个甜的发腻的饮料瓶子然后扭紧盖子放到了一边。许昕点头,然后撑着下巴望着面前走来走去的女生歪了歪脑袋,“马龙你说什么叫喜欢?”

 

没吭声,马龙撑着腿起身往篮球场走。许昕张这嘴很愣,毕竟他没想到马龙竟然连理都不理他这个问题。跟在人身后吆喝了几声,许昕的样子很委屈。

 

临着毕业,许昕在最后一年倒是也谈了段恋爱。女生告的白,两个人待在小树林里的时候许昕一边被蚊子咬的暴躁一边被长发女生低着头的害羞样子搞得也有点小娇羞。主动上去牵住女生的手,许昕还没做什么的时候就因为马龙走过来而匆匆松开了手。

 

这段感情大概维持了三个月。

 

太惨了,许昕想。这似乎连热恋期都没有熬过去。女生提的分手,原因大概就是嫌许昕这人太木讷,比起男生照顾女生,好像一直都是女生在照顾男生。再加上那姑娘本身也是个漂亮妹子,所以等到有个男生更加照顾女生的时候结果也就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许昕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最后闷声说了句好。后来马龙听说了这件事,本来正在实验室忙着研究数据的人立马请了个假来陪许昕吃饭。待在食堂里,马龙还没想好怎么安慰许昕的时候反倒是那人先一脸疑惑的感觉开口,“我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呢?”

 

马龙沉默了一会,然后他夹了一筷子牛肉塞进许昕碗里,“如果,咱俩有一天不联系了你会是什么感觉?”

 

“咱俩?”许昕把牛肉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开口,“我们为什么会不联系?”

 

擦擦鼻尖,马龙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不再吭声。

 

马龙毕业比许昕早,出去工作的时候租了个小房子。许昕去了一趟后就赖在那个房子里不想出去了。没办法,这环境比宿舍可是好了太多。无限WiFi高清电视,还有那不会动不动就卡了的空调。许昕眨着眼看马龙,恍惚间让马龙似乎又看到了那个豆芽大小的孩子拉着胳膊跟自己撒娇的样子。叹口气马龙说要不你搬过来吧,许昕说了声好后就乐呵呵的进了这间屋子跟马龙开始了同居生活。

 

直到许昕毕了业,找了工作稳定下来后他才从马龙家里搬出去。

 

“我说,你跟马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日跟着张继科出去撸串,两个人坐在大街上咬着里脊肉的时候张继科突然冒出的一句呛得许昕差点没咳死。喝着张继科特点的青岛啤酒往下咽了咽,许昕皱着眉头说张大爷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

 

“我哪里一惊一乍的?”张继科翻个白眼给许昕倒上酒,“我正经八里问你这个事儿呢,毕竟我那边有好几个小姑娘求着我问我要马龙的电话。结果想起你,我愣是忍耐住了美女们的恳求坚守住了底线。”

 

“想起我?”

许昕像是不大明白的看着张继科重新重复了一遍,“什么叫做想起我?”

 

“等等,你别告诉我你压根不知道你自己喜欢马龙。”张继科拿着烤腰子冲着许昕使劲点了点,“你跟人马龙认识二十多年到现在还没意识到?”

 

许昕张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偏偏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我的天,你别告诉我二十多年你还没发现人马龙喜欢你。”张继科咬了口腰子摇了摇脑袋,“可以,马龙守着你这么个傻子二十多年我也真是服。”

 

“你才傻子。”下意识的张嘴反驳了回去,许昕还沉浸在马龙喜欢自己这点上懵逼的不能自拔。张继科咽下腰子喝着啤酒开始继续轰炸,他说许昕你仔细想想这么多年你见过马龙谈过一个女朋友吗?别说女朋友了,你告诉我他身边除了一个二十四小时围着的你,还有谁?

 

还有……许昕思索了许久后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般的开口,“只有我。”

 

是啊,好像二十多年了,他身边——还是我。

 

犹如一支利剑,记忆快速倒退扯着许昕陷入那些和马龙相处时的点滴。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那些细小入微的枝节其实早已经藏匿在其中。随便拉出一个,他都能发现是马龙匆匆忙忙留下的影子。

 

全都是他。

 

“怎么,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真爱是自己二十多年的哥们所以接受不了了吗?”张继科加了两串烤面包后冲着许昕举举杯,“你好好想想,马龙他也不容易。”

 

“可他为什么,就从来没跟我说过呢?”声调有点上扬,许昕说话的语速不自觉的有点急。急的好像是想要提前把他和马龙那段错过的时间补回来一般。

 

“当然是因为你从来没给过他反应啊。”犹如看二傻子一般的瞥了眼许昕,张继科下一句开口的时候却突然神情认真的放缓了声音,“反正我爱你又不等价于我要得到你。”

 

许昕盯着自己烤盘里的烤鸡心突然有点没胃口。

 

晚上给马龙打了个电话,马龙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闷,像是呼吸不通顺似的样子。许昕问他怎么了,马龙说这几日忙的太晚所以感冒了。许昕歪头夹着电话瞥了瞥自己空荡荡的双手说我五分钟后到你家。马龙张嘴刚想说些什么,结果许昕就已经急匆匆的挂了电话。五分钟后门铃响了,马龙看着门外提领着一箱子橙子的许昕打了个喷嚏。

 

许昕说维C可以治感冒,马龙拿着切开的半个橙子切好皮点了点头,“也可以预防感冒。”

 

然后对话突然戛然而止,气氛有点莫名的尴尬了起来。

 

马龙有点疑惑,他抽了抽鼻子看着许昕感觉到不大对。这小子平时话挺多的,一件事叨叨叨叨地能说上一个多钟头。至于现在这么安静的样子还真是少见的多,于是马龙歪歪脑袋盯着许昕笑了笑,静等着他接下来想要开口的话。

 

许昕突然鼻尖有点酸,倒也不是突如其来的煽情。只是他看着这个笑着等着自己的马龙,许昕这才意识到之前马龙那些带有暗示性的话语和表达其实都被自己粗心大意的略过去了,而那些无疾而终本应得到答案的回答也都在马龙微笑的面容下湮灭,不再产生任何看似根本没有希望的期许。

 

许昕知道马龙的性格是坚韧的,可他从来没想到过这份坚韧的韧性到底有多强。

 

他也没有想过,在这份一开始看似只剩单箭头的爱恋里,他到底做好了什么样的准备。想到这里,许昕的双眼微微一涩,然后他握住马龙正准备把橘子塞入自己手心里的手小声而又坚定地开口,“马龙,我——”

 

“已经很晚了,我该睡了,明天还有会。”抽出自己的手臂,马龙放下橙子起了身。然后许昕目瞪口呆的盯着马龙刷了牙然后回到屋子里躺到床上去睡了。

 

许昕觉得自己仿佛遇见了假的马龙,要不然就是假的张继科给了自己假的关于马龙喜欢自己的消息。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于是第二天,许昕悻悻然的发了条Move on的朋友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是,我说你看到我发的那条Move on内心就没有一点点悸动吗?”

 

吃着马龙给自己买的夜宵,许昕憋了许久还是没忍住问了这个问题。马龙给自己倒了杯水,抿了抿后掏出手机用许昕的电话给自己打了过来。

 

王若琳的声音慵懒的从手机中响起,马龙说你知道这是什么歌吗。

 

“亲密爱人?”

 

“你就是我的爱人。”


FIN.


评论(7)

热度(55)

  1. 小奶蟒Dalinen 转载了此文字